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读书 > 品书录 > 作家档案 > 正文
周为筠访谈:杂志里的民国侧影
2009年11月06日 11:08出版人 】 【打印共有评论0

少年周为筠站在县新华书店里,翻阅着一本本近代书籍,梦想着给王国维写本传记。他为此甚至实践了一段时间,终因功力不济放弃了。当时他或许没有意识到,民国情结已在他的心里埋下了种子。

后来他上了大学,本科学历史,硕士游移到中文,毕业后先做记者,现在做编辑,这么跑了一大圈后,民国那颗种子终于发了芽,开了花。去年他出版了《在台湾--国学大师的1949》,今年刚推出《杂志民国--刊物里的时代风云》,而下一步对教会大学的写作也已在进行之中。虽然除此之外,他的兴趣广泛,作文驳杂,但关于民国史已是初步形成了自己的写作路径。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群人,几本杂志和几所大学"。

第一次看到《杂志民国--刊物里的时代风云》这本书,先是被书名吸引住了,在乏善可陈的以民国为题材的众多出版物中,通过杂志来解读民国史无疑是一个新鲜的角度;阅读的过程是愉快的,文字畅达,笔端收敛而冷静,线索纷杂而叙述却不乱,独立的思考随处可见;不过,掩卷还是有些微遗憾:书里涉笔杂志史、人物史、思想史,虽写得生动,却浅尝辄止,不够深入。及至与周为筠交谈才明白,这样写作实际上是出于他的历史爱好者和出版人双重身份:敬史、崇史奠定了他写作的功力,出版的本职给了他独到的眼光,因而他能于过度开掘的题材中发现"空白"角度,也刻意于写作时走"中间路线",不做高头讲章,"通俗而不流俗"准确地说明了他对这本书的定位。

杂志里藏着民国最真实的影子

《出版人》:为什么以杂志为切入点来讲民国史?

周为筠:民国时期,报刊是引导大众的舆论高地,近现代思想文化都与之息息相关。在这一阶段,凡有作为的知识分子无一能与报刊脱开关系,有的甚至终身为新闻人。像笔扫千钧的梁启超,铁肩辣手的邵飘萍,奔走呼号的陈独秀,还有黄远生、于右任、史量才、王芸生他们都曾用凌云健笔在近现代史上泼上了浓墨重彩。 而杂志作为媒体的一种形态,特别为当时的知识分子所重视。杂志时效性、连续性和学术性比较强,更适合各类团体联系同志、发布信息、探讨问题和砥砺学术。杂志的起点也比较低,两三个人就可以办起来。所以,这时办刊之风极盛,持不同政见者为了鼓吹自己的理想,纷纷自立山头宣传五花八门的主张。他们在杂志上留下的记录,成了不可回避的第一手材料,那里面有一个时代最真实影子,重叠在一起就是一幅最接近事实的历史图景。

《出版人》:民国杂志纷呈,为什么选这八种杂志?就当时来说,这些杂志的影响力是否具有代表性?

周为筠:史量才说过:"人有人格,报有报格",人格已经决定了刊格。《新青年》《语丝》《独立评论》《观察》《新月》都是影响力巨大的同人杂志。这几本杂志和它们的撰稿人,在当时和日后的中国文化思想界都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另外,《生活》周刊市场发行量巨大,《良友》更是号称"良友遍天下",而有"老寿星"之称的《东方杂志》办刊时间最长,可谓"杂志中的杂志"。这些杂志或致力于宣扬团体的理想,或只为唤醒昏睡的大众,或文人论政笔墨报国,或以笔为枪抵抗强权,或只做一个愉悦大众的战士在当时都具有很强的代表性。

《出版人》:你在这本书中,写了杂志的盛衰、人物的命运和时代的风云变幻,这三者之间是一个怎样的关系?你希望读者怎么去读这本书?

周为筠:在写作过程中,我真是觉得杂志、人物和时代三者组合在一起,就像一场精彩绝伦的大戏。杂志就像一个古旧的戏台,撰稿人则像演员,在那里咿咿呀呀地唱念做打,台上主角、配角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下班主、编剧、票友一个也不少。风云翻滚的时代自然就成了杂志这场戏的幕景。 从书名可以看出,我是想凭借杂志来呈现民国这个时代。我也尽力把这些杂志当作一幕有起有落的大戏来叙述。这场戏中有大家一起登台合唱,中间也有人走神唱跑了调子,到最后曲终人散尽,唯有余韵袅袅,经年而不绝。一个时代的起起伏伏、万象斑斓,全部在这方寸间被淋漓尽致地演绎出来。 这本书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学术著作,既通俗又不流俗。我希望读者看这本书,也像看一出老戏一样,会看的,看出其中的微言大义;不会看的,也能看个红火热闹。

文人论政的"新知识道统"

《出版人》:我看到你对自由主义倾向的杂志和人物,比如《独立评论》《新月》,比如梁实秋、胡适等,有着正面的评价,与我们以往获得的印象不同。

周为筠:我是十分欣赏这一脉自由主义的香火的,尽管他们微弱却弥足珍贵。像围绕在胡适周围的一群自由主义分子,他们在教学、哲学和从政之余,拿起笔来写时评,阐述民主、自由与人权。胡适与丁文江办《努力周报》,宣扬好人政府;与徐志摩,梁实秋、叶公超等办《新月》,为人权问题与国民党政府打笔战;与丁文江、傅斯年、翁文灏、蒋廷黻等人办《独立评论》,在国难当头的日子纷纷思出其位,竞相就公共事务发表意见。

傅斯年曾对胡适说过:"与其入政府,不如组党;与其组党,不如办报。"这句话足可见他们独立的人格和自由的精神。当传统仕途被阻塞后,这些杂志又成了知识分子的舞台。这就是所谓的新知识道统,它不再是软弱的依附和无根的漂泊,而是开辟了知识分子的公共活动空间。他们矢志不渝于新知识道统,通过一本本杂志来实践自己的理想,用知识和德性的优势对社会做出理性的批评,通过思想启蒙改变现实,温和而理性。这种文人论政的传统,现在却中断了。

<< 上一页12下一页 >>
 您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共有评论0条  点击查看
 
用户名 密码 注册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作者: 程建农   编辑: 严彬

编辑荐书

吴敬琏传

书中,吴敬琏缓缓叙述,吴晓波奋笔记述,历史如跛足的行者,不动声色地走近又走远,一段波澜壮阔的人生在回忆者与记录者之间如画卷展开…[连载]

凤凰资讯
热点图片1热点图片2
最热万象VIP
 
 
·曾轶可绵羊音 ·阅兵村黑里美
·风云2加长预告 ·天亮了说晚安
·入狱贪官菜谱 ·刺陵精彩预告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