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亮亮谈廉政公署:香港廉政是如何炼成的

导语:“死刑并不能阻吓贪污犯罪的发生,因为只要有高利润在,杀头的生意总会有人做;而‘逢贪必被抓’则属那种肯定赔本的买卖,不会有人做,所以,反贪机构的关键是要做到对腐败‘零容忍’。”香港廉政公署专员汤显明如是说。帕特里克多贝尔曾在《一个国家的腐败》中认为,腐败是人类状态的一部分。当我们的国家开足马力前进,陶醉沉迷于“盛世”梦时,其实更应时刻关注着“腐败”——这个如影随形的部分。本期“书声”专访著名时事评论员何亮亮,为您解读香港如何反腐肃贪,锻造全球仰视的“廉政品牌”。 [详细]

分享按钮
正在加载中...

    关于本书

    作者何亮亮从内地移居香港近20年,对于香港的法治及文明程度有着深刻而直接的感受。为了写作本书,他对香港廉政公署进行了多年深入持久的观察与分析,搜集了大量难得一见的资料。本书以香港廉政公署成立以来的社会发展为背景,以廉署所成功侦办的多起惊心动魄的大案要案为经纬,全面揭示廉署的历史和作用,读来饶有趣味又发人深省。一书在手,可以了解在香港这样一个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为什么廉政程度如此之高,可以明白为什么廉署使贪赃枉法者闻风丧胆。 [详细]

    关于作者

    何亮亮

    何亮亮

    凤凰卫视评论部副总监、时事评论员,香港资深媒体人,多所大学名誉教授。新闻触觉敏锐、选题精准、评论深刻、立论公正、言辞明快,关注网络民意与国际媒体,受到许多观众的喜爱。主持的节目有《时事亮亮点》、《腾飞中国》等,著有《八面来风》、《江泽民时代》、《俄国新总统普京传》、《第三次海湾战争》等。

    关于“零容忍”

    在透明国际于2011年年底公布的全球清廉指数排名中,香港在183个国家和地区中列第12位,在亚洲居次席。同样是去年年底,香港廉政公署针对贪污容忍度进行民调,市民给出的平均分数是0.7——10分代表最大容忍度。这一数值,为10年来最低。

    在香港廉政公署审查贪污举报咨询委员会主席施祖祥眼里,“零容忍”是一种态度:“今天你是小,慢慢大的时候你就不觉得大。贪污就是贪污,小也是贪污,大也是贪污。”廉政公署前副专员郭文纬也曾表示,无论是大贪还是小贪,“100元、10元,甚至1元都要处理”。 [详细]

    书籍要点

    家喻户晓的标语“香港优势,胜在有你和ICAC”

    “香港优势,胜在有你和ICAC”深深镌刻在港人心中

    在一个高度规则化和法治化的社会,你很难在街头看到痰迹和烟头,更难在墙上看到刷糊的标语口号——自觉的民众并不需要座右铭式的提醒。但是,有一则标语却几乎在香港家喻户晓。

    警察腐败促使廉署成立

    如果廉署请你喝咖啡,那你要当心了!

    在香港,如果廉署的人士要请你喝咖啡,那你可要当心了,这不是一件好事。“廉署请喝咖啡”,意思是廉署要请人协助调查,也就是被邀者已经被列入廉署的调查名单了。可见廉署在香港社会令人敬畏的名声。

    人物:屡受恐吓的主审法官

    “开审不久,我就收到第一封匿名信,内容写在信封上面,语带恐吓成分,要求我一定要重判葛柏,否则对我不利。”审讯葛柏期间,杨铁梁称,曾接连收到匿名恐吓信。不过在他来说,理性而公平的审讯十分重要。

    前途:选举政治时代考验廉政公署

    这香港现在主要还是一个社会的问题,社会贫富悬殊,财富过于集中在有钱人的手中,年轻人上阵的机会少了,这个是香港社会问题,认为香港还有一个对包括廉政公署对香港的施政、整个政治文化有一个新的冲击。

    ”反贪的关键不是“严惩重判”,而是做到“逢贪必被抓”

    死刑不能阻吓贪污,关键是要做到“逢贪必被抓”

    廉政专员强调,反贪的关键不是“严惩重判”,而是做到“逢贪必被抓”,因为只要有高利润在,杀头的生意总会有人做;‘逢贪必被抓’则属肯定赔本的买卖,不会有人做。所以,关键是要做到对腐败‘零度容忍’。”

