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重说中国近代史》:白话文运动让现在的语文教学很失败|开卷八分钟


来源: 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张鸣/中国致公/2012-02-01

蒋晓峰:《开卷八分钟》,各位好,我是蒋晓峰,今天我们来继续读《重说中国近代史》,其实我比较喜欢读张鸣先生的书,因为他对于那个年代有比较多的一些属于自己的研究和看法,特别是明清时代的。

这本书应该说我已经讲了两天了,但是第三天的时候,来到了重点的章节,就是最后一节《众所纷纭的五四》。张鸣认为五四运动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新文化运动,叫五四新文化运动,从1917年蔡元培到北大当校长时候就已经开始了;而第二部分是1919年五四前后的抗议运动。

首先,新文化运动是一次文化的启蒙,是一次白话文的运动,是一种文体的改革,一开始就是对旧的文学形式进行激烈的批评。而白话文运动起点是胡适,胡适自己说,他的主张还是技术性了,到了老革命家陈独秀的手里才变成革命。

所以,作者张鸣就指出,白话文是有很强的欧化意味的,讲究语法的结构,比如说词性,动词、名词这些概念,实际上是用英语的方式来教汉语的,好处是什么呢?就是翻译西方科学著作的时候会更加的方便,可是按照语法结构进行对应,可以往里加,可以往里套,可以加补语等等。

这是实用性比较强的一面,但是张鸣认为,这个白话文不成功,因为把汉语的强性放在主谓宾定状补的结构里,害得现在语文教学很失败,古汉语的魅力在于哪里?在于讲究抑扬顿挫,合辙押韵,这才是本质的魅力。

到后来新文化运动更进一步输入了新思想,废除旧伦理,打倒孔家店,到了这一步,五四运动才回到了他的本意,深度的启蒙。

个性的解放自由,成为新文化运动的主要基调,大批的青年投身其中,这场思想解放运动一开始并不是一场社会科学意义上的革命,而主要是一场文学性的革命,如果没有这场新文化运动,有没有可能在1919年5月4日发生抗议运动呢?张鸣认为这向者之间不存在必然的联系,五四抗议主要是与当时的政治形势有关,与前面的我说的思想解放关系不大。

五四运动发生在中国人以为自己很牛的时候,民国以来最顺利的时候,一战当中中国成为战胜国之一,1918年11月3日,北京城兴奋的人们把这种象征耻辱的克林德碑改名为公理战胜碑,由东单迁移到今天的中山公园。北京大学、天安门,塔台,搭台演讲数日,蔡元培校长发表了题为《黑暗与光明消涨》的演说,他说现在世界大战结果,协约国战了胜利,一定要把国际间一切不平等的黑暗主义都要消灭,用光明主义来代他。

但那个时候国际政治还是丛林政治,战后五大强国,英国、法国、日本、美国等等,日本参加了巴黎和会,目的是要守住他在一战当中拿到的亚洲利益,具体来说主要就是指在青岛和胶济线和山东的权利,而中国要什么呢?要废除不平等条约,重新确立关税的自主,收回山东和青岛,但是日本要的就是这些。

我们经常说,弱国无外交,尽管当时的顾维钧【1】先生口才很好,但是关键时候还是要看国家的实力,我们自认为是战胜国,其实结果很可怜。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发生了,为了防止俄国事变,日本要拉拢中国,所以就签定了叫什么呢?中日共同防敌协定,就是怕共产主义或俄乱引发周边国家不安宁,这些东西签字其实等于一种军事上的合作,最关键的是,西原借款,就是当年段祺瑞政府向日本借了一系列的款项,总额达到1.45亿日元,为了取得这笔款项,段祺瑞把东北的修筑铁路、砍伐森林,还有采矿等等一系列主权都卖给了日本,为日本后来全面侵华,侵略东北埋下了隐患。

中国政府拿人钱,用来打内战,再加上巴黎的和会,中国要不会山东,要不会青岛,所有的问题都全面爆发了。

新文化运动经过政治运动的催化之后,走到了他的另外一个方向,从原来的个性解放,变成了反政府。后来,就从反政府走向了政治了,五四是一个如此高调的占据爱国的道德制高点,所以,如此得人心的一个政治的抗议运动,不仅仅社会上商人、市民,以及还有怀有和学生一样的这种情怀的、对于巴黎和会的情感落差的人,他们因为在巴黎和会上的外交上的失败,把所有这种不满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所有的潜在的危机,各种不满都借着爱国运动迸发出来。

再加上中国社会的传统,学生闹事往往就具有天然的合理性,既是无理取闹,社会似乎对他们也有相当的包容性。五四运动之后,中国就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共产国际开始跟中国某一个势力来合作,除了孙中山,没有任何一个势力肯跟共产国际合作,但这个国共合作是共产国际跟国民党的合作,还不是中国共产党跟他的合作。

等到中国共产党,国共合作开始北伐的时候,北伐的裂变已经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列宁主义带来的一种新的力量以及非常好的机会,而且采用了新的话语体系,也就是打倒列强,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军阀。

这样的话语体系跟五四后来的激进是有关系的,而新文化运动走到最后,其中就是沿着某一个路径走到了布尔什维克主义,走到了列宁主义,五四的意义和价值,是值得进一步来挖掘的,而不仅仅是传统上所说的这些东西,不仅仅是我们从历史上看到的这些东西。

新文化运动爆发也近一百周年,相信在那个时候,当我们来回过头去看一百年前发生的事情,来看看当年的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怎么样发生?以及他的一个中间的转环,走向的一个变化的时候,就会非常有意思。的确是我们要看历史的时候,比较好的一种方法,就是拉开一定的时间上的,空间上的差距,这样才能看得真切。

·注释

【1】顾维钧,字少川(英文名:ViKyuin“Wellington”Koo,1888年1月29日-1985年11月14日),汉族,江苏省嘉定县(今上海市嘉定区)人,中国近现代史上最卓越的外交家之一;1912年任袁世凯总统英文秘书,后任中华民国国务总理摄行大总统职,国民政府驻法、英大使,联合国首席代表、驻美大使,海牙国际法院副院长;被誉为“民国第一外交家”;1972年,出席联大的章含之受毛泽东之托邀请其访问中国大陆;1985年病逝于美国纽约,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常驻联合国代表李鹿野前往吊唁;顾维钧口述的600余万字的人物回忆录,为研究中国近现代外交的重要资料。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唐玲]

标签:中国近代史 近代史 中国 五四 新文化运动 白话文运动 张鸣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