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将宿怨付东流?

——《肝胆相照: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中的私交细节

导语:在抗日战争中,国民党部队涌现了大量爱国官兵,他们与日寇浴血奋战,堪称抗日战争的中流砥柱。毛泽东与部分国民党爱国将领的交往,既是国共两党长期斗争、几度合作的历史缩影,也是毛泽东人际交往中最有特色、最具魅力的华彩篇章。特别是毛泽东策动部分国民党高级将领投诚起义、减少内战伤亡,建立最广泛的统一战线的过程,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阅读本书】【我来说两句

阅点速读

毛泽东问李宗仁:你怎么看文化大革命?

  1966年国庆节,毛主席邀请李宗仁先生上天安门,故意地站在城楼的中间热情地握着他的手,似乎为了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这一历史性的会见。这充分地体现了党的统一战线政策是坚定不移的。当时我只是不停地拍照,但仍然能清晰地听到毛主席带着浓重的湖南口音对李宗仁说:“请多保重身体,共产党不会忘记你的!”两位老人的会见是那样的和谐、诚恳,它将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毛泽东的用意十分明白,他不仅要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到这一历史性的会见,同时在当时“文化大革命”的特殊历史情况下,这无疑也是对李宗仁的一种保护方法。

  在休息室里,毛主席点起香烟,与李宗仁交谈起来。

  毛泽东说:“群众是发动起来了,群众一起来,那就不能完全依靠个人的想法去做。火是我自己烧起来的,点火容易灭火难。看来这火还要烧一个时期。”

  接着,他问李宗仁对这场“文化大革命”有什么看法,有什么意见,希望李宗仁坦率谈谈。

  李宗仁想了想,婉转地向毛泽东讲了一段北伐时期他与苏联顾问鲍罗廷之间的往事:

  当时革命队伍内部发生了严重分裂,李宗仁由南京到武汉进行调处,与鲍罗廷就革命形势发生争论:

  鲍罗廷问:“举个例子来说吧,你说妇女们想不想生儿女?”

  李宗仁答:“生产是妇女的天职。既是女人,就要生儿育女。”

  鲍罗廷又问:“请问妇女生产痛苦不痛苦呢?”

  李宗仁回答:“岂但痛苦,有时还有生命危险!”

  鲍罗廷笑道:“这就是你们的革命了。妇女知道生产痛苦,还是想生产;正如你们知道革命困难,还是要革命一样。你们今日革命。由于幼稚病所引起的困难,也就是妇女生产时的痛苦是避免不了的。”

  显而易见,李宗仁用这段历史对话来比喻“文化大革命”,暗指作为领导人要尽可能缩小这种乱的范围和程度。

  毛泽东自然听出了李宗仁的话外之音,表示目前他也正在做这个制乱的工作。接着,毛泽东又把统一战线在民主革命中的作用、贡献和社会主义时期统一战线的必要性,对李宗仁做了说明。

  毛泽东接着说:“红卫兵小将们向各民主党派勒令限期取消民主党派组织,这是不可以的。听说他们要砸烂政协,要彻底毁灭统一战线,这更是不对的。民主党派不能取消,这要对红卫兵说清楚,有些人可能听不进去,但这要好好地做工作,说服教育他们。”

  最后,毛泽东问道:“德邻先生,你的看法怎么样?”

  李宗仁连声说:“毛主席英明高见。”

  1968年8月,李宗仁被确诊患了直肠癌。第二年1月,已病入膏肓的李宗仁自觉不久于人世,便对在身边的工作人员说:“我的日子不会再有多久了。我能够回来死在自己的祖国,这是了了我一件最大的心愿。”

  “回来以后,我想在台湾问题上做些工作……现在来不及了。台湾是要统一的,可惜我是看不见了,这是我没有了却的一桩心事。那些书(指他带回的许多线装书),送给广西图书馆。书画送给政府。那几瓶酒,送给毛主席、周总理!”

