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专访王树增

2011年10月13日 10:57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导语:辛亥革命,这是一段注定被所有中国人铭记的历史。今天,站在新世纪第二个十年起点上的我们,还可以解读出一段怎样的辛亥年历史?今年9月,军旅作家王树增的长篇历史随笔《1911》出版,我们有幸先睹为快。在作家的思考中,我们看到一个富含民族表情、国民性格的辛亥,一个充满意外和偶然、当然也富含激情与理想的1911。近日,王树增先生接受了凤凰网读书频道的书面专访,畅谈他作为一个个性化的读史者眼中的1911年……

一、王先生,与其它辛亥题材的书籍相比,您这本《1911》最大的特色是什么?

我不是历史学家。我不专门研究清史,也不专门研究民国史,很多学者在这两个方向穷经皓首,我肯定是比不上的。我给自己定位为一个读史者,一个非虚构文学作品的写作者。非虚构类文学作品的写作,应该具备三个特质,其一是所叙史料有据可查;其二是叙述必须具备文学品质;其三是拥有作家本人独具个性的历史认知。《1911》不是历史流程的记录,也不是历史事件的戏说,它是一个读史者眼中的辛亥年间的中国历史,是中国人在那段风云际会的历史中探寻国家政治进步的心灵史。

二、清史汗牛充栋,研究晚清史甚为不易,您研究历史有何心得可以指点下很多历史爱好者的吗?

我也是读史爱好者之一,没有任何指导别人的资格。作为一个普通读史者,我以为,读史的过程可以成为启迪自己心智的过程。我们不是专业的历史学者,不需要把时间和精力大量地用在历史细节的考究上。我只希望通过读史学会用历史关照现实、关照人生。

三、慈禧在晚清十年的政治举措,王先生如何评价?

自清廷实施新政,到宣布预备立宪,虽然其变革的意愿与行为都是被迫的,但作为拥有实际统治权的慈禧,仅从她最终能够认同大清王朝必须变革,并且必须进行国家体制变革这一点来说,足以让后人另眼看待。要知道,一个存在了两百多年的封建政权,准备打破在这片国土上实行了数千年的帝制制度,公开宣布要改行代表着西方近代政治文明的立宪政体,其需要付出的胆量与勇气都是难以想象的。慈禧明白,改变大清王朝的国体样式,改变祖宗留下的例律,势必会面临空前的政治挑战和社会危机,因为近代化国家要义与现行封建体制之间存有深刻的矛盾与冲突。虽然慈禧无法预料进行这样一场重大社会变革的后果,但其惊人之处在于:宣布预备立宪就意味着她准备承担任何后果。

慈禧死前八个月,清廷颁布上谕,保障国人的言论、结社和集会自由。

慈禧死前两个月,清廷颁布体现着宪政制度核心的《钦定宪法大纲》。数千以来,皇权就是中国的“宪法”,而在1908年,中国人的政治生活中终于有了宪法、议院、选举这些数千年来他们闻所未闻的词汇。

[责任编辑:王钻忠] 标签:王树增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