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官员的尺度有多大?

从“《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看美国言论自由抗争史

导语:穿着写有“操他妈的征兵制度”的外套出现在政府办公楼内,算不算扰乱社会治安?当众焚烧国旗,有没有亵渎人民对国旗的神圣情感?禁止节目嘉宾说粗口,是否侵犯言论自由? 这些在中国人看来毋庸置疑的问题,为何让美国的大法官们在为其定罪量刑时殚精竭虑、苦心释宪?《批评官员的尺度》一书也许能为我们解答。曾译过《九人》的大法官何帆,再次以翔实史料、生动笔触,系统回顾了一起新闻自由史上的“里程碑”案件,并循此为线,串接起美国民众在漫长的历史磕碰中为言论自由而努力抗争的司法历史。【阅读本书】【我说两句

阅点速读

一条政治广告引发一宗诽谤重案

  故事的开头很普通……作为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媒体之一,《纽约时报》虽正经受电子传媒的挑战,发行量也有所下降,却从未感受到生存威胁。但是,1960年,一个名叫L.B.沙利文的警察局长提起的一场诽谤诉讼,却几乎将《纽约时报》逼至绝境,如果不是联邦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力挽狂澜,这家百年老店或许早已关门大吉。
 
  “沙利文案”的案情并不复杂。1960年3月29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名为“关注他们的呐喊”的广告,广告描述了南部地区肆虐的种族歧视现象,不点名地批评了当地警方打压民权人士与示威学生的行为。但是,由于审查者把关不严,广告部分细节失实。事后,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的警察局长沙利文以诽谤为由,在当地法院起诉了《纽约时报》,法官判令时报作出巨额赔偿。两审失利后,《纽约时报》不得不上诉到最高法院。1964年,大法官们以9票对0票,撤销了下级法院的裁判。

  判决指出,在美国,参与公共讨论是一项政治义务,“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因此,除非媒体蓄意造假或罔顾真相,官员不得提起诽谤诉讼。布伦南大法官执笔的判决意见气势恢宏,尤其是那句“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它很可能包含了对政府或官员的激烈、刻薄,甚至尖锐的攻击”,成为日后被频繁引用的经典判词。布伦南大法官撰写的本案判决,不仅适时挽救了《纽约时报》,还推动美国新闻界真正担负起监督政府、评判官员的职能,跃升为立法、行政、司法之外的“第四权”,真正起到监督政府,防止政府滥权的作用。

  一百多年来,类似的价值冲突,以案件形式,在最高法院这个大舞台上不断上演。比如:

  散发反战传单,是否危及前线将士安危?(“艾布拉姆斯诉美国案”,[1919年])

  穿着写有“操他妈的征兵制度”的外套出现在政府办公楼内,算不算扰乱社会治安?(“科恩诉加利福尼亚州案”,[1971年])

  当众焚烧国旗,有没有亵渎人民对国旗的神圣情感?(“德克萨斯州诉约翰逊案”,[1989年])

  往黑人家里投掷燃烧的十字架,是不是散布“仇恨言论”?(“弗吉尼亚州诉布莱克案”[2003年])

  禁止节目嘉宾说粗口,是否侵犯言论自由?(“联邦通讯委员会诉福克斯电视台案”[2009年])

  ……

  在这些案件中,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殚精竭虑,小心翼翼地标定言论自由的尺度,试图通过一系列判例,在宪法条文、社会现实与价值变迁之间,实现微妙的平衡。这其中,“《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在推动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尤其是媒体、公民批评政府官员的自由方面,起到了里程碑式的作用。 [阅读全书]

批评官员的尺度
本书简介
“《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一直是中国大学新闻系和法律系课堂上无法跳过的经典案例。时常为中国的“跨省追捕”行为、官员“诽谤之诉”而困惑的法官何帆,在重温这场经典诉讼的过程中也获得了重要的启示。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将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并引入国内,并拟定了一个更加符合国情的书名《批评官员的尺度》。【阅读全书

5分
定价:32元 电子书定价:0元
作者简介
关于作者:[美]安东尼•刘易斯(Anthony Lewis),1927年3月生于纽约,毕业于哈佛学院。《纽约时报》资深记者、两度普利策奖得主。

关于译者:何帆,现为最高人民法院法官。著有《大法官说了算:美国司法观察笔记》等著作,译有《九人:美国最高法院风云》、《大法官是这样炼成的》等。曾为《南方周末》、《新京报》等报纸杂志专栏作者。

“政府官员名誉受损,并不意味着我们要以压制言论自由为代价进行救济”

——小威廉•布伦南大法官,“《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

“当报界轻率诋毁公众人物,谩骂诽谤恪尽职守的公职人员,并借用公共舆论对他们施加负面影响时,我们不能说媒体权力正被严重滥用……对勇敢、警觉的媒体之需要,显得尤为迫切”

——查尔斯•埃文斯•休斯首席大法官,“尼尔诉明尼苏达州案”

“正确结论来自多元化的声音,而不是权威的选择。”

——查尔斯•埃文斯•休斯首席大法官,“尼尔诉明尼苏达州案”

“对公共事务的讨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

——“《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

“对公共事务的辩论应当不受抑制、充满活力并广泛公开,它很可能包含了对政府或官员的激烈、刻薄,甚至尖锐的攻击。 公民履行批评官员的职责,如同官员恪尽管理社会之责。”

——小威廉•布伦南大法官

社会秩序不能单靠惩处违法来维持;禁锢思想、希望和想象会招致更多危险;恐惧会滋生更多压迫;压迫会引发更多仇恨;仇恨必将危及政府的稳定。保障安全的万全之策,在于保证人们能够自由讨论各种困境及解决方案。

——布兰代斯大法官

如果没有关于政府官员和公共事务的讨论,我怀疑这个国家到底能否生活在自由之中。 那些民选的政府官员凭什么因为受到一些批评,就认为名誉受损,还想着对批评者施以惩罚。

——雨果•布莱克大法官

同质的批评,在一个国家是寻常之语,在另一个国家可能就是牢狱之灾,甚至殒命之门。批评的限度,是民主的尺度。

——朱桂英:《自由的尺度:《纽约时报》言论“诽谤案》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