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书摘天下 > 正文
名士刘文典预见战后对待日本问题:光复旧物 不赔款割地
2010年01月04日 17:53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摘自 章玉政 狂人刘文典》 广西师大出版社  2008年5月版

阅读提示:刘文典坚信:日本必败,中国必胜。要知道,他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距离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还有三年的时间!他的眼光不可谓不深邃高远。而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1944年,正当人们在为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而暗自欢欣的时候,刘文典却未雨绸缪地提出了一个新问题:日本败后,我们该怎样对它?阅读连载

对于日本这个国度,刘文典所表现出的理解深度与关注视角,即便是在今天的中国,亦堪称理性独到,相当成熟。可以说,刘文典所秉持的始终是一种国际视野的日本观,而非单纯的中国视野的日本观。

刘文典一生曾三赴日本:一次是1908年年底青年留学,一次是1913年政治逃亡,一次是1936年学术访问。可以说,是日本给予了他直接接触东西方现代文明的机会,让他完成了早年的思想训练与启蒙。但正因为对这个国家有着深度的接触与了解,刘文典更感觉到“日本这个国家和世界的其他各国迥然不同”,军阀“就是日本的国策”。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刘文典始终坚持要正确认识日本、认识日本人、认识日本文化。

1933年,刘文典不顾“某些位爱国志士”骂他“不应该长他人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兀自埋头赶译出了日本陆军大臣荒木贞夫的《告全日本国民书》,便是希望能够警醒国人,“知道日本统治者的意见、政策和野心”。任教西南联大期间,他曾到文林堂演讲《日本侵略中国之思想的背景》,凭借自身对于日本的多年关注与研究,向世人揭穿日本侵略者一贯的军国主义立场。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这是中国兵法中的千古良训。正因为如此,无论是身在北平,还是偏安西南,刘文典除了尽心尽责上课、讲学、研究外,还专门抽出一定的时间做关于日本的演讲或写相关的文章。

1942年11月8日、9日,刘文典连续两天在《中央日报》(昆明版)上发表“星期专论”,题目很干脆:《天地间最可怕的东西——不知道》。文章开门见山,头几句写道:

天地间最可怕的东西是什么?是飞机大炮么?不是,不是。是山崩地震么?是大瘟疫、大天灾么?也都不是。我认为天地间最可怕的,就是一个“不知道”。因为任何可怕的东西,只要“知道”了就毫不可怕。

刘文典认为,美国之所以被珍珠港一役打得晕头转向,主要是对日本人的“天性慓悍”缺乏了解,“如果有战争,它必然是要先下手袭击的”。但他紧接着风趣地且带有讽刺意味地写道:“英美固然大吃‘不知道’的亏,日本所吃的大亏也正是因为这位‘不知道’。”

<< 上一页123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