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开卷八分钟:《The Love of A Good Woman》(二)

2013年12月05日 11:1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梁文道

'正在加载中...'

梁文道:为了让大家更进一步了解门罗或者梦落小说的写作技巧,我们不惜用两集的时间来讲一个她的短篇的故事,事实上我觉得有些真正很出色的短篇小说甚至一篇散文一首诗,都需要用很长的时间慢慢的细致的去分析它,然后你才能看到为什么有些小说家我们觉得他成为大小说家的理由或者大作家的理由,是因为他有一些非常好的所谓的记忆,这种技巧艺术上的精益求精磨炼出来的一种手段,这些手段他不是一个纯粹技巧的东西,虽然他当然也是个技巧,但那些技巧是用来完成一些平常我们觉得你用别的方法说不出来的事情,他能够承载非常非常多的事情在里头
   
    比如说我们今天继续给大家讲的这个短篇就是《The Love of A Good Woman》,收录在同名的小说集里面,那么在这个小说集里面,这个开篇的故事里头我们昨天就说到,他讲的其实是一个加拿大西北部的市政发生了一个谋杀案,随着这个故事的进展,经过了我们之前我们昨天跟大家提到了一个基本的铺垫,就他一开始出现这个谋杀案的时候,在小说里面就有一种秘密,以它一个秘密的形式来揭露一个谋杀案,这个秘密的意思指的就是说不知如何启齿或者不该开口去说,也不要去事先张扬事后张扬的这么一个谋杀案,慢慢的我们才把视角转移到这个小说真正的女主角恩尼德,她是怎么样的人,她其实是一个到一个朋友家里头,到她一个中学的朋友,她其实后来才发现她是到人家家里面当护士,要照顾一个快要死去的一个太太,她的老公原来她后来发现是她的同学中学,而这个中学同学在中学的时候其实是被她们一群女生戏弄的一个小男生,那么后来我们这个女主角慢慢长大觉得她有点对不起这个当年戏弄的小男生,在中学的时候试图对他好一点,但是门罗非常仔细的写,这个男生他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个女生在戏弄他,他不在意。
   
    我们这个女主角大了一点想对他好一点的时候,他也没有太在意,然后匆匆时间一过,已经到了现在这一刻,这一刻就是这位太太她快要去世了,而她这个先生就请了她这个中学女同学,当然事先不知道来他家照顾他太太,这个垂死的太太在家里面对着来看护她的我们这个女主角说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她说了什么事情,她说了三个版本的一个故事,同一个故事有三个版本,故事围绕的就是整个小说一开篇讲的那个小镇测光师的谋杀案,她说这个案子其实是她老公干的,是她老公出于嫉妒心,因为她老公发现这个测光师对自己的老婆有不轨的行为,于是她老公气不过把他杀掉了,那这个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呢,我们女主角恩尼德在这个小说的仔细的氛围烘托底下,让我们发现她慢慢越来越相信真有这样一件事,就算没有她要听到她这个老同学,她慢慢的对他升起一种奇怪感情的现在这个男人,她要看护的这个女病人的丈夫也是她的雇主,她要他亲口承认他是不是杀过人,她慢慢的开始执着这个念头,她觉得一个杀人犯应该悔罪,他不必公开去自首,他至少要对我悔罪,为什么该对我悔罪呢,因为我跟他有这么特别的关系,那是什么样的特别关系,我们是老同学,我们的感情有点复杂,也许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在爱他,但是我仍然觉得他应该告诉我。
   
    我们随着故事的发展,慢慢的开始进入一个阶段,再想到底这些事是真是假,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个谋杀案发生过,他的太太一个垂死病人的这些故事可信吗,会不会是个谎言,然后这时候门罗正如她平常的写作一样,她很喜欢在故事中间非常自由来去的穿插一些片段,这些片段往往都是过去的事情,一些回忆,而这个回忆当然不是无的放矢,比如说这边有这么一段回忆,她回忆起她四五岁的时候,曾经在她爸爸的办公室无意中撞见有一个女人坐在她爸爸的膝盖上面,然后她爸爸把头凑近了那个女人的胸部,在亲吻她的胸部,她太小甚至还不知道该怎么说胸部这个字眼,后来她告诉妈妈这件事,妈妈说你别傻了,你到底看到什么,她说我看到的是爸爸在亲一个好像雪糕筒一样的东西,那个女人戴了一个帽子,怎么样很漂亮,妈妈就说你不要理他,这一定是你瞎想的,你一定是看错了,那是不可能的,这小女孩小时候我们的这个恩尼德女主角她就想说对啊,那女人那个东西怎么会长成像雪糕筒一样那么大的一个形状那么奇怪的一个形状呢。
   
    很多年后,她一直在想她妈妈说的是个谎言,但这个谎言是她妈妈不想承认这样的事呢,还是她自己的记忆其实是说谎的,是这小女孩在说谎还是她妈妈在说谎还是记忆的错误在说谎呢,很快很迅速的我们进入到小说的结尾,这个小说的结尾是这样,终于去世了,而我们的女主人翁终于下定决心告诉了他这个同学,要他这个老同学刚死了太太这个男人坦白交代你是不是杀了人,然后他们决定一起去小镇附近就是那一条河流,发生命案那条河流去划船去找一些东西,然后我们故事是一个开放的结尾,这个结尾落入俗笔一定会变的非常的悬疑,就是这个男人走开了,说要找一个丢掉的桨,然后我们的女主人翁在这个船上,我们都感觉到好像山雨欲来有事情要发生,这个男人会不会最终要杀人灭口,还是说这一切只是我们幻觉,我们甚至不肯定这个杀人案是不是真的发生的,这个时候故事就停下来了,但是这样的开放结局是利用了一个平常的通俗小说制造悬疑效果的那种开放结局来传达一种更深层的东西,那个更深层的东西是什么呢,就是到底什么叫做悔罪在我们生命之中,什么叫做坦白,什么叫做记忆,这一切都那么的悬而未决的纠结在一起,我们有谁能够做这个最后的判断呢,我们小说作者也不能,于是她让它停在这里,由于她这么停了,每一个读者看到这里都觉得他必须要停好长一段时间来想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责任编辑:杨锟] 标签:开卷八分钟 梁文道 门罗 短篇故事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