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梁文道:每一代好像都有属于他们那一代人的一种集体的歌,这个歌我讲的不是一些政治宣传歌曲,而是就在流行音乐里面会诞生出几首这样的作品,被整代人传唱,然后到了很多年之后,他们会觉得一听到那个音乐会想起了属于他们的青春,属于他们的光荣,他们的梦想以及他们失去了多少。比如说像今天很多香港人就会觉得属于这一代香港人的歌呢,那一定就是Beyond的海阔天空,甚至很多人觉得这首歌真正传达了某种的摇滚精神。

有时候我们今天在大陆上面看到一些歌唱节目、比赛节目,也看到很多人会唱他们的歌,觉得Beyond就代表摇滚,但是真的是这个样子吗?你仔细听这首歌,其实它摇滚在哪儿呢,它并不是那么的摇滚。原来与我有同样想法的还大有人才,比如说我今天给大家介绍这本书《原谅我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那么这个书的这个名字呢,当然就是这首《海阔天空》里面一句歌词。

它的作者邹小樱,有意思。原来是个乐评人,也做了唱片公司的行销、唱片公司各种职位,那么他写乐评写的都是关于摇滚的,而且写的算是相当的严格很挑剔,你很难想象他会写这么一本书,讲香港流行音乐,一般人所讲的Cantopop。

这个跟摇滚好像完全不搭档,因为我们在香港常年是瞧不起自己的的,那么一个来自广东的这么一个乐评家,尤其凭摇滚为主,他会怎么看香港的流行歌曲,尤其是香港所谓的摇滚。

像Beyond呢他说,他那时候真的烦透了全班同学,因为他广东嘛,我们知道广东跟香港多亲近,我们听的歌都是一样,他说我们广东班上的同学,全班都在唱《真的爱你》,然后学打鼓学吉他学贝斯也都在玩《真的爱你》,直到上了大学我还是没能逃离《真的爱你》的魔咒,几乎每个男生宿舍都把廉价的红棉牌木吉他,总是不约而同的弹出了《真的爱你》的前奏,我真的受够了,我真的不爱你们。

然后他就开始对Beyond很反感,他觉得他们的歌,摇滚在哪儿呢,一点都不摇滚,完全不能够理解,但是后来他才慢慢发现,原来许多我们听到的最流行的Beyond的歌,只不过是他们给我们的糖衣,是引诱大家,引诱他的乐民慢慢深入去发掘他们的另一面以及摇滚的另一面,你可以说是他们的,然后这时候你会发现,原来Beyond有好多歌是没办法被精选的,因为那些歌一点都不流行,不典型,而那些才是真真正正这个摇滚乐团想要给大家听的东西。那么但是也不能因此就说《海阔天空》这样的歌就有问题,不好。

比如说这边就说到了,如果不是黄贯中在尾奏时那划破夜空的电吉他独奏,《海阔天空》其实并不怎么摇滚,那么你很容易把它和其他主流歌曲归为同一类,那么但是有意思的是,作为殿堂级的摇滚乐队,其最著名的歌曲其实并不是狭义上的摇滚作品,一点都不奇怪,比如说披头士,我们今天听披头士像《Let it be》,你说他们很摇滚吗?一点也都不摇滚,但是偏偏是这些最不摇滚的歌造就了这些摇滚乐队、摇滚天团最著名的名曲,那么你该怎么解释呢,对不对,所以换个角度你慢慢慢慢说不定就能够宽容更多,了解更多,于是你也就变得更懂音乐,甚至更爱音乐了。

然后这边还说到了他们许多当年的广东的乐民们对香港这个地方的看法,跟现在看起来真的差距相当远。这边就说到,香港从来都是购物天堂,但是对于玩音乐的人来讲,它是另一种购物天堂,比如说这边就说到,他说呢少数人能够从日本带一把原汁原味的日产芬达电吉他回来,因此香港的通利琴行就成了你最佳的选择。当你和朋友一起玩琴的时候,若表示这把琴是在香港通利买的,并会增添几分肯定的目光,小子,上道啊你,有这个意思在。

那么这的确是香港过去曾经发挥过的作用,有各种各样的选择,各种各样的产品,连音乐上都是一样,那么问题是,像有这么多好产品,这么多好唱片,那么香港的音乐人都上哪儿了呢,难道全都在做流行音乐吗,理论上的确是这样。但是你要看看香港做流行音乐的这些人,这些幕后的人像邓建明,他以前也是一个吉他手,他们这些组乐团的时候,也都是很流行的摇滚。他现在做幕后工作,也就只是帮人家在做伴奏,是香港心中最好的一个吉他伴奏,但是你听听看,他真的自己玩polo吉他的时候,你就知道他的实力,何止是平常大家所以为的Cantopop那么简单呢。

那么然后在这本书里面,我注意到有趣的是邹小樱,他不只再想给大家说一些可能大家不太熟悉的香港的流行音乐,比如说像大陆很多人可能不太知道软硬天师,或者是他,很多人都知道的,大家觉得很先锋,当年很前卫的达明一派刘以达,那么同时他还非常关注香港的真的是流行音乐了,像林忆莲,像陈奕迅,像张学友,甚至是像刘祖儿。那么对一个乐评人来讲,对一个真正喜欢摇滚的乐评人来讲,这些音乐你是怎么看呢,很难得的是邹小樱居然是带着一种感情来看的,理由何在,你只能说这真的是粤语地区的人能够明白的一种感情。

你很可能小时候你就是在电台听这些音乐长大,就算我小时候不是听那么多流行歌曲,这些音乐还是无法避免的在电梯里面,在餐厅里面,在商场里面,在你坐车隔壁那个人身上耳机里面传出来进了你耳朵,久而久之成了你的脑里面的资讯的一部分,你的记忆的一部分,它一出现你就会想起很多很多东西,比如说这里面说到了2003年SARS时期,那么当时呢全香港的电台不约而同一遍又一遍播放的是什么歌呢,那就是有名的《狮子山下》。

《狮子山下》就是一个前两代的人香港的集体的记忆,这是一首非官方的代表歌曲,就等于像台湾的美丽岛,像意大利的《晴朗一天》,像英国的披头士的《Hey Jude》。《狮子山下》或者算是更早的《铁塔凌云》,都确认了这个地方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同时慢慢慢慢变成一种非正式的非官方的代表全民的歌曲,寄托了他们对自己的看法,他们的想象,甚至最后说不定还建立了他们的身份,尽管这个过程磕磕绊绊,自己的认同里面总是包含着意志,那么但是无论如何这些歌,把这一切全部都唱出来。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开卷八分钟 梁文道 Beyond 香港流行音乐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