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A Rumour of spring》(一)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梁文道:我们之前用了那么多集来讲南非的变化,这些变化都被我说的好像十分感人,十分伟大,在这里面其中一个最成为偶像的人物,当然就是已经故世的曼德拉,曼德拉被认为是一个圣人般的一个超级偶像,有人

 

 

梁文道:我们之前用了那么多集来讲南非的变化,这些变化都被我说的好像十分感人,十分伟大,在这里面其中一个最成为偶像的人物,当然就是已经故世的曼德拉,曼德拉被认为是一个圣人般的一个超级偶像,有人认为他是20世纪全世界政坛里面最值得尊敬的一个道德人物。
   
    但是,我注意到也有很多人他有相当多的批评,特别是美国的一些非常保守的新右派,他们就觉得曼德拉是共产主义者,等等等等,同样响应这种讲法的,还有我们自己华人世界里面的一些的右翼,说起来非常奇怪,不晓得为什么这几年华人世界里面很多原来的自由派分子是越走越右,基本上是完全认可了美国共和国,甚至是他里面的茶党的那一套。
   
    依据同样的原则,来批评曼德拉,认为曼德拉他在南非整个民主政治实现之后,采取的是一个非常左的一个政策,这样的讲法,恰好跟很多别的从左翼立场来看的人,他们得出判断的是相反,从一些左翼立场的人来看,新南非最大的问题不是太左,而是仍然太右。
   
    到底在这两者之间,还有没有一些别的观点,有没有一些别的看法呢?我们讲来讲去讲了这么多关于南非的事情,常常依据的都是一些外面的观察,或者是学者的讲法,不如我们来看看一个自己南非内部出来的声音,我们就要给大家介绍今天的这本书《A Rumour of spring》,他的作者就是Max Du Preez。
   
    Max Du Preez是什么人呢?这位Max Du Preez,他是一个南非非常有名的公共知识分子跟一个媒体人,他本身是一个白人地或者严格讲,我们知道南非的白人大致上分两大类,一类就是讲英语的,英国人的后裔,而这位Max Du Preez,你看到他的一个,他的姓你就知道,他不是英裔传统,他是什么呢?他是所谓的非洲人。
   
    所谓的非洲人,这个我以前就已经跟大家说过了,他其实是在南非已经住了350年以上的这群讲荷语,或者南非荷语的一群白人,他是这个背景出身。
   
    说起这个人,也先跟大家介绍一下,以免大家不熟悉,他很有意思,他从小是念法律,念法律的理由,是因为把爸爸鼓励他念法律,他爸爸说你要好好的念法律,好学习一个我们白人律师中的英雄,这个所谓白人律师中的英雄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原来那个人物就是当年代表政府起诉曼德拉,把曼德拉送入监狱的人。
   
    很多南非白人就觉得,你看曼德拉是恐怖分子,是一个威胁我们白人,威胁国家稳定的一个人,威胁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一个人,而这个律师在法庭上面雄辩滔滔,顺利的把曼德拉送进了监狱,所以他当然是英雄,然后我们的记者Max Du Preez,他就因为听了爸爸的话,崇拜这么一个他们的国家英雄,跑去念法律。
   
    念着念着,才越念越觉得不对劲,才终于明白所谓的种族隔离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反过身来,变成了一个反种族隔离运动的斗士,办了一份杂志,当时他还甚至为了这份杂志被判入狱六个月,坐完牢之后,出来又遇到了汽车炸弹谋杀,好在他没死掉。
   
    然后,至此之后,他就一直成为一个南非最重要的一个媒体人,一个代表良心的声音,直到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已经结束了,他仍然采取一个批判的角度去看南非的问题,可以说是从来跟南非任何当政者的关系都不是很好,除了可能跟曼德拉还算比较友好之外,我们现在就来讲讲他这本书。
   
    《A Rumour of spring》这本书,其实是一本非常新鲜出炉的书,是2013年年尾才出版的,所以这里面就来得及让我们看到,他这么一个资深的南非的时事评论家,一个公共的知识分子,他怎么总结过去20年来的南非的变化,这个所谓的新南非,他用了标题,书名就能够说明他的态度,他说这是一个A Rumour of spring,一个春天的流言。
   
    什么叫春天的流言?他的意思是这样,因为他曾经被很多人问起过,就在过去两年的时候,我们南非会不会发生一场茉莉花革命,或者像阿拉伯春天那样的事情,为什么会这么问呢?从问这些问题的那些人的角度来看,我们就知道,南非现在的情况有多么的不妙。
   
    就是南非有非常多的暴力冲突,这些暴力冲突现在更多的是发生在南非本地的黑人跟外来的黑人,移民工人之间,然后有越来越多的人,对于现金的南非的执政者,整个政府的贪腐无能感到不满,又有很多的南非,原来的黑人觉得他们依然是贫穷的大多数,好像整个社会经济结构并没有变过,仍然是一个白人主政时候的情况差不多。
   
    在这个情况下,居然有人就觉得,我们南非,这个大家都觉得很不错的新南非,也需要来一场类似阿拉伯之春一般的茉莉花革命了,然后我们的作者就说,这个所谓的阿拉伯之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阿拉伯之春呢?他就讲,我们现在看到埃及的情况来举例。
   
    他说像埃及,明明有一个民选的政府出来,又被人民支持的军方政变把他给推翻掉了,看来这个民主化的过程要稳定下来,是一个很不容易的事情,而南非,他认为早就有过了他们的南非春天,这个南非春天,或者南非版的茉莉花革命,就发生在20年前,就当曼德拉走出来,到了94年成为南非总统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其实已经有了春天,只不过现在回头看,这个南非的春天就跟阿拉伯的春天一样,都只是一则关于春天的流言而已,他并不是真正的春天,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对于新南非的态度是相当负面的。
   
    我们现在就来分析一下,为什么他有这么负面的一个看法呢?在这里面其中一个最主要的理由,他说,就是因为种族隔离政策跟三百多年的殖民历史的创伤,远远仍然没有结束,仍然没有被清理好,但是说到这里,他说要讲的非常清楚,他说这样的话语常常也被执政者,比如说非常国家代表大会,就国大党,他们的人拿来当做一种借口,什么借口?就是对他们施政错误的借口,凡是有事情做不好,南非现在情况不好,就说那都是过去的错,遗留到现在,我们需要花时间清理。
   
    但是他说,我们需要的不是借口,而是一个解释,所谓解释就是,到底实际上,南非过去几百年来的殖民跟几十年来的种族隔离政策,他所带来的问题,如何影响到今天的南非?到底是怎么回事?明天继续给大家接着说。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梁文道 开卷八分钟

人参与 评论
2014-01-22开卷八分钟 《a rumour spring》(一) http://d.ifengimg.com/w120_h90/y0.ifengimg.com/pmop/2014/01/22/76698851-bc87-44b9-86a7-81fca75bebfe.jpg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