  那几瓶酒都是在解放前由外国进入中国,1949年又由李宗仁带到美国,然后又带回中国。李宗仁珍藏了几十年之久,一直舍不得喝。如今李宗仁在临终前送给毛泽东、周恩来,可见他们之间的极为浓厚的感情。

  1969年1月30日午夜12时,李宗仁在北京病逝,享年78岁。在弥留之际,李宗仁坚持口述了一封给毛泽东、周恩来的信:

  “我在1965年毅然从海外回到祖国,所走的这一条路是走对了。……在这个伟大的时代,我深深地感到能成为中国人民的一分子是一个无比的光荣。……在我快要离开人世的最后一刻,我还深以留在台湾和海外的国民党人和一切爱国的知识分子的前途为念。他们目前只有一条路,就是同我一样回到祖国怀抱……”

[阅读全书]

肝胆相照:毛泽东与国民党爱国将领
本书简介
本书收录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和珍贵的历史照片,以纪实手法记述了毛泽东与李宗仁、张治中、程潜、李济深、傅作义、陈明仁等十几位国民党将领的交往过程,披露了国共两党合作与斗争中许多鲜为人知的内幕,再现了一代伟人毛泽东超凡脱俗的人格魅力。

4分
定价:42元 电子书定价:3元
作者简介
李涛,上校军衔,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军队建设研究部助理研究员,西安政治学院博士。

关于蒋(介石),我只能说史迪威将军常说的话。这就是,他有许多缺点。就我个人来说,我很喜欢他。我们都是失败者……“蒋说我是一个共产党,我回答说我不是共产党,我甚至也不喜欢共产党,但是我不否认今天共产党为中国所做的事情。我宁愿继续做一个诚实的人和可怜的政治家,但我不能不说实话。中国从来没有像现在组织得这样好。我怎么能够抹煞事实呢?”“我像蒋介石和国民党一样是一个失败者,惟一的区别是:我完全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作为个人来说,我自己无关紧要,我不能妨碍中国的前途和它的进步。我由于自己的失败而感到高兴——李宗仁

中共代表团在谈判桌上的诚意使国民党内部大多数人非常满意,张治中就是其中的一个。一天,他在向蒋介石汇报谈判情况时,直言不讳地说:“中共本来就有100多万正规军,200万以上民兵,现在愿意裁减为20至24个师,凭良心讲,这是很大的让步,我们应该考虑早日接受。”然而,蒋介石却大不以为然,对张治中如此为中共说话十分不满,训斥道:“你是代表哪方说话?”

我起义了,这既是对白崇禧“实行兵谏”,也是对蒋介石的“大义灭亲”……我记得我在黄埔的时候,蒋介石经常对我们说:“我是革命的,实行三民主义的,我什么时候不革命,你们应该打倒我。”我现在发现蒋介石不仅是不革命,简直是反革命,简直是人民公敌,我当然要打倒他——陈明仁

一百多年来,列强鱼肉我国,分裂中华,压迫我们,这固然是祖国分裂、经济落后的重要原因,但我们这些黄帝子孙也不争气,自辛亥革命以来,派系繁多,战争连连,民不聊生。甲派上台,打倒一切,乙派掌政,一切打倒,如此反复,谈何统一与建设?——刘斐

去年阎锡山曾告我说:必须利用日本的力量,才能阻止共军前进,并且先组织日本军人的华北空军义勇队,即可确保华北。这段话对我的刺激最大,也可说是加强北平和平解决的因素之一。试想:反动派如果再把日本强盗引进来,我们流血牺牲的抗日战争是为了什么?绥远部队抗日最早,且曾未经取得蒋阎的同意,自动袭击百灵庙,成功之后把荣誉归之政府,才得蒋阎承认。凡此往事,你们都记忆犹新。眼前一切事实告诉我们,必须彻底坚决地站到人民方面来,才能符合我们抗日的历史,才能符合我们的生活和行动,也不辜负毛主席成全绥远军政干部的厚意——傅作义

 

投稿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