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孙皓晖靠想象力丰满《大秦帝国》 追求精神本位

2012年06月28日 16:46
来源:中国新闻网 作者:王小柔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孙皓晖,出生于1949年,曾任西北大学法律系教授,获国务院首批特殊津贴的专家。《大秦帝国》《中国原生文明启示录》作者。1998年后,辞职专事写作长篇历史小说《大秦帝国》,其中第一部《黑色裂变》入选中宣部第十届“五个一”工程奖。

【采访手记】

《大秦帝国》是近十年最畅销的长篇历史小说。洋洋五百万言,六部十一卷,将战国后期齐、楚、燕、秦、韩、赵、魏七国群雄并起的历史苍劲地铺展开来,描绘了近200年的战国风云与帝国生灭。近日,世纪出版集团文景公司又推出《大秦帝国》全新修订版。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就看过《大秦帝国》那套书,当时好像是河南文艺出版社出的,也是好几本,那时候就想,作者对于我而言是个谜,浩瀚宏大的历史铺陈在一个现代人的大脑里,是何等壮观的事。他脑中风起云涌,身边的世界却寂静如常。

作者孙皓晖是著名学者、作家,六部十一卷的巨著《大秦帝国》是孙皓晖先生历时16年的心血力作。从不轻易赞人的南怀瑾先生对作者给予高度评价:“孙先生这样的学者独立而不倚,了不起。孙先生的巨作站在自己国家民族的立场上,有名有据,超过这八九十年来的一般历史学家。”

从大处看,该书将战国时代的格局变化梳理成了一条简明的线。从细处看,小说里包含了大量的各类知识。历史典故、农业生产、商业活动、风俗习惯、礼法制度、国家法令、先秦军事、实用技艺、水利工程、天文地理、阴阳卜卦、诸子百家、部族民族、地域特色、器物名产、古代游戏、民谚格言等等琐细的知识点都有涉及。

随着《大秦帝国》的再版,这位作者又一次成了受关注的人物。

靠想象力丰满历史

新报:目前市场上充斥着大量历史题材的作品,很多是在历史上雕龙画凤,您给这些历史小说分分类。

孙皓晖:《大秦帝国》是一部精神本位的作品。没有新的文明史观,就没有这部作品。中国历史小说的创作,最主要的问题是两方面:一是创作理念的阴谋化、卑俗化,二是历史观的陈腐性。技术层面的问题也有,譬如学问功夫等,但不是主要的。历史小说的轴心内容,在于政治生活。而我们对政治生活的理解,太片面,无阴谋权术不成政治,无宫闱秘史不成人物。这样的历史小说,完全是作者基于所谓“发掘人性的阴暗面”的理念导致的。

新报:有人说《大秦帝国》是您数十年来对中国文明史思索的结晶,您自己怎么看?

孙皓晖:《大秦帝国》如果能激起读者对战国精神与战国性格的重新思索,对“大争精神”和“阳谋”风格的重新审视,对中国文明正源和秦帝国千秋功罪的重新评说,那么,我的努力就没有白费。

新报:您为什么选择小说这样一个题材,而且用了16年时间去写一部小说,而不是像其他的历史学者一样,出一本关于秦史的专著之类的?

孙皓晖:任何历史通过史料呈现给我们的都是风干了的历史,有结局,有一系列的骨干人物、主要人物,大量的社会人口是不会被写进历史的,在通常的情况下用历史学的研究方法或者考据方法不可能把这些问题全部复原成活生生的链条和活生生的血肉体。之所以写历史小说,因为秦帝国灭亡以后它的史料缺失太多,如果我们从法律意义上去说的话,对于它有利的第一手证据全被淹没了,全被烧毁了,后世基本上很少,最系统的一套证据就是司马迁写的《史记》里面所有的相关篇章,这些东西里面记载的肯定又相对简单。

新报:历史小说就是把风干了的人物和各个历史断点连接上?

孙皓晖:依靠我们的想象力,依靠我们的推理以及若干考证等等,把它丰满起来,这就有利于展现一个完整的、空前的秦帝国形象。所以说《大秦帝国》用小说的方式去写,不是企图逃避历史学家的批评,而是说恰恰愿意把我们所认定的历史框架呈现给历史学家。

读更多的书推理历史

新报:您书中秦部族在立秦国之前的那段历史到底有什么史料依据呢?

孙皓晖:其实史料很少,但仍然是有的。比如很多人对于《秦本纪》没有仔细地读过,《秦本纪》上点点滴滴记录了秦人曾经走过的痕迹。从考古意义上,或者从旅游意义上我们到天水那个地方看看,我们对秦人那个时候的生存状态就会有一些想象和认识。

新报:您平时看很多书,是为了推理历史?

孙皓晖:我看中国所有实用性的名著,比如像《太平广记》,怪诞传说的书,还有各种各样的书,包括财政史、民政史等各种领域的专史和考据史,尤其是中国四大古典实用名著——《齐民要术》、《天工开物》、《梦溪笔谈》和《水经注》。像《水经注》几乎是古代的“话说中国大小河流”这样的一部书。任何一条河不但说起源、归宿、流经途径,而且附着该途径各个地段的历史故事,都是考据型的,文字也奇诡俏丽。这样我们结合《二十四史》看一看,假如你有历史想象力的话,我觉得这个断点不难弥合。

新报:今年年初您的新著《中国原生文明启示录》出版后引起国内对原生文明概念的热烈探讨,您是怎么想起写这样一部被称为理论版《大秦帝国》的作品呢?

孙皓晖:《大秦帝国》从2001年开始陆续出版,到2008年出完。出完以后,我从去年开始把前边我对文明积累性的思考写成了四本书,其中《中国原生文明启示录》三卷,这一套书专门揭示中国前3000年文明史,因为我认为前3000年是中国文明的根基。另外一本书是专门讨论秦文明在中国历史上的文明地位的,所以叫做《中国文明正源新论》。

没有战国的战国时代

新报:包括贾谊的《过秦论》等都在探讨秦亡和六国灭亡的原因,您似乎跟他们的观点不一样?

孙皓晖:我在《大秦帝国》的后面分析秦亡的原因,是以往被大家忽视了的两个最基础的方面:第一个,它的直接原因是它的突然政变,突然的恶性政变对政权的摧毁作用;第二是它的偶然性,一系列偶然因素的聚合。此外还有一个基础的原因,就是当时历史的惯性,这个历史惯性在秦亡问题上从来没有被人提出过。

新报:大秦说灭就灭了,很诡异。

孙皓晖:从西汉开始,所有的农民起义至少酝酿数十年至一百年以上,没有一场小小八九千人的暴动能够在几日之间天下响应。秦末天下起义的迅速程度是全世界唯一的。

新报:您一直说大秦的人有战国思想?

孙皓晖:秦时代还有很多令人震惊的现象,我们应该分析它的根源到底在什么地方。秦亡的原因就是秦帝国的末期到秦始皇死的时候整个社会还是战国时代的一群人,战国时代的人在起决定作用,他们都是战国时代的思维方式。战国时代思维方式最大的特点就是天下问政。这也就是刚才说的历史的惯性。

新报:这方面似乎确实没有人注意到。

孙皓晖:在那个时候完全是一个没有了战国的战国时代,对这一点我们的历史研究从来没有注意过。我不是说这是秦亡的唯一原因,或者最主要的原因,而是一个从来没有被我们注意到的原因。

 撰文 新报记者 王小柔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孙皓晖 《大秦帝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