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2010年06月01日 09: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导演姜丽芬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库布里克书店)

安哲的拍摄特点是对时空的诠释

姜丽芬:大家好,大概两周之前接到邀请,有这样一个读书会,要谈安哲罗普洛斯。对于我个人来说,我觉得无论什么时间去谈论他的电影和创作,我个人都是带着一种特别敬畏的心情。怎么讲呢?我在北京电影学院本科是学习导演的,大概是在2003年时候开始了我做导演的创作,从此,我就对长镜头美学产生了一种特别浓厚的兴趣。我拍了两部长片电影,一个短片,也都是延用这样一种电影美学来做的,做的过程当中,实际上对长镜头美学有了更加深入的一种理解,或者说诠释的想法。

我第一次接触到安哲电影的时候是《永恒一日》,然后逐渐看了《雾中风景》,从他一些早期的作品,再到最近的作品。我个人觉得因为在20世纪电影史上的大师影像中,其实用长镜头美学来做影片的非常非常多。像日本的沟口健二,还有意大利的安东尼奥尼、费里尼,另外像塔尔科夫斯基,我们中国的侯孝贤、贾樟柯,等等。这些都是世界知名的导演,他们都是用这样的电影美学来拍电影。我个人觉得,对于现在的电影语言,你要么就选择蒙太奇,你要么就选择长镜头美学来拍。因为我不是做理论出身,所以我可能是用自己在创作过程当中的一些感受来谈安哲的电影,我觉得如果将安哲的长镜头和其他一些电影大师的长镜头美学来比较的话,其实安哲自己也谈过,他也受到像日本的沟口健二这样的大师的一些影响,主要是在他的电影语言当中。

我个人觉得他的影像,在很多长镜头美学电影导演当中,也很有它自己特点的。现在说起来那么多导演在做长镜头,这是一个很司空见惯的事情,包括很多年轻新锐导演都是这样来拍。我今天也带来了自己的一部长片和一部短片,一会儿和大家来交流一下长镜头美学。我个人觉得安哲罗普洛斯从他年轻时候接触电影、学习电影,一直到现在成为一个世界级的电影大师,他的这一切,不是说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楚的,我们之间的距离很遥远,我们只能通过他的影像去理解,看待他的人生,看待他眼中的世界。安哲的长镜头最大的特点是他对时空的一种诠释。他做得一贯到底,他用一生的作品在做这件事情。这是他毫不犹豫的选择,这本身就是一种力量。当然他永远是那样特别高贵的影像,还有他诠释的历史、文化、民族等等很多的工作。

凤凰网读书:三位老师都怀着对大师尊敬的一种心情,讲得确实都比较低调。可能喜欢安哲的影迷,生活当中也是比较低调的状态。因为喜欢长镜头的人,其实都会有一点闷,但是这种闷当中,带有着一种有质量、强度的沉默。下面姜老师也许可以结合影像来讲一讲,然后大家再进行互动。

姜丽芬:我说我自己拍了长镜头的片子,其实实在有点不好意思,为什么?因为今天我们是在谈安哲罗普洛斯,我只能说拿出我的创作长镜头的感受与大家分享一下,希望大家提出意见和想法。我先给大家放一个短片,这个短片是2005年,正好中国电影百年,请了八位年轻的导演,每个人拍一个三分钟命题电影,用三分钟讲一个故事,这个故事你自己来创作,但是给了中国电影百年这样一个命题。当时我拍了一个故事叫《新娘》,我就是用一个长镜头把它拍下来。

(《新娘》播放)

姜丽芬:我简单说一下,大家应该都看清楚了,这个故事就是一个即将跨出闺房门的新娘,想起了她当年的男友,然后她背后站着憨憨厚厚的丈夫,最后她前男友来了。我刚才谈到安哲的长镜头,其实是对时空的把握,我个人觉得安哲在这一点上是非常具有特质和特点的,我也毫不掩饰的说,我深受他的影响。我觉得技巧的东西实际上学来是有益的,怎么做,怎么变化,这种技术性的东西学一学,我个人觉得不难。但是这样一个长镜头美学,如何来诠释我自己的内心和自己的感受,我的文化教育和历史背景,我的故事。我觉得每一个导演在做长镜头的时候,都会有一种内在的节奏,这个节奏是他个人独有的。我拍这个的时候,还不太成熟,因为时间也比较仓促,只有两天时间拍,我排练就排了一天,后来拍摄的时间,整个光线的变化的控制,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就完成了。现在看起来,如果说还有机会再拍的话,我可能会更成熟一点。

但是艺术当中这些冒出来的东西,我知道只有在那个瞬间有,现在也就没了。全场长镜头的语言运用,我觉得是很难的一件事情。当时这个活动说是中国第一部手机电影,要放在手机上播,所以不允许你超时,也不能太短,规定你至少两分半,三分零五秒就容不进去了。从喊“开机”到喊“停”,必须得卡在三分一秒或者是三分两秒,前后掐头去尾刚好卡在那个时间。所以这个故事的节奏,必须是卡在这里,这给当时拍摄带来了难度。时间紧。再有,大家刚才看到,小伴娘一甩过来的时候,现场是一个婚礼很喜庆的场面,很多人,然后屋里所有的摆设都是很光眼亮丽,视觉感很丰富的。但是这个镜头再过来的时候,就变成很肃静的感觉。这个变化,实际上所有在现场拍摄的人,都觉得像打仗一样,这些人一开始很高兴的在这里演着,然后我镜头整个出来的时候,所有人安插在哪个地方,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我自己做过这个事情以后,再去看安哲这一生的电影。我们看到他的影像永远是在雾里、雨里、雪里,或者说是特别恢弘的场景里面,有多少人的控制,我们现在看是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实际操作是非常非常艰辛的,而且要等时机的。大家都知道希腊是一个非常阳光明媚的区域,但是偏偏安哲的影像里面是那样的肃静,那种调子有点冷冷的,很宁静的。大家有什么问题可以谈一谈。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哲罗普 洛斯的影像世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