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好时代的“坏孩子”

——高晓松《如丧》自述看守所内的184个日夜

导语:高晓松的《青春无悔》,曾在青年学生及知识分子中引起巨大反响,被许多媒体评为中国原创音乐典范之作。时隔十二年,高晓松第二本文集《如丧》袭来,其中收录了高晓松十年来的全部珍藏作品,文字由粗犷到细腻,从戏谑到沉稳。书中更是详尽记录了其在看守所内的184个日夜的所见所闻所感,描绘出一副曾经活在好时代的“坏孩子”在时代大潮中的摸爬滚打,辗转沉浮的画面,延续了其张扬戏谑的“高氏”风格,让人忍俊不禁。【网友评论】 【阅读全书】 【高晓松做客凤凰网读书会谈《如丧》

如丧•青春•岁月

寄给高晓松的那无尽岁月

  寄往:无尽岁月

  寄自:北京东城看守所

  我们终于老得可以坐下来谈谈未来。

  所以,小子,别急着边走边看,找个楼顶,最好风和日丽,视野开阔,带上手巾,对了,一定要有栏杆,省得你小小年纪想不开,看完信直接跳了。

  知道你爱听好事儿,报喜不报忧,先把好事儿告诉你:我替你娶了一大美女,别激动,丫那会儿才一岁,在河南一小城里吃奶,没空被你目击。

  丫还给咱生了一小美女,四肢齐全坚强豁达,沉鱼落雁眼睛不眨,堪称奇迹。

  关于你的理想,至少表面上看应该算实现了,主要是你命好,大师们死的死颓的颓,再加上你脸皮厚,拿那点三脚猫的手艺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乱拳打死老师傅,竟使竖子半夜成名。

  咱爹咱妈都还活着,脾气都变好了。咱妈紧跟时代,开车电脑谈恋爱。咱爹写写书喝喝酒,越来越宅。人们说世界变快了,可我数了数,也还是365天围着太阳逛一圈,还行。

  老钱还是咱铁哥们,丫生了俩,这两年有点颓。不过别担心,最近全球变暖,为了坚持能量守恒,大家心里纷纷变冷,颓的不是一俩个。不过咱还好,咱脸皮厚,保温。

  老狼竟然还和潘茜在一起!而且甚至并结了婚!我替你去了婚礼,他俩拉着我哭,我知道其实他俩是想拉着你哭,但找不到你。老狼生不出孩子,因此也颓了。

  好了,好事就这么多。嗷,对了,祖国欣欣向荣,超英赶法,连日本也不是对手,听说现在GDP(你可能不知道这是啥缩写,没关系,大伙都不太清楚)已经排世界第二了,大家都开上了一种叫私家车的——别提了,倒霉就倒霉在开车这事儿上,一会慢慢跟你说。
[阅读全书]

高晓松《如丧》 作者简介

  高晓松,著名音乐人,导演,制作人,词曲创作者。1988年考入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后退学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毕业后早期以电视编剧、音乐创作及制作人为主。1994年出版的《校园民谣》到1996年的个人作品集《青春无悔》令其声名大噪,揽获多项音乐大奖,成为国内屈指可数的音乐制作人。曾创立麦田音乐,即是后来发展规模最大的国内唱片公司――太合麦田。现从事电影及音乐工作。时常担任各大选秀比赛中的评委。

5分
高晓松语录
●高晓松劝刘翔千万别进娱乐圈
  “刘翔说有不少唱片公司找来想与他签约出唱片云云。我说万万不可,他们都不靠谱!刘说为何?我说就算你唱得不错,但肯定没你本家欢哥嗓子好对吧,他们找你不是因为你唱的好,而是因为你跑得快!你要是被他们粘上了,就啥也别干了,整天都是通告、宣传、走穴、绯闻、澄清、闹心——等你折腾够了跑不快了没人惦记了,你猜怎么着——他们跑得比你还快!”
●高晓松和韩寒化干戈为玉帛
  “我早已经过了对交各种新朋友有兴趣的那种年纪了,真的,年轻的时候到处去交新朋友,我今天已经过了这个阶段,很久没有那种欲望了,哎呦,看你这个人,我就特想跟你交朋友,还真没有。所以现在对于韩寒,我当他粉丝就行了。”

