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书话 > 正文
近百岁的《辞海》:今后谁来编原创性大型类图书
2010年01月12日 09:27新华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编纂《辞海》,民营资本

1915年,现代中国出版业的引领者——中华书局,呱呱坠地只有3个春秋。也许是商业使然,也许是责任担当,总经理兼社长陆费逵,在友人的倡议下,决定编纂一部集汉语词汇之大成的大型综合性词典,取名《辞海》。

那个年代的中国,军阀混战,社会动乱,民不聊生,以一家民间出版机构来做,谈何容易?从上马伊始,《辞海》的编纂,就断断续续,转眼多年过去,只收集到几十万字的资料。陆费逵不甘心。他深知编纂《辞海》这样一部大书,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三年五年能成就的,必须有一位知识渊博、执著认真、甘于清贫的人来主编,才有可能完成。他向舒新城发出邀请。舒新城曾与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共过事,那时满怀“教育救国”的理想,正埋首于教育史的研究和写作,因而没有应允。陆费逵没有放弃,一次又一次邀请,一次又一次等待,直至第7次,时光过去6年,舒新城被深深感动,才答应下来。舒新城果不负厚望,全身心投入,终于在8年后完成全部编纂工作。1936年,《辞海》横空出世,轰动社会。舒新城后来说道,主编《辞海》,是为友谊、为读者、为文化,放弃个人理想。

陆费逵7次邀请,舒新城8年苦功,更有那些默默无闻的编纂者21年的辛劳。一家民间出版机构,苦心孤诣,建造起一座文化大厦,为中华文明添上一笔难能可贵的财富。中华书局后来如日中天的声誉,与它出版的《辞海》乃至各种有着深厚文化底蕴的图书息息相关。

修订《辞海》,全国之力

时间在飞速逝去。1957年的一天,毛泽东主席在颐年堂会见舒新城。毛泽东说:《辞海》我在20年前就使用到现在,在陕北打仗的时候也带着,后来在延安敌情紧急的情况下,不得不丢下埋藏起来,以后就找不到了。现在这部书太老了,比较旧,希望修订一下。

由此,修订《辞海》的工作紧锣密鼓开始,中华书局辞海编辑部在上海成立。1958年5月,中央致电上海市委同意在全国调配编纂力量。于是,陈望道、傅东华、刘范猷、任铭善、李毓珍、曾彦修、刘大杰、钱子惠、徐森玉、谈家桢、谭其骧、周信芳、金兆梓、徐铸成、赵超构、贺绿汀、苏步青、李国豪、程门雪、朱物华、李俊民、冯契、蒋学模、周谷城、严北溟、周予同、冯德培等一大批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先后被调至《辞海》编辑部,参与编纂和审订工作。

1965年,《辞海》(未定稿)出版,内部发行。然而,不久“文革”开始,《辞海》编辑部不是“桃花源”,同样遭到劫难。“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是“文革”中张贴在《辞海》编辑部门前最有代表性的一副对联。在“四人帮”及其爪牙眼里,汇集于《辞海》编辑部的专家学者,当然都是一些“牛鬼蛇神”、“反动学术权威、走资派”。今天斗这个,明天批那个,一时间,《辞海》编辑部腥风血雨。

在这动乱的时刻,中央没有忘记《辞海》的修订。1971年3月,周恩来总理在国务院召开的全国出版工作会议上指出,不能把17年出版的图书统统报废、封存、下架,要继续修订《辞海》,并将其纳入国家出版计划。1974年,时任解放军总参谋长的邓小平,批示军事科学院对《辞海》中有关军事的条目进行审改。中宣部、中组部、外交部、国家民委、国务院侨办、国家宗教事务局、中科院、社会科学院、测绘局等国家有关部门,都组织力量审定《辞海》条目。在留存的外交部档案中,与《辞海》编辑部来往的审稿意见就有一万多字。

1979年,《辞海》修订版出版。22年风雨之路,没有全国之力,没有中央支持,很难成就,更没有今天在人民群众中的影响力。它的权威性、科学性、准确性,在人民群众中有口皆碑。

出版《辞海》,洛阳纸贵

《辞海》修订本的出版,是1979年秋天人们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全国各地出现了通宵排队购买的盛况。

在山西,一位读者在本县没有买到,坐车赶到邻县去买,又没有买到;再坐车,到另外一个县去买,仍没有买到。如此这般,他竟跑了8个县城,还是没有买到。在上海,有一对年轻人,喜结连理的任何物质条件都有了,可就是缺一部他们心仪已久的《辞海》。他们立下誓言:买不到《辞海》,不入洞房。于是,他们东托人,西找人,最后,排了一个通宵的队,才买到。而这时,离他们的婚期已过了半年。一位军人,多次去书店没有买到,便给《辞海》编辑部写了一封长信,希望能邮购到一部。编辑部满足了他的愿望。让编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位军人在收到书后,竟将自己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获得的军功章,寄给编辑部,表示自己的谢意。陕西一位读者,买不起《辞海》,就把自己的手表卖了,再走后门买回一套《辞海》。他说:“手表不论戴在谁的手上都在走,知识装在自己的脑中谁也拿不走。”

在《辞海》出版的第一年中,三卷本、缩印本、分卷本,共销售了460万部。也许,用“久旱逢甘霖”这个词,能解释洛阳纸贵的缘由。“文革”的破坏,使得整个华夏大地到处是残垣断壁,满目苍凉。知识分子不敢写书,出版社不敢出书,读书人读不到书。文化饥荒呀!然而,仅以此还不能说明全部问题。四川读者石定扶,藏有5套不同版本的《辞海》。上世纪60年代初,他从师范学校毕业,分配到一所中学任教,父亲特意从旧书店买来一本1936年版的《辞海》,对他说:“遇到疑难时常翻翻,千万不要想当然,误人子弟。”1979年修订版出版了,他立即设法购回一套。从此,一部《辞海》,成为他教学生涯中的忠实伴侣。由此,在当地教育界,他享有教学“知识面广,严谨准确”的良好声誉。他送给女儿、侄儿的礼物,都是《辞海》。

任何时候,人民群众都需要《辞海》这样的书。《辞海》是知识的航标灯,《辞海》是有言无声的大师,《辞海》是心灵按摩师,《辞海》是良师益友,《辞海》是没有围墙的学校……人们以自己的亲身感受赞美《辞海》。“对不对,查《辞海》”,已深深扎根在每一个人的潜意识中。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赵兰英   编辑: 张哲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