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黄仁宇《缅北之战》(一)

2013年10月22日 15:3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世界上有些很重要的战争史恰好是领导这场战役或者参与这场战役的一些重要人物去写的,比如说非常有名的《凯撒高卢战记》,凯撒当然是个很重要的一个政治人物,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军事将领,同时文笔还很好,于是写下了名流青史的《高卢战记》,那么但是反过来,也有些时候有一些是历史学家,他们以军人的身份亲临战场,于是带着一些或许是后来成长起来之后才完全成熟,但那时候已经见到萌芽的史学者的眼光,去看待他所参与的战役,那么这些人留下的一些记录或者留下当时的一些笔记就因此显得分外重要,更何况是一些现代中国史上非常难得一见的一些中国人到了海外去参战的这么一些记录。
   
    我讲的就是我手上的这一本《缅北之战》,他的作者就是已经故世的,以《万历十五年》跟《中国大历史》而闻名于世的有名的历史学家黄仁宇,黄仁宇先生这本书其实是他的少作,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少作法呢,先是这样的,那是1943年,我们知道当时我们现在这几年来我想到了今天已经不需要大家太多介绍了,但是这本书在2008年出版大陆版的时候,当时还不是所有人都了解到,当时1942年的时候,中国曾经有一支军队不断的援助在印度那边,从印度那边反攻缅甸,就是在二次大战史上中国最大规模的一次的海外派军行动,当时黄仁宇也是新义军其中的一员,不只是这样,他还临时扮演了一个战地记者的角色,一边服役一边写了11篇文章,投到当时最负盛名的大公报和其他的报章,后来又成书,就是这本书,是黄仁宇的第一本书。
   
    那么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当时这批文章还有他集成的这本书并不是一个严格的一个史学上的好材料,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要想想看,作为一个战时记者,而且这个所谓的战时记者是随军记者,首先他一边要参战一边要记录,他当然是站在我们中国人的角度这边来看这场战争,于是做不到一个比较抽离的史学家的眼光。
   
    第二,又因为这是一个战时写的文章,当时要在大公报上面发表,所以他一定包含着某种觉得要写一些光明面,要鼓舞大家士气,鼓舞大家爱国抗战热情这样的一个任务在里头,所以写下来的时候也难免就要对于某些容易让人反感或者说容易让人心生不快的东西,例如说当时闹的很厉害的中美双方的一些军事指挥权上的矛盾的东西,或者军官们彼此相处之间的矛盾,这些就不好多谈了。
   
    但尽管如此,我们在这本书里面还是能够看到一些当时只有亲历现场的人才看的到一些战场上的情况,比如说我举个例子,这里面其中一篇苦雨南高江,讲到了我们想像中的那个缅甸北部的地形,那么缅甸北部我们知道那个地方是一进入雨季那就是苦不堪言,原来的一条能看见河床的小溪瞬间就变成可能有几十米宽的一条浑浊的洪流。
   
    这边他就说到了,说当时在南高江各方面,黄仁宇这么写,敌人在这一带的防御是很独特而顽强的,有时候沿着干沟构成数带阵地,有时候选择特殊地形构成坚强据点,又由于这条江屡次改道,所以附近总是很多改道以前的遗迹,特别多的是什么呢,是一些长条形和马蹄形的沼泽,而敌人就利用这些池沼作为环形据点,这样的据点有360度的射向,在丛草里面就像碉堡一样,而且是每退不到一百码,森林和丛草里面就视界有限的用自动火器封锁道路就非常有效,这时候我们的国军要驱逐敌人必须派出搜索,展开一部分兵力,沿着道路两侧击破敌兵的抵抗,前进数十码又派出搜索,又再展开兵力,是这么样的一个打法,在这么一个地区里面,整齐的战线已经不复存在,攻守双方都在树林内构成无数的大小袋形,双方的炮兵都很活跃。
   
    那么是非常痛苦的环境,我们再来看这里面还另一篇叫做密支那像个罐头,这边就说到他们怎么睡觉,一下雨的时候是这样的,睡觉需要计划,比如说他跟他的伙伴两个人合作,分一床毛毯给他的伙伴,大家都不脱衣服,外面下起倾盆大雨来的时候,油布旁边的雨水一线一线的飘了进来,顶上也在一滴一滴渗漏着,很快的床上就已经有一条水槽了,这个时候他们就只能坐着不动,但是在你正想睡的时候,大雨之中这个淋的到处都湿不行,睡也睡不了的时候,很快的枪林弹雨也来了,子弹一打来,在这时候我们的史学家黄仁宇就受了他第一次的枪伤,在这本书里面我们看到很多这种非常仔细的一些战场上的情况。
   
    比如说是单兵作战的一些具体情况的描写,这是我们今天后来的人们要写那时候东西不容易写的出来,当然除非你是写小说,但是我觉得这一本大陆的《缅北之战》有一个特别好的地方是什么呢,就是他把黄仁宇数十年后的回忆录《黄河青山》里面关于那一段经验的那一段也节录了出来,放在后面,于是我们就能看到几十年前年轻的黄仁宇作为战时记者写的文章,跟几十年后作为一个老去的历史学家,他对那段时光的一个回忆,两相对照会特别有趣,比如说这里面他对中国军队的很多的观察,他说当时的中国军队跟美国方面相处的非常不好,主要是指挥权方面的问题,将领方面的问题,那么他就说整个国民党深信,中国事务只能以中国的方式处理,西方人永远不可能了解,但是他说其实我们没有这么神秘,国民党的所有的问题在于打算动员过时的农业社会,打一场现代战争,中国的军队需要现代工业的支持,但事实上在我们背后的只有村落单位的庞大集结,这一点就恰恰点出了当时军事问题的要害,而新义军则是在这样的一个磨合之下的一个很奇特的时代产物。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梁文道 黄仁宇 开卷八分钟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