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伊沙 还原诗人曹操

2013年05月27日 09:25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永熹

用现代文明观重述一个传统故事

新京报:写这本书时,其他作家的历史小说对你有没有影响?

伊沙:没有。首先,在我这部《曹操》之前,尚无一部严肃的关于曹操的长篇小说——如果有了,写得很好,我可能就不会写了,因为“填补空白”的意义将不复存在;其次,中国当代的历史小说中还真没有一部让我觉得可以认真对待的,我不是没有读过,我发现:中国写历史小说的,似乎都不怎么像文学家,更像历史爱好者,语言水平相对较低,令我这个对语言比较苛求的诗人小说家完全读不下去,这样的东西不可能对我产生影响。

新京报:全书是从曹操的视角以第一人称写的,所以有很多曹操的心理描写,但你在叙事的时候似乎加入了一个“死后的曹操”的视角,加入了很多思省,为什么要这样写?

伊沙:我称之为“亡灵叙述体”,即站在天上亡灵角度所展开的叙述、议论和抒情,而非简单的第一人称——其实我的每一部长篇都有一点形式上的小革新,譬如,《黄金在天上》的“多人物接力叙述”。首先,我想打破传统历史小说那一套,似乎就是讲讲历史故事,基本上是古代章回小说的现代版本,现在已经是全球化的21世纪了,不能再用小米加步枪了,一定要写到人物的思想、心灵和灵魂中去,一定要确定一个现在的立场,用现代文明观来重述这个传统的故事。

新京报:能否解释一下“用现代文明观来重述传统故事”?

伊沙:就是说曹操的讲述不再是一个封建社会的帝王将相的讲述,而是一部现代历史小说的叙述者,他的思想和意识无不带有当今的色彩。

新京报:你想在书中塑造一个立体的曹操的形象——作为一个乱世中一步步往上爬的一方霸主,曹操既有坦荡、重情重义的一面,也有小心眼、偏执的一面。你觉得世人对曹操最大的误解是什么?为什么会有这种误解?

伊沙:我在书中借曹操之口多次提到“屁股决定脑袋”这句话,意思是立场取代了思考,据说,曹操这个白脸奸臣的形象起源于南宋抗金的需要,在戏曲作品中用曹魏来隐喻北方的金国,不承想从此定型,甚至取代了历史本身,即便曹操有不少缺点,容易为世人所诟病,也并非其个人原因落此历史下场,他完全被一个民族丑化、矮化、妖魔化了。

还原一个作为诗人的曹操

新京报:世人对曹操诗人的那一面不够重视,而你在书中想要恢复曹操的诗人形象。

伊沙:我们虽为传统的诗歌大国,但却不敬诗神,别看世人老把李白、杜甫挂在嘴边,有几个想当李白、杜甫的?更何况被历史这个任人打扮的小丫头涂抹得乱七八糟的曹操,普通百姓大概从未意识到他是我们民族的一位大诗人,堪与屈原、李杜比肩而立,一般知识分子恐怕首先还是把他当做政治人物来对待,同时也认识不到其诗歌的价值以及对整个中华诗歌史的影响,我想借这部小说写出曹操诗人的一面:诗人的风雅、性情、神思、才华与灵魂,做一个弱弱地纠偏和还原。

新京报:那么在曹操的诗中,您最喜欢的是哪些?

伊沙:曹操好诗很多,我最喜欢的是《短歌行》和《度关山》。《短歌行》大家都很熟悉了,已经成为千古绝唱,其中的很多句子大家都能记诵,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等等。《度关山》大家可能没那么熟悉,但这首诗真正表达了曹操的政治理想,情感深蕴、气象阔大。

新京报:这本书写曹操的一生,共分三十六小节,勾勒出曹操一生经历的重大事件,其中哪些是让你最感兴趣的?

伊沙:他的失败更让我感兴趣(尽管他在政治上战场上的失败实在不多),因为在我看来一个大男人、大英雄一定是能够扛得住失败的人,所以我请读者一定留意“赤壁大败”那一章,看看曹操如何面对失败,如何吞咽下失败的苦果再从水里爬起来,我的《曹操》与《三国演义》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我会告诉你:曹操怎么想。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吴永熹

[责任编辑:吴珂] 标签:曹操 伊沙 诗人形象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