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大众书评 > 正文
读《第三帝国的艺术博物馆》:艺术收藏家希特勒
2010年02月03日 09:10东方早报 】 【打印共有评论0

《第三帝国的艺术博物馆》 [德]哈恩斯-克里斯蒂安·罗尔著 孙书柱、刘兰英译 三联书店 2009年11月第一版 (图片来源:东方早报)

哈恩斯-克里斯蒂安·罗尔(Hanns Christian Loehr)毕业于波恩大学,获博士学位,自2002年在柏林自由大学国际文化公共媒体交流史研究室工作。《第三帝国的艺术博物馆:希特勒与“林茨特别任务”》之外,罗尔还著有《铁腕收藏者赫尔曼·戈林:第三帝国的艺术和腐败》。1933年至1945年间,第三帝国艺术品的流转和交易成千上万件,那些一眼看去无可指责做得很漂亮的交易的背后往往是巧取豪夺,甚至浸透着血泪。《第三帝国的艺术博物馆》一书就是要将这些交易送上检验台、审判台。这里就免不了有繁琐的考证,我有时就一笔带过,而将介绍的重点放在“作为画家和艺术品收藏人的元首”的第二章。

我们知道,纳粹不光有冲锋队、党卫军、盖世太保,有高精尖的武器,有集中营、焚尸炉、灭绝营,他们还有“文”的一手。戈培尔善于耍嘴皮子、笔杆子;希特勒也曾舞文弄墨,写出《我的奋斗》。在他1933年粉墨登场当上了第三帝国总理之前,一直念念不忘的是他的艺术梦。罗尔的书披露:“他曾向一个朋友坦陈,他的生活目标就是要成为米开朗琪罗那样的艺术家。……如果没有1918年的溃败,他就不会成为一个政治家。”可他学习不专心,成绩一般,缺乏过人的艺术才能,爱在街头游荡。两次投考维也纳艺术学院两次都名落孙山。接下来不得不靠临摹明信片艰难度日。1913年到了慕尼黑,他的“艺术生涯”有了明显的改观。他创作的油画卖得不错,他甚至给妹妹宝拉寄去一百帝国马克,那在当时是一笔不小的款项。一战当兵期间,他还为前线报刊提供画稿。从政之后,他抽空作画。甚至在当了总理之后,他还是铅笔随身带,有空画起来。在其内心深处,他还是觉得自己是个艺术家。他曾对一个应受处罚的破产艺术家网开一面:“这个人是艺术家,我自己也是艺术家,艺术家不懂得金融交易。”希特勒的私人摄影师海因里希·霍夫曼曾这样恭维他的主人:艺术家的气质乃是希特勒最本质的特征。

希特勒上台不久便要在慕尼黑建造德意志艺术大厦。1933年10月15日,秋高气爽,数以千计的慕尼黑人来到开阔的四方形场地,彩旗飘飘,乐队奏起希特勒最钟爱的音乐家理查德·瓦格纳的“纽伦堡的民歌手”,一派庄重喜庆的气氛。时辰已到,希特勒健步登上主席台,一个身着中世纪服装的泥瓦匠递给他一把银光闪闪的榔头,希特勒要为艺术大厦奠基,他二话不说,拎起榔头便砸向基石。榔头碰石头硬碰硬,榔头哪能碰得赢?只听到“嘎”的一声,榔头崩裂。希特勒面色灰白,全场死寂一片。还是宣传部长戈培尔反应机敏,说“总理这一榔头砸得稳准狠” 。可这也消除不了他心头的不快,关在房子里几天不出来。建筑师特鲁斯特也为此病倒,几个月后便一命呜呼。艺术大厦乃是他于1925年亲自画出的设计草图,也是新生纳粹德国的形象工程,希特勒这一砸给弄砸了,不祥之兆笼罩在慕尼黑的上空。

<< 上一页123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袁志英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