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书摘天下 > 正文
《水浒传》与《金瓶梅》中潘金莲风流恋爱史比较
2010年02月05日 11:30凤凰网读书 】 【打印共有评论0

摘自石钟扬 《致命的狂欢(品读潘金莲与西门庆) 》陕西人民出版社  2006年6月版

阅读提示: 西门庆本乃久惯风月之徒,他与金莲首次幽会之后,王婆问:“这雌儿风月如何?”西门庆用折字法回答:“色系子女不可言”——即绝好,妙不可言之谓也。可见金莲不仅床上功夫见佳,而且非常投入,令西门庆割舍不得,第二天又用钱打点王婆来约见金莲。“那西门庆见妇人来了,如天上落下来一般,两个并肩迭股而坐。”——已是现代恋人的坐法了,与第一次相见风光大异。阅读连载

夏志清称潘金莲进入西门府后的故事,为小说中的“小说”夏志清《中国古典小说导论》第204页。我则更看中潘金莲入西门府之前,与西门庆的那段婚外恋情,视为小说中的精品,尽管它只能作为潘金莲与西门庆故事的序曲。尔后故事发展轨道,尤其是潘金莲的性格变迁与行为逻辑,都或明或暗在这序曲中找到源头与依据。

一、赴巫山潘氏幽欢

先得狠狠当一把文抄公,请看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

这妇人见王婆去了,倒把椅儿扯开一边坐着,却只偷眼睃看。西门庆坐在对面,一径把那双涎瞪瞪的眼睛看着他,便又问道:“却才到忘了问得娘子尊姓?”

妇人便低着头带笑的回道:“姓武。”西门庆故做不听得说道:“姓堵?”

赴巫山潘氏幽欢那妇人却把头又别转着笑着低声说道:“你耳朵又不聋。”西门庆笑道:“呸,忘了,正是姓武。只是俺清河县姓武的却少,只有县前一个卖炊饼的三寸丁姓武,叫做武大郎,敢是娘子一族么?”

妇人听得此言,便把脸通红了,一面低着头微笑道:“便是奴的丈夫。”西门庆听了,半日不做声,呆了脸,假意失声道:“屈。”妇人一面笑着又斜瞅他一眼,低声说道:“你又没冤枉事,怎的叫屈?”西门庆道:“我替娘子叫屈哩!”

却说西门庆口里娘子长,娘子短,只顾白嘈。这妇人一面低着头弄裙子儿,又一回咬着衫袖口儿,咬得袖口儿格格驳驳的响,要便斜溜他一眼儿。只见这西门庆推害热,脱了上面绿纱褶子,道:“央烦娘子,替我搭在干娘护炕上。”这妇人只顾咬着袖儿别转着,不接他的,低声笑道:“自手又不折,怎的支使人!”西门庆笑着道:“娘子不与小人安放,小人偏要自己安放。”一面伸手隔桌子,搭到床炕上去,却故意把桌上一拂,拂落一只箸来。却也姻缘凑着,那只箸儿刚落在金莲裙下。西门庆一面斟酒劝那妇人,妇人笑着不理他。他却又待拿箸子起来,让他吃菜儿。寻来寻去不见了一只。

这金莲一面低着头,把脚尖儿踢着笑道:“这不是你的箸儿?”西门庆听说,走过金莲这边来,道:“原来在此。”蹲下身去,且不拾箸,便去他绣花鞋头上只一捏。 

<< 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石钟扬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