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凤凰网读书会第六期:给现代社会来几坨“冷”笑话

2010年06月09日 14:24
来源:凤凰网读书

奶猪在凤凰网读书会现场(图片来源:单向街书店)

《南瓜泡沫》成为《南方周末》官方名称

杨树鹏:家里面有《量词词典》的人学问不大,谁的学问大?任何的话到你这儿,她全可以用她的方式表达出来,很普通的一段话,放在她那儿,她就把它改成她的方式,她的语法,我们可不可以请你用你的语言念你的书?

奶猪:其实就是念书对吧?

杨树鹏:对。

奶猪:标题《好像怎么说都不对》。带熊总外出就餐--永盈茶餐厅,也就是侯耀文曾经战斗过的“生利茶餐厅”。一坨东北壮男砸场,全场寂静。壮男怒吼一声,熊总跟随怒吼一声。(这坨不学好的……)我怒曰:不准闹!再闹打你了!全场皆惊,转头。壮男亦转头。我解释:我骂的是狗。

杨树鹏:你念的时候,比你平时说话还要拘谨。你平时说话要生动很多,全是大量的生造词,模拟那样的方式,再给我们念一段,好吗?

奶猪:主要是没有台词。

杨树鹏:她平时说话,有很多词都是我们靠猜,才可以明白的。我们再看一段。

奶猪:标题《威尼斯电影驻中国校对》。其实,应该加上“驻中国最好校对”。纪录片导演黄文海新片,中文名《我们》,入选“威尼斯电影节”地平线单元,英文名为《Women》。最后,这坨片片被传到国内,就被翻译成了《女人》。

杨树鹏:她把这些看上去很无聊的事,也说的特别好玩。

奶猪:还有这段《安心》的背景是我爸爸过世的时候,也是一件真事,我第一次参加葬礼,因为我好像还算我们家一坨文化的人,所以我负责来写花圈和挽联。一边名字下面应该是写“安息”,一边应该写“敬挽”--肯定是我爸爸来安息,别人来敬挽,但是我写出来的时候发现是别人安息,我爸爸敬挽。

杨树鹏:你写的全都是实事,发生在你身边的事。

奶猪:对,我写的全是我身边的真事,或者是我知道的真事。

杨树鹏:海鹏写的全都是假的。

李海鹏:我给袁蕾提供一个博客。

杨树鹏:只有一个,你还好意思说。

李海鹏:挺有意思的事。有一次,我看电视,一个农妇在那儿接受采访。农妇说我在田地摘玉米的时候,又打雷,又下雨,一个雷把我劈到了,然后治疗了一段时间就好了。第二次我在田地里摘苹果,又下雨,又一个雷把我劈倒了,好容易又好了。去年我在田地里干什么呢,突然间又刮风,又下雨,又打雷,我就害怕,可别又把我劈倒了,果然一个雷又把我劈倒了。

奶猪:就是这个事。

李海鹏:你刚才说的特别对,她平时说话会用“我”这个词。一开始的时候,我根本听不懂,基本到现在,我也分不清她说话哪一段是真,哪一段是假,哪一段开玩笑。我记得有一次,原来《南方周末》的文化总编--我大学老师的同学,年龄应该不小了,他也说“您丫”、“一坨”,我当时就考虑这是怎么回事?我特别不适应。后来我就发现她就是这种性格,她坐在这儿是特别弱、特别亲和的一个人,但是后来我就开玩笑,她就是该死狮子座的性格。但是你确实得承认这一点,在《南方周末》,我发现我不说,但是他们都说“一坨”、“您丫”,全是这种。

杨树鹏:后来拓展到整个“南周”都这样说话,“你这坨片子还挺好的”,“你这坨片子不怎么样”,全都跟我这么说。

李海鹏:后来这个事真变成正式的《南方周末》语法了,我发现有一个“南瓜院线”,我不太了解,是我走了之后的事。《南方周末》在各个大学,有一些电影放映的地方,叫“南瓜院线”,“南瓜”肯定她发明的,她管《南方周末》叫《南瓜泡沫》,这话就成了官方语言,其实我自己也不太了解。

[责任编辑:曾宪楠] 标签:读书会 现代社会 笑话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