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钱理群、王人博、何怀宏、熊培云对话录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新国民·新国家·新世界——2013凤凰读书盛典暨新民说年度文化沙龙  主办:凤凰网·读书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新民说  时间:2014年1月5日  地点:清华紫光国际交流中心  第二场:“国家


    贺卫方:已经快五点了,我们不能再回答问题了。最后我们还是请每位老师就一句话再坚持把自己的观点稍微说一下,我们这次从最小的开始,熊老师。

    熊培云:既然谈胡适鲁迅,我用胡适的那句话送给大家——最首要的任务是把你自己铸造成器。谢谢。

    王人博:贺卫方教授误解我的意思,那个话我真没说过。完了。

    何怀宏:我相信王教授即使说过的话,也是在鲁迅的意义上说的,“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他,还是有希望的。我要说的话就是读鲁迅的书,听胡适的话。   
    钱理群:我们今天讨论鲁迅和胡适的关系,实际上还隐含了一个鲁迅和孔子的关系。我们这个民族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孔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胡适,好不容易有了一个鲁迅,虽然他们他们也存在重大甚至原则的分歧,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可能倾向于胡适,可能倾向于鲁迅,可能倾向于孔子,但不要把鲁迅和胡适之间的原则分歧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去看,有你无我,一个必须吃掉一个,一个必须吞掉一个。我们每个人都有倾向性,但不要把这个倾向性绝对化,某种程度上是可以互补的。鲁迅说过,千百年来我们烧了无数的木材,最后凝聚几块煤,这几块煤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孔子、鲁迅和胡适,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不要自己给毁了。郁达夫说,一个民族没有出现这样的伟大人物是民族的悲哀,出现了大家不理解他,而且互相糟蹋他,或者一个消灭一个,那是最大的悲哀。
 
  钱理群:我们今天讨论鲁迅和胡适的关系,实际上还隐含了一个鲁迅和孔子的关系。我们这个民族好不容易有了一个孔子,好不容易有了一个胡适,好不容易有了一个鲁迅,虽然他们也存在重大甚至原则的分歧,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或者倾向于胡适,或者倾向于鲁迅,或者倾向于孔子,但不要把鲁迅和胡适之间的原则分歧用阶级斗争的观点去看,有你无我,一个必须吃掉一个。我们每个人都有倾向性,但不要把这种倾向性绝对化,因为某种程度上他们是可以互补的。鲁迅说过,千百年来我们烧了无数的木材,最后凝聚几块煤,这几块煤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孔子、鲁迅和胡适,所以我们一定要珍惜,不要自己给毁了。郁达夫说,一个民族没有出现这样的伟大人物是一个民族的悲哀,出现了而大家不理解他,还互相糟蹋他,或者一个消灭一个,那是最大的悲哀。
 
  贺卫方:有一句话说,no conferences without differences,没有一个学术会议是没有差异的,学者在一块儿讨论问题,重要的不是达成一致,而是显示差异。差异才是多元主义的价值,正如世界文明也应有一些非常不同的特点,那才是非常可爱的世界。
 
  20世纪过去了,福山所说的“历史已经终结”我们不一定赞同,也许历史还会反复。人类经常说我们要汲取历史的教训,仿佛历史就是一个历史学的老师,经常对我们的人生提出告诫,但是人类最不幸的就是从来没有汲取过历史的教训,从来就是不断地重演自己的悲剧,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今天讨论这类话题。
 
  让我们回顾一下我们的先哲们,无论是胡适还是鲁迅,他们都是对我们这个民族来说特别重要的伟人,无论从思想、文学、文化的各个方面来说,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大师级的人物,对后来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们在今天对这样的历史人物进行再思考和梳理,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想象着我们的未来,以及我们要朝哪个方向走,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2013凤凰读书-新民说 年度文化沙龙实录】
 
 
 
 
 
 
 
 
 
 
 
 
 
 
 
 
 
 
 
 
 
  第二场:“国家”中的“国民性”——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

  主持/贺卫方

  嘉宾/钱理群、王人博、何怀宏、熊培云

  时间:2014年1月5日14:00-17:00

  主题阐释:

  近世中国有两个关键词:新国家与新国民。如何建设新国家,如何塑造新国民,以及二者之间的纠葛,一直是中国思想的核心。

  而胡适和鲁迅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人物。因此,以胡适和鲁迅为中心展开,将“国家”中的“国民性”作为切入点,纵论“新国家”与“新国民”的关系,“国民性”于“新国家”建设的意义与价值,以及如何构建现代中国、塑造现代公民,对于现世中国而言,意义重大且深远。

相关专题: 2013凤凰读书·新民说·年度沙龙   2013凤凰读书·新民说·年度沙龙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年度沙龙 新民说 凤凰读书 鲁迅 钱理群 王人博 何怀宏 熊培云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