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民主是“坏东西”的时候

——薛涌美国社会观察笔记

导语:《坏民主》一书的名字,出自丘吉尔的一句名言:“除了那些被一次次地尝试过的政府形式之外,民主是最坏的政府形式。”作者薛涌在美国生活了十六年,头疼的事情很多,愤怒的事情很多,搞笑的事情也很多。民主里面有贪污腐败,有二奶,有苛捐杂税,有繁文缛节,有莫名其妙的法规章程。民主社会的媒体新闻量最大,仿佛是高分贝的噪音,吵得你神经崩溃。但是,也恰恰是民主社会,能让这些不中听的声音以最大的音量发出来。民主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它只是我们迄今为止所能找到的最好的一种制度。 【网友评论】 【阅读全书

美国•民主

华尔街信誉创新低

  银行等金融机构是经济的神经系统,创造了利润当然比辛辛苦苦在地里干活的人要高得多。据此,许多人把占领华尔街视为仇富的民粹主义非理性运动。

  不过,此说已经越来越像是一面之词。按照经济史的常规分类,我们大致可以把人类经济的发展分为实物经济、货币经济、信用经济三个阶段。实物经济是以物易物的原始交换所主宰的经济,货币经济顾名思义是以金钱为媒介的经济。如今早已进入了信用经济,银行的信贷服务,成了经济的血脉。你开买卖未必一定要等攒够现钱,买房子也不必一次付清。大家所依赖的是信赖,即相信你日后连本带利会还账的。

据此,华尔街可以骄傲地宣称:现在大家能够维持如此复杂的信用经济,全是靠我们。不错。从政府借债,到普通消费者的房贷,离开华尔街都玩儿不赚。没有华尔街就没有现代经济。但是,从另一方面说,信用经济的核心是信用。即首先让人相信你。如果大家都不信,华尔街的合法性就动摇了。

  斯坦福大学的博士候选人琳赛•欧文斯(Lindsay A. Owens)最近进行了一个研究,证明华尔街的信誉为40年以来最低。其中,根据国家民意委员会的民调,对华尔街有很强信心的人的比例,从七十年代初弹劾尼克松时代的接近40%猛跌到11%。更为奇怪的是,在共和党当总统时,老百姓对华尔街的信任普遍下跌。尼克松任期前半部人们对华尔街的信心还在上升。但水门案使对华尔街有很强信任的人从40%跌倒接近30%。卡特上台后,信任率一度反弹到40%以上。里根8年之间,信任率在起伏中缓降,到老布什卸任时跌到百分之十几。克林顿8年,把人们对华尔街的信任率再次推倒30%以上,但布什卸任时,这个比例再次跌到20%以下。奥巴马只是没有阻挡这一从2007年开始的信任坍塌的趋势而已。哈里斯互动(Harris Interactive)民调的数字更惨。到2009年2月,对华尔街有强烈信任感的人只占公众的4%。

  没有信用的信用经济怎么运作?这是华尔街和其辩护士们需要解释的。把民主党和共和党总统任内人们对华尔街的信任度加以比较,似乎更说明问题。长期以来,人们总是觉得共和党是华尔街党,民主党是反华尔街的。为什么民主党一当总统,人们对华尔街的信心就提升了呢?其实还有另外一个相关的统计,即自在1927-1999年间,股市回报高出三月国债回报的比例,在民主党总统任内平均为11%,在共和党当总统时仅为2%。布什这8年就更是惨不忍睹了。如果盯着股市的指数,那么所谓懂经济的共和党实在是经济的杀手。

  怎么解释这些现象?市场经济固然有效率。但是市场经济仍然需要公共权力的监管。失去这种监管,即使是最相信市场的美国人,也会对华尔街丧失信心。民主党总统一般比较相信这种公共权力的监管,上任后制定了种种规约,防范金融市场的不法投机行为。事实证明,这反而为华尔街赢得了信用。共和党总统表面上亲华尔街,为金融界的各种营生打开方便之门,在里根、布什任内,都出来的对华尔街信任的短期攀升,但很快就急转直下。没有一个共和党人能够长期维持华尔街的信用。

