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2010年06月01日 09: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杜庆春、姜丽芬、诸葛沂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库布里克书店)

每一个镜头都是磨人的等待

读者:姜老师,因为您拍摄一直是在做长镜头的方式来进行,让我们想起曾经看过黑泽明先生助理野上照代女士的一本书《等云到》,其实是说电影作品有的时候就是为了要等特殊的光线,特殊的一个天气,可能大家就会用悠闲的心态去等待那片云彩从山坡那边过来的时候,但是可能实际在拍摄电影当中,这种很悠闲的状态并不是常常会出现的,尤其是在长镜头这种大的调度和安排中,肯定会遇到很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故事。您在拍摄过程当中有类似的故事吗?可否与我们分享一下。

姜丽芬:比如说刚才大家看到的短片,大概是拍了七遍,第七条时,等到我跟摄影师说OK,就这样了,就可以了,当时是五月份,窗外一阵暴雨就下来了。你要晚一阵,等十分钟就没了。我还带来一个长片,那个长片我拍的是黑白的,我们再谈一下黑白的影像。

安哲的影像即便是彩色的,它也是将整个颜色都滤调,或者是做的特别安静,颜色非常简单,都不会是特别绚烂的色彩。我第一部电影是胶片拍彩色的,第二部电影就把它做成黑白的。而且第二部影片我全片是做的34个长镜头,全部是黑白的,我个人觉得一下进到那个里面以后,精神气质就出来了,你想要的东西、内部世界,可能就更容易凸显出来了。但恰恰越是黑白的越难,而且长镜头语言大家都知道,像安哲的影片影像总是360度,或者再来一个180度,他带到的范围(非常大)。我后面做了一个长片,也做过这样的事情。像我个人我做完第二部电影的时候(非常疲劳),肺部严重的感染,因为在现场要控制的东西太多,拍摄镜头360度可能已经转了280度了、290度了、300度了,就差一个角,突然出了一点意外,然后,你就得停止,得重来。

我们可以看到开片的第一个镜头,我希望演员悄悄地从雾蒙蒙的早晨走出来,那个雾,拍了两条就没了,阳光一下就(出来了)。所以,所谓的“等”就是这样,你望着这个天气,没有办法,只能说等待来日,而明天是什么样的雾(也不好说),因为江南的天气十月份也是挺秋高气爽的,那个等待之后还有没有,我不知道。好多东西有时候是天赐。你觉得真是天公如果给你作美,能比你想像的还要好。天公没有太配合的时候,你就达不到你那个(想法)。其实拍长镜头影片,导演这方面就是要有最大的耐心去等待你期待的那个影像。

读者:刚刚您放这部电影中的长镜头里的东西,跟安哲的也不太一样,安哲罗普洛斯有一部电影叫《鹳鸟的踟躇》,是我非常喜欢的电影。他的长镜头给我最大的感触是他那时候只是把镜头放在卡车外面,然后一个小女生被野蛮的拖到里面,发生什么事情,没有交代,也没有任何配置和声音,唯一的声音就是高速公路上面车子的声音。其实我完全可以感受到那个压力,这给了我们很大想象的空间。这是我个人非常喜欢安哲罗普洛斯的地方。所以我想了解,您刚才说那个长镜头的方式是导演调动很多人的情绪,因为他不停地在等,可是我所理解的长镜比较像是他把你带着跟他一起去感受那个时间,这一分一秒地过去,比较像是两者的一种沟通。我比较想了解您关于这个区别的想法。

姜丽芬:你刚才谈的是使机器固定拍摄,让观众没有看到实景的东西,但是你完全能明白这里面发生了一个什么事情。其实长镜头,有固定长镜头和运动长镜头之分,今天我给大家放这个是用运动长镜头来表现的,当然我个人也很喜欢不要更多地去解释这个东西。长镜头的魅力有很大一部分是这样的,就是让大家跟着一块去进入,一块去感受,我在设计这个故事的时候,要三分钟之内表现出这样一个故事,所以我选择了运动长镜头的表现方式。在我带来的长片里面也有完全是固定(的长镜头),一会儿你也可以看看。这个尝试实际上在我的创作里面也有,更多的是在试。

另外我想谈一点,我觉得安哲里面有一个很高级的东西,就是你看它的运动都是缓慢的,实际上它镜头内的张力是很大的。有的时候他带出历史、人文、生命,带出很大的事件。这些张力是在镜头的结构里面解决的。每一个导演拍长镜头都有不同的对长镜头的诠释、把握和理解。但是对于美学角度,我个人觉得是一种非常有魅力并很吸引你去尝试的一个方式。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哲罗普 洛斯的影像世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