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五期:漫谈安哲罗普洛斯的影像世界

2010年06月01日 09:54
来源:凤凰网读书

好电影要融入导演的个人情绪经验

姜丽芬:刚才大家看到的是三个长镜头,第一个是说,这个故事里的姐弟两人在北京上学,然后工作,父亲突然病故,他们返回家里奔丧。这一段,是这个女儿对于小时候生活的感受。

诸葛沂:我觉得,虽然我们现在把三个镜头一气看下来,在创作过程当中,恐怕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个过程,你当时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态?这不是一件很讨好的事情,你是怀有什么样的情绪做这样的东西?

姜丽芬:当时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个人生活的阶段的感受。其实,安哲罗普洛斯的《永恒一日》给我带来很多影响。《永恒一日》是说一个小孩和一个老人的故事,时间上,他有的时候把这个人的一生,(当成)就像一天一样。真的是瞬间,时光就这样流逝过去了。我在写剧本的时候,突然觉得生活已经走到了这个时间段,或者说这个年龄段。我是93年到北京来上大学,再过三年,可能就20年过去了,这20年对我来说,也真的像是一天,或者一瞬间一样,我没有太多去回味。所以,这个剧作就通过镜头把我从懂事起,我感受到的,我的生活、生命里,所有周围的一切都融入进来。比如有一场奔丧的戏,它就是这样的气场,这样的声音、感觉。当我写到这的时候,我就感觉到那种痛,但是单独看这个长镜头是不会有太多情感的感受,没有看长片,很难从感觉上去理解这个东西,你现在只是看到了几个简单的镜头。这几个镜头中,最难的就是拍摄奔丧场面。大家都知道当地的一个奔丧的习俗,他们都是普通人,完全没有感觉你们在拍电影,因为平常就是为人家在奔丧。你跟他去讲,我要这个里面诸多的控制,怎么做,最后一个情感怎么呈现出来。他不管,他只管你说要我把这个棺材抬起来就走,走多远,走那儿停,他只管这个。所以,我这场戏只拍了两遍,拍完以后,我看了一下回放,当然还是有一些不满意的地方。但是我就说,OK,就是这样了。我要的东西,它已经在里面了,就行了。我不知道这样说,大家能不能理解。

凤凰网读书:今天,我们共同分享很多感触,既有以一种宏大叙事的角度去考虑一个电影人应该去表现什么样的内容的问题,又牵扯到一个用什么样的表现手段去表现需要表现的内容的问题。但抛掉这些理论性的问题不谈,我觉得在实践上,像姜老师拍的作品,有一点是和安哲在精神上暗合的,就是返回到自己的人生、生命的体验当中,去感受自己和自己的亲人,或者说自己和自己背负的一段回忆之间的关系。因为时间关系,今天活动已近尾声,最后我想向三位嘉宾再提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知道,看安哲的电影,其实是一件很辛苦,也很奢侈的事情。因为需要拿出相当长一段时间,有一个非常充沛的精力才可以看。如果能够给你只看一部安哲电影机会的话,你们会选择那部电影?

姜丽芬:我会选择《永恒一日》,我觉得看那个片子,我很有感受。

诸葛沂:最早打动我的是《流浪艺人》,可能我会跟学生看。但就像你说的,太奢侈,要有时间。

凤凰网读书:好,感谢三位嘉宾,今天我们的“凤凰网读书会”就到这儿结束了。非常感谢每一位来宾的到来,因为在这样的天气聚在一起享受一下午实在也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谢谢大家,再见。

(编者:曾宪楠)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哲罗普 洛斯的影像世界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