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一)

2013年10月08日 10:2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你说要做教育,有时候听起来很困难,但有时候又很简单,不晓得为什么在某一些时代里面,一整代的年轻人或者两三代的年轻人会很容易的就被共同引导向某个方向,同时很狂热的相信了某个主张,同时很狂热的投入了某种运动。在那个情况下,说这个年轻人很好教。什么样的年轻人好教呢?比如说希特勒的孩子们,今天我给大家介绍这本书叫《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作者是一位德国的我们电视同行,那当然水平比咱高多了,叫古多·克诺谱。
   
    古多·克诺谱是谁呢?他现在是德国的一个电视台,这个电视台很特别,他们的电视台居然有历史部,他是历史部的主管。其实主要是干吗呢?就是做很多的历史纪录片,而那些历史纪录片有相当大一部分都是关于二战的,关于纳粹的历史,而我们这位同行古多·克诺谱他是位博士,专门研究历史。那么他也参与很多电影的制作,也出版书,继续研究那个时期的一些状况。
   
    他在德国其实是一个相当有争议的人物,因为有人认为他在谈纳粹的时候,忽略掉了德国平民百姓对纳粹的支持,就是说到好像总是把几个罪责推到了某些人身上,而非一般大众开脱说得他们很无辜似的,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回应当年围绕他的争论,他就用这本书去谈到谈当时支持希特勒的哪些人,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支持希特勒?如何去支持希特勒?而这本书,我们必须先说这本书,我自己觉得是本很好、很重要的书,因为相当详实的记录了当时的情况,甚至有许多我们过去不太了解的东西也都放进去。

 比如说原来当时德国在纳粹期间,也有一些青年是拒绝投向纳粹,自己做一些自己的很浪漫的反抗行动,不只是有名的白玫瑰,还包括为了要听摇摆乐,不是后来我们说的),而是那时讲(英文)那种摇摆乐,要过自己比较放浪、自由、浪漫的生活。那么那些人原来都跟纳粹产生过很严重的冲突,被纳粹青年团折磨过、欺负过,甚至是磨炼致死的一个地步。但是我觉得这本书在翻译上面可能是有一些问题的,有时候它的一些人名、地名、组织名、电影的名字或者是句法上面。虽然我不懂得文,但是就这么看,你会觉得怀疑它是不是有点问题。比如说他一直强调古多·克诺谱是教授,但依我所知古多·克诺谱是没有正式在大学教书,不晓得为什么我们的介绍把它称作教授,但不管,回到正题。
   
    那这本书谈的是什么呢?书名叫《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主要谈的是一代人的历史,这一代人没有选择,不仅仅是他们投票支持了希特勒,而且还有他们的父母。在20世纪30年代到40年代初,成长的少年少女们完全被他们的国家占有了。那么这些人是什么样的人呢?我们看看希特勒自己怎么描述?1938年希特勒宣布接下来他统治的这个第三帝国底下的年轻人、小孩子,除了以德国的方式思维,以德国的方式行动,他们什么也不用学习。那么这些孩子果然是10岁就加入少年队,14岁加入希特勒青年团,然后加入纳粹党,加入青年义务劳动军,加入德国国防军。然后希特勒还补充说,他们加入国防军之后,我们立即又把他们吸收进冲锋队和党卫队,他们再也不是自由的人了,整个一生都不再有自由。
   
    你想想看是不是很荒谬,一个国家元首对全国宣布,以后你们这一代年轻人都不用再自由了,那不是明显的一种压迫,明显的迫害吗?你千万别搞错,这些我们以为被压迫、被迫害人他们很兴奋。你看这边就说到了,每年的4月20的元首生日的那一天,几百万的年轻德国人都会发誓坚决支持“超级父亲”,“超级父亲”就是他们的这个希特勒,他们叫他“超级父亲”。
   
    那么这些人是真心支持,为什么真心支持呢?我们想想看,当时纳粹党很厉害,这里就详细描述了他们成立了一些旁支组织。比如说有这么一些青年团,那么这些青年团办活动怎么样办法呢?一方面做很多全国到处的郊外旅游,要让德国年轻人认识自己的祖国山川大地,同时有大量的军事操练,有体育竞猜,有很多团体活动,就像年轻人去夏令营一样,不过是更严酷。到晚上也很快乐,会有篝火晚会,会恢复一些传说中的或者是半虚构出来的一种日尔曼传统,穿上他们传统的服装,玩弄传统的民族神话的传说,传统的仪式,来做各种各样的群体行动,而这些年轻人平常在街上穿着制服,而所有还没有加入的人看到那些人都会很羡慕,觉得说我希望长大以后,我要像那些大哥哥、大姐姐穿那些帅气的制服,可拉可拉(音)那么走多帅、多酷。
   
    而当时的年轻人就很向往那样的一个集体生活,觉得人人都那样,我也应该这样,而那些人他们跟我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不止他们酷,不止他们帅,不止他们有集体生活,而且他会觉得他们生活很饱满、很充实、很有意义、很有价值。那个意义价值在哪里呢?这些都是真正的爱国青年,他们是随时预备为了祖国而牺牲自己的生命的,而且他们现在还富有了引领人类前进的使命,带着人种的进化跟进一步推演的这么一个神圣而伟大的一个历史的责任在身上。所以年轻人,尤其是那个时候的年轻人在魏玛共和年代,很多人觉得生活很空虚,在一个很发达的市场经济里面,找不到人生的意义。
   
    那么日常生活的庸庸碌碌,而工厂里面的工作又那么的强制,那么的不公平,这个时候他们忽然觉得原来法西斯是一条很好的出路。那么就在这个情况底下,终于这个希特勒时代的孩子们,这个父亲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而是那些不想组织也组织不了这个独裁者的父母,死前就已经决定了的,与其前辈和后备相比较,这一代人他们要忍受的更多,他们要被人出卖,被人滥用,而后来到了很多年后,他们仍然活着。那么这个时候他们完全没办法了解当年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把自己的能量都只用在了经济繁荣和家庭重建。直到下一代,1968年反抗世代出来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跟所谓正常的下一代之间的差距是那么大,双方有那么剧烈的冲突,这是整个失落掉的一代。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梁文道 开卷八分钟 纳粹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