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2010年06月01日 09: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镜头长不是“长镜头”

姜丽芬:我要补充一点。刚才两位都说了对长镜头的诠释。我个人觉得,比如,一个小区有一个投影,就是一天24小时记录,或者说安迪·沃霍尔拍这个《帝国大厦》。这个镜头的长度,我个人认为是镜头长,而不是长镜头,在我看来这是有区别的。因为电影语言里面的具有一种时空的变化,像我无论用固定长镜头,还是运动长镜头,里面都有这种时间和空间的变化,像侯孝贤,有的时候,他也会把镜头非常的凝固、静止在那里。但这个里面,它有蕴藏的东西,我记得有一个片子,叫《蓝色》,好像从头到底就是一个银幕上一个蓝屏,然后全部都是在一个画外音在叙述,当然我觉得这是先锋、实验的一个做法。

但是你说我们三个人在做这个读书会,然后有一台机器放在这儿,把我们整个过程都拍下来,你觉得这能称之为一个长镜头吗?这不是。我个人认为,无论是运动,还是固定拍摄,都还算是长镜头的一种表现方式,只是两种不一样运动的方式而已。在我带来这个长片里面,也有固定长镜头,它是在一个车里面拍摄的,机位整个是固定的。这部片子的34个长镜头,除了2个固定的,其余32个全部都是运动的。

还有一个关于技巧的问题,我也想说一下。我是看费里尼的长镜头,看安哲罗普洛斯的长镜头,而产生了某种理解。最后我用长镜头美学来表现我的影片。但我自己创作的时候,实际上不可能说先把这个运动和调子全设计好了,或为了这个技巧而去写了这个,那是不可能的。它一定是剧作在前,剧作完了以后去选景。选完了景后,我想,在电影美学里面,这个形式是一定要遵守了。

我在写剧本的时候,当然有这样一个想法,希望用长镜头美学来表现。但是每一场戏写出来以后,落实到真实的场景里面的时候,比如说对于这个家的描写,是文字。然后我到了现场环境里面的时候,我会感受整个的气场,我的状态,怎么走,怎么来表现,包括时空的运用。其实有时候,写作是很自然地流露出来的。我觉得,(用长镜头的方式)比我去分切,用蒙太奇的手段来组织起来,可能在我看来,我的内心感受会更深,更难过。所以,这是拍这样的电影的时候,我的内心的感受,而不是说,我早就已经要用这个技术、技巧,一定要超越什么东西,全部放在这个上面。

凤凰网读书:我们现在可以看一下姜老师的《乡兮》片段。

姜丽芬:这个是影片的结尾部分。

(《乡兮》播放)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哲罗普 洛斯的影像世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