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大众书评 > 正文
从蚁族传递出来的危险信号
2010年01月08日 09:44中青在线 】 【打印共有评论0

《蚁族》 廉思主编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09年9月第一版

高智、弱小、群居,这是《蚁族》一书描述的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的典型特征。所谓高智,即受过高等教育,大学毕业;所谓 弱小,主要指低收入;群居,则指聚居的生活状态。这几点都很类似于蚂蚁,遂称之“蚁族”。大学生曾被视为天之骄子,人中龙凤。时闻近年大学文凭严重贬值,但昔日龙凤,今朝蝼蚁,不能不令人感到震惊。

唐家岭、小月河,这些对北京人来说也显得陌生的地名,是城乡结合部的村庄,那里住着数万大学毕业生。他们大多出生于1980年代,来自外地农村或小城镇,多数来自地方院校和民办高校,大学毕业两三年,月收入一两千元,在北京没有户口,没有住房,没有社会保障。这群人既雄心勃勃,又怀着强烈的挫折感和被排斥感。

作者廉思觉察到这群人的焦虑、抑郁、挫折感、敌对情绪,他对这个蕴涵着巨大力量的群体的聚居状态表示担心,压抑的力量一旦被点燃,将对社会稳定造成巨大威胁。也许正是这个原因,这项研究得到了中央领导人的高度重视。

蚁族现象所反映的,不仅仅是80后的问题,不仅仅是就业问题,不仅仅是住房问题。透过蚁族现象,可以看到“转型时代”的种种结构性问题——城乡二元体制,教育资源分配不公,贫富分化,政治权力公信力的严重流失,仇富心态背后的阶级仇恨,对弱肉强食法则的认同,道德水平急剧下滑,社会认同感日趋稀薄,暴力心态急流暗涌。

蚁族成员主要来自农村或小城镇,家庭背景主要是中下等阶层,在一定程度上他们的现状正在重蹈父辈的覆辙。他们所享受的教育资源,从一开始就远远落后于大中型城市中的同龄人,“输在了起跑线上”,于是满盘皆输:他们进入名牌大学、热门专业的机率更低,总体上他们享受相对较差的教育,相应地他们在人才市场上技不如人。一个家在北京郊区的女孩子,现在住在小月河的蚁族聚居村里求职,她虽然是北京人,对北京也很认同,但是她家在农村,从小便在很普通的学校读书,“既接触不到奥赛也进不了市重点”,于是她读了不那么好的大学,于是她求职路上困难重重。她知道自己今天的困境如何得来。正如书中所分析的,当今越是苦读的平民家庭出身的孩子,机会可能越少,在靠近权力的机关和垄断行业里,越来越没有平民和贫苦人家孩子的份儿,“家庭背景成了他们起点上的软肋”。父辈的权力和人脉,会以某种方式“世袭”,“出身的不同,可以影响他们一生的轨迹”。虽然我们可以轻易地找到一些贫寒子弟取得巨大成功的案例,但是从概率意义上说,这些案例不足以挑战这种结构性的轨迹,在他们心目中,“出身”与“阶层”是真实存在的,他们“对社会不公有一种刻骨铭心的体验”。

在这种现象背后,有体制性的根源,即城乡二元体制以及教育资源的分配不均,马太效应十分明显。贫富分化加剧,阶层流动减缓,阶层对立情绪加剧,借助公权私用、血汗工厂甚至黑社会等不法手段迅速致富的暴发户在社会公德方面频频曝出丑闻,确有为富不仁的嫌疑,仇富心态必然加剧。近年关于富二代贫二代、关于国企高管天价年薪的新闻之所以能引起全社会关注,原因正在于此。

这种状况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这些青年人的心理状态和价值观。根据该项研究,蚁族的心理健康水平总体上低于全国水平,大多数人对生活现状不满意,有强烈的相对剥夺感和不安全感。他们越来越相信,道义不如力量有用。在该书中我们看到,蚁族聚居村唐家岭的收取保护费行为,深刻地影响了蚁族对社会的看法。因为拒绝交保护费,学生与收保护费的人发生暴力冲突,后来警察来了,却把拒绝交保护费的人拘留了,这样的现实在这些刚刚步出象牙塔的年轻人心中刻下了深深的印痕。书中有个叫李鑫平的蚁族成员,每天到公司上班,刚走出电梯,迎面就能看到一张巨幅海报,内容是狮与羚的故事:“在非洲,瞪羚每天早上醒来时,他知道自己必须跑得比最快的狮子还要快,否则就会被吃掉。狮子每天早上醒来时,他知道自己必须追上跑得最快的羚羊,否则就会被饿死。不管你是狮子还是瞪羚,当太阳升起时,你最好开始奔跑。”每天早上他走进办公室,脑海里始终萦绕着“奔跑”二字。这是典型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力量是最为重要的,道义是隐退的。这不仅是一种外在的教条,而且通过日常生活一再给予他们教训,进而为他们所遵奉。一个蚁族成员在回忆自己小时候打架的往事,他这样说:“我突然意识到这事儿挺好(指殴打同学),只要我敢打,别人就不敢欺负我,我就可以站直腰板说话。于是那年暑假,我让老爸送我去学武术,学了两年。两年里,我学了就用,用了再学,一天比一天能打。直到小学毕业,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了。”对道义的信任日益稀薄,对力量(包含政治权力、经济能力以及非法暴力)的强烈信任,其前提是对合法渠道越来越不信任。这意味着一个社会秩序的道德基础在衰弱,秩序正当性在流失。对任何一个社会来说,这都是致命的。

总之,蚁族有强烈的挫折感和被排斥感,他们对社会不公有刻骨铭心的感受,他们被现实生活教训得越来越信任力量(包括暴力)。正如作者所分析的,这个“精英候选人”群体有朝一日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必将对社会秩序造成巨大的威胁。问题还不仅仅是蚁族。为暴力喝彩,是这两年网络言论的一个显著特征。上海闸北杨佳袭警案后,许多人把这个杀人犯当作英雄崇拜;北京城管被小商贩围殴的新闻后边常常获得热烈的掌声。种种迹象表明,暴力心态正在这个社会急剧蔓延,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文章来源:中华读书报)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张洪彬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免费视频社区] 锵锵三人行 鲁豫有约 军情观察室 更多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