  去年奥巴马政府支持所谓的Volker规则,即禁止联邦承保的银行从事风险大的金融投机活动,引起华尔街的震怒。他们纷纷指责政府干预市场,甚至有位总裁将之与“纳粹的进犯波兰”相提并论。其实,金融机构既然需要联邦政府的承保,就具有某种公共品格。如果真是那么相信纯粹的市场,那就自愿甩掉联邦的承保罢了。联邦既然以纳税人的钱承保,当然有权力要求银行不要进行风险过大的投机倒把了。可惜,共和党的市场主义暴民,颠倒了基本的是非。这次占领华尔街的运动,这显示出公众对这种金融财阀统治的震怒。

  从以上分析中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我想结论很简单: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绝对腐败。对政治权力有监督,对资本权力同样要监督。
[阅读全书]

《坏民主》 本书简介
  《坏民主:薛涌美国社会观察笔记》作者薛涌,和林达一起被列为第三代把美国介绍给中国的学者。本书分为六个篇章,分别从政治、经济、新闻媒体、公民生活等几个方面,更加全面、立体化的阐释美国民主生活。
5分
作者简介
  薛涌,与林达并称为第三代把美国介绍给中国的学者,1983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后赴美获耶鲁大学历史博士,现在美国任教。作者曾为《纽约时报》《联合早报》《南方周末》《新京报》等海内外报刊撰写评论文章,被认为是中文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意见领袖。曾出版过作品有《直话直说的政治》《右翼帝国的生成》《仇富》《草根才是主流》《中国不能永远为世界打工》等书。

  民主一词源于希腊字"demos",意为人民。其定义为:在一定的阶级范围内,按照平等和少数服从多数原则来共同管理国家事务的国家制度。在民主体制下,人民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尽管世界各民主政体间存在细微差异,但民主政府有着区别于其他政府形式的特定原则和运作方式。

    郑永年:坏的民主比什么都坏
  为什么有好的民主,有坏的民主呢?就是因为制度建设。我一直有一个观点:国家制度建设在先,民主化在后。国家制度很多,比如说基本的经济制度,更重要的就是社会制度。社会保障、医疗、教育、住房,这些都是社会领域非常基本的国家制度。西方民主,当然现在也有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运作得比较良好,不仅仅是因为资本主义的发展,产生了物质基础,更重要的是社会主义的功劳,就是建立社会保障制度,减少社会分化,使得社会比较平等一些。
  市场经济创造了财富,社会主义创造了保护社会的机制,这样的情况下,基本国家制度就建设好了。有了这些基本国家制度,才谈得上好的民主。

    薛涌:再坏的民主也比专制好
  看看历史和当今的世界,确实有很多民主国家表现并不佳。不过,古往今来,“比什么都坏”的绝对不是“坏民主”,而是要坏得多的非民主。是尼禄那样的暴君,是希特勒的集中营,是日本人的南京大屠杀。
  盲目崇拜民主固然幼稚,但走到另一个极端也非成熟。凭借我们的常识观察历史,破产的民主确实能带来许多灾难。但是,这种灾难,比起极权所系统制造的灾难来,则是小巫见大巫了。
  最近网上疯传王朔先生的一段谈话:“没选票,没土地,没政治权力的一群人,聚在一起高谈民主的坏处。我仿佛看到,一群太监在说性生活多伤身体,幸亏咱们阉了;或者是一群乞丐在说钱是多么肮脏的东西,还是咱要饭干净。”此话是否出自王朔之口,也许有待考证。不过,其愤激所透露的,却是我们需要面对的事实。在中国大讲“坏民主”之害,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中国什么时候受过“坏民主”之害?中国近二百年的大灾大难,从鸦片战争、太平天国,到军阀混战、大跃进、文革,哪个是民主造成的呢?
  “民主是好东西”是句大实话。也许我们还应该加另外一句大实话:民主有失败的可能。但是,人们为民主制度失败所付出的代价,比为非民主制度为恶或者失败所付出的代价,毕竟要小不少。也就是说,当民主是坏东西时,也赶不上一些暴君、专制的危害。

美式民主缩影——华尔街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