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开卷八分钟:《黄霑呢条友》


来源:

人参与 评论

 

李雪廬 / 大山文化出版社 / 2014-5-14

马鼎盛:各位好,欢迎收看《开卷八分钟》,我是马鼎盛。

今天我们一起来分享这本书,这书名都难念,因为是粤语,这本书的书名叫《黄霑呢條友》,用粤语讲呢,就是呢条友
。“呢條友”这玩意儿在普通话里面没这一说,什么叫“呢條友”啊,姑且就翻译成这小子吧,有点这么个意思。因为这个作者和他是老友,几十年的老友,而且一起在TVB,在香港电视台共事,所以他们无所不谈,可以一块儿去洗澡的,你明白吧,你懂的,所以就《黄霑呢条友》就这样。

但是这个人,我们大家都很熟悉,起码熟悉他的歌,他为很多有名的电影配乐,而且他的的流行曲是家喻户晓的,但是这个人非常之复杂,你看这么厚的一本书,其实还远远说不尽黄霑这位人士。

我跟他可以说是半师半友,我们都是40年代的人,这黄霑这个人,他起码是有几部分组成的,首先一个他是一个作词人,是一个填词人,而且有时候他也作曲,他音律也不错。

他作词为什么能这么流行呢,他作的词很多都脍炙人口,你比方说《狮子山下》,比方说《誓要入刀山 》,刚才那是罗文的,那么这个就是郑少秋的。还有就是《千王群英会》,这是汪明荃的,还有《男儿当自强》。《男儿当自强》有几种版本,他这个是成龙版,还有就是《家变》也是罗文的了,《大地恩情》,这个80年代我们在大陆都看这个电视,这个就是关正杰的,还有就是梅艳芳,梅艳芳(唱)他的歌多了,什么《交出我的心》,什么《玫瑰玫瑰我爱你》,就是为什么他的歌能上档次呢,能够雅俗共赏呢,这和他另外一个身份很有关系,就是他是一个文人。他不但是一个艺人,他也拍电影,他也当无线的一个主持人,综艺节目,他也玩talk show,这《今夜不设防》什么,他也表演呀,但是他本身是一个文化人,我们不要忘记他是50年代的香港大学的大学生,学士。

当时的香港大学生可不得了,那不是像现在有十个大学,那就不可能都是精英了。那个时候可是精英,然后他这一辈子念完学士念硕士,念完硕士念博士,一直念到他生命最后一刻,他这人并不是长寿,他只有62岁,但是他这多姿多彩,他这博士论文叫什么呢?叫粤语流行曲的发展与兴衰,然后是香港流行音乐研究。

说到研究,这他就是一个学人了,他对音律研究的非常好,所以他的作曲很容易上口,当然是粤语了,你比方说”浪奔 浪流“,你要是普通话就不行,”浪奔 浪流“这里边没有音,但是粤语有九个音,它本身“浪奔”,它本身就是有一个音在那里头。你比方说”沧海一声笑“,你要是用粤语来讲”沧海一声笑“,它本身就有一个音。所以黄霑他厉害就厉害在这里,在这方面,他是祖师爷。本来五六十年代、六七十年代,很多都是从日语从英语翻译过来的歌,拿它们的曲子然后填粤语进去,那就别扭,别扭极了,就等于是生安白造那样,但是黄霑用粤语来弄呢,就非常顺溜,这是他一个方面,再有一个方面,黄霑他在广告上面给他赚了很多钱。

他为什么广告行呢,为什么后来黄宇麟那广告公司能发大财呢,也是因为他对音韵学很有研究。你比方说”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这个我在最近上飞机,枕巾上面还印着这句话。因为那个时候这整个人头马,本来不是很厉害的酒,在香港就流行了十多二十年,一有酒宴必开人头马。所以他在烟草公司,在这些广告公司,做填词的时候都非常棒。再有一个呢,他有一个外号叫“不文霑”。这老兄你跟打电话,一拿起来,首先就是三字经,先问候令寿堂。你说这人是不是就这么坏呢,是不是私生活就这么没道德呢,其实不是。

刚才我和摄影大哥聊一聊也是,大家都觉得这个人是比较好的,化妆间一看这本书,这书什么借给我看,就说明他人缘是不坏的。他这个“不文霑”,只不过是他在写东西的时候,他作为一个噱头,作为一个卖点,确实他用广东话来写这种黄色小说、小东西,也是创造了香港出版界的一个记录,20多万册,香港才多少人呢,他能卖20多万册,不是说香港没文化吗,香港人不看书嘛,但是他这个雅俗共赏就能达到这种地步。最后黄霑也是一个爱国、爱民这么一个人,他在晚年当导师顾问,也是为香港回归等等出了很大的力。

黄霑他这个人,他虽然好像给人家一个放浪不羁的样子,但是他对学问、研究是非常之刻苦的。你看,他在晚年,我采访他那个时候,已经是得了癌症,已经化疗,头都秃了,但是他那个时候还在做他的论文。他在和红线女合作《四大美人》的时候,是花了很多自己的精力和金钱,虽然回报是不怎么样的,因为曲高和寡。但是他是作为一个心愿,不但是为了写博士论文,而是他要把粤语的音韵这个东西,通过粤剧把它发扬广大。所以黄霑这条友不简单。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黄霑 香港文化 流行音乐 罗文 郑少秋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