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大众书评 > 正文
《审判的历史》:动物犯了罪,也要被审判
2009年10月30日 09:11中华读书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审判的历史——从苏格拉底到辛普森》 [英]萨达卡特·卡德里著 杨雄译

当代中国出版社 2009年4月第一版

英国学者萨达卡特·卡德里著《审判的历史——从苏格拉底到辛普森》是一部颇具特色的法律史著作,该书通过历史上的一些典型案例来说明审判的历史。最不可思议的是,书中第五章专门描述了对动物和物品等“非人类”以及对死尸的审判。

审判动物的事例在中国也有过。《汉书·张汤传》记载,汉代著名的酷吏张汤幼时曾设置“公堂”,宣读诉状,严厉地审判偷走他家肉干的老鼠。虽然看起来煞有介事,实际上不过是小儿的游戏,而且仅仅是特例,并不具有法律史的意义。然而西方历史上对动物的审判却是较为普遍的。诸如象鼻虫破坏葡萄园、老鼠糟踏庄稼、猪或狗等动物伤害人等等,都可能遭到起诉。这些是为了好玩吗?还是西方人特别具有幽默感?无论如何,这种做法表现出西方人独特的思维方式。

从书中的描述可以看出,当时西方人对非人类被告的审判是相当严肃的和正式的,就像审判人类一样,实施正当的法律程序,通常还要为动物聘请律师,有些律师甚至是著名的和杰出的法学家。也许恰恰因为过于正式,才更使人感到新奇和有趣。该章的几乎每一个案例都令人忍俊不禁。例如1545年,阿尔卑斯山上的圣朱莉小镇,象鼻虫大肆侵袭葡萄园,造成较严重的经济损失。农民们向教会法庭提起对害虫们的诉讼,法官遂安排了两个律师为象鼻虫辩护。在听取了双方的辩论之后,法官认为,地球上的产物不仅是为人类制造的,继续以草率的方式指控这些动物是不适当的。40余年后的1587年,该镇又发生类似的事件,著名律师皮埃尔·朗博为象鼻虫辩护说,上帝在《创世纪》中明确表示:“至于地上的走兽……我将青草赐给他们做食物”,如果让象鼻虫挨饿,就等于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村民们听从律师的建议,“不得侵害该动物的饮食权”,从而提出一个折衷的解决方案,为象鼻虫们提供附近一块肥沃的土地,让它们享用该地上的物产,从而避免葡萄园的损失。

另一个关于老鼠的案件则更加离奇。1510年,法国欧坦地区的农民向主教法庭控告老鼠破坏他们的大麦,法庭指派当时法国最杰出的一位法学家巴塞洛·沙斯尼为小动物们辩护。由于老鼠们“违抗法庭的命令拒绝出庭,再加上它们的坏名声,按照教会法的规定,这些都构成指控老鼠的强有力的证据。”沙斯尼则辩护说,依据习惯法的古老原则,被告不必冒着生命危险来到法庭,他的“委托人”有充分的理由不出庭,因为在每条路上都有猫。老鼠的缺席是正当的。当然,老鼠不能出庭并非是律师所说的原因——老鼠根本不可能出席人的法庭,然而这个奇思妙想的原因却有效地推迟了对老鼠的审判。

以上事例表明,中古的西方人认为,动物和人一样,也有生存权和饮食权,地球的主人不仅是人类一家,还应包括众多非人类。人类并不因为是高等动物就有主宰低等动物的权力,所以不能仅从人类生存的需要出发来判定动物的“罪行”,而应当考虑到其他生物的需要。这表明西方人没有把动物视为对立面或敌人,而是思考如何与它们合理地共存。这种“大世界”的眼光实在是超前和难能可贵。或许这就是现代动物保护主义和生态环境保护主义(绿色和平组织)的先驱。

动物的犯罪无非是两种:一种是损毁自然,或糟踏庄稼,即通过破坏人类生存条件而造成的间接损害,另一种就是直接伤害人类。在对动物的审判中,最普遍的是动物伤害人类的罪行。正如书中所说:“也有上百只动物被审判是因为人类最可憎的犯罪——杀人罪。这种起诉的最初纪录出现在13世纪的法国,之后500年继续朝西部和北部扩展。大多数被指控的对象是猪,因为在那个时代,农民的猪和摇篮是经常在一起的。但是,公牛、母牛和马都在法庭上被审判过。”法庭对间接伤害人类罪通常较为宽容,就像上述案例显示的那样,多照顾到动物的生存权,但对杀人罪则不宽恕,都要将“罪犯”处以极刑。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黄敏兰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