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大众书评 > 正文
读《白夜行》:悲伤的东野圭吾
2010年01月28日 09:09东方早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白夜行》 [日]东野圭吾著 刘姿君译 南海出版公司 2008年9月第一版 (图片来源:东方早报)

《秘密》 [日]东野圭吾著 赵博译 海南出版社 2008年6月第一版 (资料图)

东野圭吾还真不是能够一下子读完或者凭借少量的阅读便猜完的人。从不那么推理的《秘密》,到充满谜团的《白夜行》,从情节简单的《变身》到没留悬念、却在最后仍然可以做到让人一下子恍然大悟的《嫌疑人X的献身》,从真空的感情环境到社会问题,似乎还没有一样是多产的东野圭吾不能够驾驭的东西。除了一贯不变的文风,以及对所谓“脑科学”的迷恋,要把他定义在推理小说家的狭小范围里,真还禁不住会有一点犹豫。

不过,在他所有作品里中,最合乎兴味的,竟然是《白夜行》。兴趣不完全在破解罪恶秘密的《白夜行》读起来更像是能够得到大众欣赏的“纯文学”。再加上有电视剧的直观,硬是在一堆复杂厚重的情节中清出一条前后呼应的线来。电视剧一直是蓝莹莹的调子。镜头的开始,两个孩子在河边,以纸莲花和水中月彼此相赠。日本人的残忍一向都是从节制里绽放出来的,即便是最美好的情感撞见了最不堪的场面,即便是有了最血腥的屠戮,小女孩素净的脸上还可以有笑容和波澜不惊的平静。这种平静到了十五年后也还在,让人相信,所谓的“纯洁”可以是最厉害的武器,需要无穷多的罪恶来铺垫,来成就;反过来,也可以将无穷多的罪恶扫荡干净。

喜欢《白夜行》当然不完全是电视剧的缘故。只是觉得,《白夜行》和一般的推理小说不同,甚至和东野圭吾本人喜欢的江户川乱步和松本清张也不同。故事不是一个案子到底,人物和情节的碎片好像开始时的那朵纸莲花一瓣瓣绽放出来,再一点点沉入那个长达十五年的约定里去,很有一点后现代的意味。世界大概是在这个意义上统一了吧,尽管大部分人距离罪恶有些远,但是在没有结束工程的“烂尾”大厦里,在关起门来的公寓门背后,谁知道每天有怎样的社会问题在以极端的方式上演呢?恋童癖、卖淫、偷情、杀人、校园暴力。在长达十五年的时间里,有无数残忍的、没有细述结局的罪恶和围绕当初的两个少男少女所绽开的新的人物。唯一不同的只是那朵纸莲花的蕊,是在十五年前,小男孩对于可以“手牵手在太阳下散步”的念想,是少年时代那段素净却因此注定无法实现的爱情。就是因为这段爱情,东野圭吾才保留了日本文学——但不是日本的推理小说——一向迷恋的悲伤:深沉、无法解决但却一目了然的悲伤。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邹东来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