  ●高晓松谈《如丧》

  还好有这些文字,记录下心如何变得狰狞,表情如何愈发平静,人如何变老,变成年轻的自己看见就想死的那副模样。

  所以我只校对了错别字和标点,从前的傻逼想法和傻逼文笔,统统留在这里。就像不要去给黑白老电影上色,不要用高科技修补泛黄的照片。文字还能写若干,可若干个斑驳的疤痕在土里埋了许久,要小心保存。

  这本书的第一部分“小说”,估计会有许多人说是自传。我不承认,因为我不信任记忆,虽然有许多人名确曾存在过,但我猜我们之间的关系半真半假,如同烧茄子虽然也还是茄子,但种下去啥也长不出来,没了生命,真的也成了假的。干脆编进两纸小说,大家图个痛快。各位家眷请勿将配偶对号入座。

  第二部分“电影故事”主要都是在美国这几年写的,有剧本,也有大纲或故事。其中《林徽因》、《侠客行》、《唐》都是真人真事做了一点演绎,其它的都是编的,包括为了迎合好莱坞编得邪乎的《郑和的洋》。大家当故事会看看,古今中外,挺全乎。

  后面的杂文,其实我更愿意叫散文,比较真实记录了一些变老过程中的瞬间。这部分被出版商删去的最多,不是政治原因,我一直不太关心政治,可能他们觉得好多东西无聊吧。我没坚持,如同我的音乐和电影一样,我坚持卖钱的东西就要听发行商的。至于我觉得有聊大家觉得无聊的那些,自己留着以后给女儿看看,让她早点得知成长是一件多么琐屑的事。

  附送的歌词有29首,都是《青春无悔》之后写的,占我发表过所有作品的三分之一,之前的已经出在上一本文集《写在墙上的脸》中。这是我看家的手艺,就不吹了。感谢网络盗版,大家可以把这些歌按顺序下载,编成一张超长的专辑,留给生活中走失的两小时。

  迄今为止,我把所有喜欢做的事情都做了,并且除了恋爱和旅行,都已换成了钱,虽不多,够生活。感谢所有衣食父母,包括我父母。所有人都老了,再没人死于心碎。我数着日子和钱,等着永逝降临。

  ●高晓松是个什么样的人?

  是个出身良好,衣食无忧的孩子;是个个性突出,快意恩仇的少年;是个才华横溢,又富思辨的诗人;是个无酒不欢,游历四海的流浪汉;还是个毫不掩饰对女人的欣赏,也不隐瞒在婚前“平均每三四年一个(女友)的”情圣……这些评价放在他的身上,既非奉承,也非贬损,而是事实。才气使得他傲骨嶙峋,也注定了他的落落寡欢。长在天子脚下,他从小便有一份独大的民族文化自信抑或说,自大;而出身清华的家世,又让他在个体意识觉醒后,自觉地面向西方文明,求索普世价值的光环。生在现代社会,他有着上古侠客的承担与肝胆;活在儒家文化圈,他又有着高扬个性、口无遮拦的牛仔范儿。如果他与屠格涅夫结伴,那便是后者笔下的“罗亭”;如果康梁“公车上书”找到了他,他亦是“去留肝胆两昆仑”的好汉。

  “他是后现代社会自慧而反智的书生,批判现实不疏离于现实,看淡物欲不拒斥于物质。他是这个社会既得利益阶层的一员,难得的是,他同时又保持着自省与自惭。听听他博客播放器中置顶原创的《杀了她喂猪》,说唱间十足的调侃与戏谑--那更像是一份与“上流社会”的绝交书。

  双重人格、两面性格,收纳了他身上的种种矛盾,也解释了他过往种种离经叛道的言行。于“文本”之外,我们可亦可将其视作时代洪荒巨变下,一个中年愤青在困顿与挣扎后,对工具理性的重拾与个人身心的自洽。

  如果没有了囹圄的四壁,高晓松恐怕不会对素未谋面的笔者敞开心扉;如果没有监狱的去现代化规限,高晓松也恐怕不会用纸笔来书写下这一段段感怀。

“坏孩子”高晓松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