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书摘天下 > 正文
陈独秀与国学大师刘文典的恩恩怨怨
2010年01月04日 17:40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 【打印共有评论0

初 识

陈独秀与刘文典的初次相识,是在安徽公学。

1904年3月21日,陈独秀创办的《安徽俗话报》第一期在安徽芜湖问世。作为当时安徽最早的负有革命使命的刊物,《安徽俗话报》的出版发行,“对青年界的反帝爱国思想产生了较为深刻的影响”,“起了组织革命和宣传革命的作用”。在《安徽俗话报》的引领下,芜湖的革命风潮汹涌澎湃。但由于公开发表革命演说、开办革命报纸的风险较大,许多仁人志士开始考虑转变革命宣传的途径。一些人选择了开办学校,希望从发展教育、启迪民智入手,来进行深入的革命思想传播。安徽公学便是其中较为突出的一个。

安徽公学的创办人是李光炯,名德膏,安徽枞阳人。1904年2月,李光炯在湖南长沙创办安徽旅湘公学,接纳安徽在湘子弟,聘请革命党人黄兴、赵声、张继等人为教员。1904年底,安徽旅湘公学正式迁往芜湖,更名为“公立安徽公学堂”,校址设在芜湖二街三圣坊。刘文典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安徽公学的。

刘文典原名文骢,字叔雅,1889年出生于安徽合肥,祖籍怀宁县。其父刘南田以经商为业,早早地便把刘文典送入教会学校读书,希望儿子能学会“洋话”,今后能与洋人做“大买卖”。受西方文化的熏陶,刘文典外文基础扎实,但他却逐渐同情民主革命,倾心于国学研究,与父亲的期望相去甚远。1906年,刘文典辞别父母,到达芜湖,正式进入安徽公学读书。

当时的安徽公学在李光炯等人的苦心经营下,已成为皖江流域最有名望的一所学校。来校任教或教学的教员,尽管有不少是怀着革命宣教目的,但也都是拥有真才实学之人。在课堂上,他们敢于突破陈规,大胆发言,抛却传统教育的束缚,一边传播文化知识,一边传播进步思想。这足以与刘文典早前就读的上海爱国学社声名相当。在这样的环境下,刘文典的思想得到了很大升华。在此期间,刘文典结识了“狂人”陈独秀。

陈独秀当时被聘为安徽公学的国文教师。他上课不拘小节,有时一边上课,一边搔痒。但仍然堂下鸦雀无声,学生们个个听得津津有味。受其新思想影响,学生写作业时也常冒出“新”思想。一日,陈独秀批改作业,见一个学生作诗“屙屎撒尿解小手,关门闭户掩柴扉”时,不禁哈哈大笑。他用毛笔在一旁批了“诗臭尿腥”四个字,然后又加了两句诗:“劝君莫做诗人梦,打开寒窗让屎飞。”什么纲常名教、什么师道尊严,在“势与封建孔教相决裂”的陈独秀眼里,都不值一文。

年轻的刘文典在这样一个充满民主革命气氛的新环境中,大开眼界。他对陈独秀很是钦敬,并从陈独秀那里接受了用西方哲学对照中国古籍的研究方法,这为其后来成为蜚声中外的国学大师打下了基础。陈独秀也记住了这个勤奋好学、追求上进的优秀青年。

营救陈独秀

1905年革命志士吴樾刺杀清政府出洋五大臣失败,壮烈牺牲,这一血的事实让陈独秀清醒地看到了暗杀能量的局限:“暗杀是第一谬误的方法,……暗杀者之理想,只看见个人,看不见社会与阶级;暗杀所得之结果,不但不能建设社会的善阶级的善,去掉社会的恶阶级的恶。”陈独秀认为,暗杀无法担负大规模革命运动的重任,长久之计还在于培养革命人才,发动武装起义。经过慎重考察,他将目光聚集于像刘文典这样综合素质优异且思想进步开明的安徽公学学生身上。

吴樾牺牲后,陈独秀停止了《安徽俗话报》的出版发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了岳王会的事务上。岳王会是1905年陈独秀与时任安徽公学体操教员、后来担任安徽都督的柏文蔚秘密集结的一个反清团体。

在陈独秀、柏文蔚等的精心运营下,岳王会组织很快发展到安庆、南京等地,在长江中下游一带颇具影响。安徽公学的许多进步师生都曾参加过这个组织或与之有密切联系。刘文典也在陈独秀的影响下加入了岳王会。

岳王会等组织和进步师生在安徽公学的活动逐渐引起了清政府顽固势力的注意,他们开始疯狂地迫害进步师生。陈独秀、刘师培、苏曼殊等被迫先后赴日。1909年,在结束安徽公学的课程后,刘文典也东渡扶桑,求学于东京早稻田大学。他在这里结识了章太炎,曾随堂听《说文》,又应章氏之邀,参加编辑同盟会的机关报《民报》,宣传爱国思想和反清政纲。他一度还学习军事,练习施放手枪和炸弹,准备参加武力推翻清王朝的暴力革命。此时陈独秀正在国内忙于革命,两人鲜有来往。

“二次革命”开始后,陈独秀紧紧追随安徽讨袁军总司令柏文蔚,起草《安徽独立宣言》,准备宣布独立。8月上旬,因皖省代理都督胡万泰变节投靠袁世凯,柏文蔚被迫离皖,作为坚定同道的陈独秀也不得不逃离安徽省会所在地安庆,抵达芜湖。

当时芜湖的驻军负责人龚振鹏,是陈独秀在岳王会的旧相识。龚振鹏与柏文蔚一向不合,因而在柏遭遇胡万泰的倒戈后,按兵不动,置若罔闻。陈独秀到了芜湖后,径直闯进龚振鹏的指挥部,大声责问其“是何居心”?龚振鹏一听,气得浑身发抖,看到陈独秀这副横竖不怕的模样,更是怒上心头,立刻吩咐手下将其捆绑下狱,并张贴布告要枪决陈独秀。

陈独秀临危不惧,面不改色,怒斥龚振鹏屠杀无辜平民百姓的倒行逆施,并从容地催促道:“要枪决,就快点吧!”

就在龚振鹏要枪决陈独秀的危急时刻,旅长张永正带着卫士赶来实行兵谏,龚振鹏才没敢立即动手。此时,刘文典已经回到上海,在《民立报》担任英文翻译和编辑。因为革命的关系,他与芜湖方面来往较多,很快就听说了此事,心里明白双方已是剑拔弩张,只不过龚振鹏忌惮陈独秀的社会名望和张永正的兵谏,暂时还不敢轻易动手,但危险是时刻存在的。万分危急之际,刘文典想到了已经逃离到南京的柏文蔚。柏文蔚在接到刘文典派人火速送来的求救信后,也知道情况紧急,不敢耽误,立即坐船到了芜湖。

柏文蔚与龚振鹏虽然久有间隙,但毕竟都是革命同道。龚振鹏也并没有真要杀陈独秀的意思,只不过是被陈独秀激得没有台阶可下,一时冲动,才动了杀机。如今,各方求救之声不断,当然是乐得做这个顺水人情,就放了陈独秀。

也正因为如此,陈独秀每每想起这段往事时,都对刘文典心存感激。两人的友谊迅速升温。

<< 上一页123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杨飞 郭红娟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