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书摘天下 > 正文
"反复无常"郝鹏举:解放战争中惟一被俘后被处决国军将领
2009年08月17日 11:57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此时,由于第四、第七纵队没能及时插入颜庄至莱芜之间的预定战场,致使整编四十六师与莱芜城内的第七十三军会合。二十日晚,奉命攻击莱芜的一纵并不知道战场敌情有变,拿司令员叶飞的话讲:“原来由五个纵队担负包围李仙洲集团的任务不得不由我纵担当起来了。”一纵以迅猛的动作肃清了莱芜守军的外围据点,但随即便遭到敌人的猛烈反击。二十一日,在九架飞机的掩护下,两千国民党军向西关和北关突击,企图清除退路上的威胁,一纵官兵在血战中坚守阵地一步不退。就在一纵围困莱芜之敌的时候,身后却来了整编四十六师。面对腹背两面之敌,一纵决心抓住敌人纠缠到底,为主力的合围赢得时间。战士沙纪被敌人的炮弹炸得双目失明,他摸索着爬到正在投手榴弹的副连长身边,把自己的枪交给了副连长,然后握着手榴弹向敌人枪声最猛烈的地方冲去……直到二十一日晚上,一纵才将整编四十六师放入莱芜城。一纵以巨大的代价确保了野战军主力对莱芜的战役合围。战后粟裕说,一纵“在整个战役中起了决定作用,应算是第一功”。

  • 根据战场敌情的变化,华东野战军立即调整部署,决定以第一、第二、第七纵队组成西突击集团,第四、第八纵队组成东突击集团,于二十三日向莱芜及以北地区的两侧发动强攻。

    猬集在莱芜城内的几万国民党军犹如惊弓之鸟,军官们对或是固守待援、或是向北突围意见不一。李仙洲不断地向王耀武发去求援电报,王耀武认为根据以往的作战经验,指望援军到莱芜解围是不可能的。即使陈诚派出部队前去解围,也会在半路遭到共军的截击。那么没等援军到达,莱芜守军就会被歼。同时,莱芜守军粮弹缺乏,几万人的部队指望空投无济于事,如果弹尽粮绝,莱芜守军还是死路一条。此外,被围困在吐丝口的新编三十六师一再请求解围,但目前那个方向已无兵可派,新编三十六师的下场也很可能是被歼。分析之后,王耀武的结论是:莱芜距离北面的补给站吐丝口镇只有十三公里,既然固守莱芜极为不利,与其坐等被歼,不如突围而出,与新编三十六师会合,这样东可支援淄博,西可保卫济南,又可以解吐丝口之围,难道李仙洲的几万大军连十三公里的路都走不出去?王耀武不信。他派他的副参谋长罗幸理飞往南京,将突围部署当面送请蒋介石审定。蒋介石给王耀武回了一封亲笔信,由于预感战局不妙,口气里有了一丝悲凉:

    罗副参谋长带来的信已收阅。敌前撤退如部署不周密,掌握不确实,就会受到挫折。应作周密部署,并派强有力的部队担任后尾及侧尾的掩护。固守吐丝口的新编三十六师必须坚守原阵地,以作北撤部队的依托。我当严令王叔铭指挥空军集中力量轰炸扫射,竭力掩护部队转移。并祈上帝保佑我北撤部队的安全和胜利。

    李仙洲接到命令后,立即部署,决定二十三日开始北撤。

    也许李仙洲心里明白,此时撤退是极其危险的举动,因为陈毅和粟裕的部队必定会在他撤退的路上等着他。但是他依旧心存侥幸,认为他的两个军总兵力并不比陈毅和粟裕部少,而且自己的火力强劲,只要动作坚决迅速,损失是免不了的,但冲出去还是有把握的--纵然共产党军队一向胃口很大,也没听说他们一口吞下过国军的两个军。

    李仙洲不知道的是,企图把他全部消灭的,除了华东野战军的官兵之外,还有跟随共产党军队作战的无数贫苦农民。如果李仙洲知道此刻支持着陈粟大军的农民的确切数量,不知他还有没有勇气走出莱芜城。

    战后根据有关方面的粗略统计,莱芜战役中,鲁中地区参加各种战勤的农民已达到五百万之多,而直接在战场为华东野战军提供作战服务的就有五十多万。由支前民兵组成的四十多个“子弟兵团”随军行动,由青壮年组成的战场救护队抬着一万六千多副担架和一万多辆小车,华东野战军移动到哪里,他们便一步不离地跟随到哪里。莱芜县的十万农民,已经把以莱芜为中心向南北延伸而去的数百公里的公路完全破坏,使得国民党军的坦克和汽车根本无法通行。莱芜四周所有的大路小路上,布满了民兵的岗哨,国民党军队派出的任何一支侦察部队都会落入他们之手。战后统计,仅民兵抓获的国民党军侦察人员就有近四千人。与之相反的是,莱芜战役中,仅给华东野战军带路的农民就多达八千余人,其中不少是老人和孩子,有的妇女甚至背着孩子带领部队穿越蜿蜒的山路。陈粟近二十万大军云集狭窄的歼敌地域,官兵吃饭和骡马吃草是一个大问题。在那些日子里,鲁中大地到处是石磨和碾子的滚动之声,农民们自己吃野菜,把自己家中仅有的粮食奉献出来,男女老少,村村户户,碾米磨面,昼夜不息。莱芜县朱家宅子是一个仅有一百二十户人家的小村子,但仅在一九四七年二月十五日这天,全村就摊了一千八百五十斤煎饼,烙了一千二百斤白面饼,碾出了两千八百斤小米,磨出了一千八百斤面粉,还筹集了近六千斤的柴草,然后男人、女人、老人和孩子一起推起木制的小推车将这些东西送上前线。

    延伸阅读:

    刘邓“成都围歼战”:蒋介石最后一支王牌军被歼始末

    解放前夕 “最大共谍”郭汝瑰如何从蒋介石身边逃脱

    揭秘云山之战:中美士兵首次肉搏 缴获美军飞机4架(图)

    国民党空军投诚中共第一人刘善本驾机“叛变”始末

    不打不相识:许世友就这样成为毛泽东“铁杆追随者”

    日军军神之死:戴钢盔耍酷被一枪击毙(图)

    薛岳追剿中央红军未果 毛泽东借湘江之战出山

  •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王树增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