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大众书评 > 正文
评《民国时期的国家与社会》:律师权益的保障
2010年01月13日 08:54东方早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民国时期的国家与社会》 徐小群著 新星出版社 2008年12月第一版

图片来源:东方早报

徐小群的《民国时期的国家与社会》,梳理了上海律师界与民国政府的一段关系史,对今人理解律师这个群体与政府及执政党的关系,仍有启发。

其中,上海律师界与国民党的纠葛最久最深。其间既不乏互相利用的谋略,也有“掺沙子”、“丢石头”、“挖墙脚”这样控制与反制的互动,当然也不缺法庭剧那样轰动一时的老牌庭审桥段。凡此种种,都堪称精彩。

也合该律师和国民党之间要发生纠结不清的关联。该党诞生不久,就碰上代理党魁被刺,正要以革命精神发动民众化悲愤为暴动的紧要关头,又碰上了一个尽职尽责的律师,刻板而雄辩,怎能不让人愁去而恨来。

事情要从“宋教仁遇刺案”说起。1912年,国民党赢得了年底的国会选举,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但还没有来得及组阁,代理理事长宋教仁就于次年3月被人在上海火车站暗杀了。杀手被捉拿归案,由租界工部局移交给中国当局,原本预备在上海审判厅受审,但还没来得及开庭,一个杀手武士英就神秘地死在了关押场所。

宋教仁一死,让刚刚有点眉目的政局陷入了混乱;而武士英一死,让刚刚有点眉目的宋案又变得扑朔迷离起来。宋案受到空前关注。用今天的话说,称得上是“世纪审判”,轰动程度远非今日重庆“打黑”能够比拟。另一个杀手应桂馨的家属替他请了上海律师杨景斌。杨景斌首先以辩护律师的身份抗议警察未经合法程序就关押了他的当事人;然后又写信给江苏省都督程德全,要求程德全保证应桂馨的人身安全(因为程德全曾经说过,犯罪证据确凿,不需要律师),不会像武士英那样死得不明不白。鉴于有人提出来要将宋案提交一个特别法庭审理,杨景斌就给司法部打电报说,为了保证司法独立,应该就在案发地所在的上海的普通法庭审理此案。他同时要求司法部,将与宋案牵连的北京内阁秘书洪述祖从青岛的租界引渡归案。

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没想到发生了戏剧性的一幕。孙中山受“宋案”刺激,发动“二次革命”倒袁,上海成了战场,被告应桂馨没等到案子开庭,就趁乱跑了。杨景斌碰到了大麻烦。司法部以他代理应桂馨期间侮辱法官为由,吊销了他的律师执照。

结果,是成立才六个月的上海律师公会站出来支持了杨景斌。上海周边几个地方的律师协会也开会通过决议,如果律师惩戒委员会要审判杨景斌,将派律师为他辩护。来自职业共同体的坚定的道义和技术支持,最终迫使司法部承认,对杨的指控是无稽的,恢复了他和其他六名被指为“乱党”的律师的执业资格。

<< 上一页123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夏佑至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