    破获“海托案”致东南亚金融动荡

    廉署使香港成全球最廉洁城市之一 其他城市仿效

    多年来,廉政公署致力打击贪污,使香港成为全世界最廉洁的城市之一。一些地区及国家的反贪污部门仿效香港,如澳门廉政公署、台湾廉政署、韩国国家清廉委员会、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廉政公署等。。

    特写1:学运催生的廉署高层

    葛柏潜逃离港的消息一出,香港社会立刻掀起一场激烈的反贪运动。“学生会门外都贴满了大字报和剪报,近千人参加的迎新营里,整整一个星期的活动,大部分都是关于‘反贪污、捉葛柏’。”反贪运动持续了大半年,直到1974年初廉署成立。

    特写2:“第一代保护证人组”的首次行动

    “他不喜欢我们逗留在他家里,我们只好守在屋外。有我们‘跟随’左右,他很放心,轻轻松松地去逛街、吃牛扒。”他们在寒冬里不分阴晴,24小时轮班执行此任务,历时三个多月之久。牛扒没有他们的份儿,北风却吃了不少。

    part01廉署成立前消防队要收茶水钱才救火

    凤凰网读书:香港为什么说是全球第一政治清明乐土?

    零容忍是一种态度,这种态度或者说也是一种社会的共识,人会普遍认为这种说法,这点我想在香港确实情况是如此,虽然香港零容忍不等于是,零容忍是一种态度,零容忍不等于说就没有贪污腐败,但是香港确实贪污腐败的情况不严重,比较少,这是因为一方面是因为有廉政公署,同时也因为廉政公署他其实是一个更大的我们说是一个大的政治环境和一个大的法制环境的产物。警察,特别是警方,香港的警方当时警方还是管消防队的,这些部门普遍的存在腐败的情况,他们说收茶水钱,这名字比较好听,不那么恶心,也比较好收费,你向警察报案警察要跟你就是一个潜规则,你得给他茶水费,最恶劣的是消防队你去报火警,他消防车开来了先收茶水费,他才去救火,那么这个就造成了老百姓的积怨,

    part02人民最痛恨的是执法队伍的贪污和腐败

    当时港英当局他们从几个方面着手,一个是其实从60年代后期他们已经开始做,比方说建公屋,多建公屋让下层的市民有地方住,安居立业是最重要的,人能够安居乐业他就不会闹事,还有就是广开教育,让更多的中国香港本地的人能够有进入大学的机会,也能够参加公务员的考试,同时开始研究如何从打击警方的腐败着手,开始整个公务员队伍廉政的建设,因为人民最痛恨的是执法队伍的贪污和腐败,特别是警方,所以英国人港英当时就考虑就决定做一个制度上的,我觉得这是一种制度创新。

    part03高薪养廉不仅是高工资

    我觉得公务员方面做的双管齐下,一个是高薪养廉,一个是廉政建设,因为你光有廉政建设,如果公务员的待遇偏低的话,他必然要去做,他日常的生活费他都不够用,你就逼着他要去寻找一些灰色的不合法的收入,所以就所谓高薪养廉,那么高薪养廉我有这样的一个体会,高薪养廉不能集中在一个薪字,高薪养廉其实是一整套使用人才和善待人才的制度,他不仅是工资,工资而且不可能是一下子提的很高,逐渐提高工资的同时,比方做警务人员,他有一整套的为他们提供福利的办法,比方说其实警察他本来就有宿舍,但是可能不够,他就建更多的警察宿舍,只要你在职,你单身可以住单身宿舍,那么有家庭的可以申请住有家庭的宿舍,医疗、子女的教育、警察的休闲娱乐,各方面都给你考虑到了,然后有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升级制度,加薪、升级还有退休制度,这一整套的制度建立以后警察他后顾无忧,他有了比较好的待遇,那么这个比较好的待遇就是高薪养廉,就使你没有借口,你不需要去贪污。

    part04香港官民关系:“怕老婆也不怕官”

    当时开玩笑的就是我怕老婆但是我也不怕官,意思说什么呢,官他不会找你麻烦,他也不怕官,官是广义的,对吧,包括警察也是个官,所有的公务员,官你要是敢欺负我,我能检举你,检举你之后让你吃不了兜着走,那么我想这样的一种官民关系本身后来我就很有兴趣,怎么会形成这样的一种,因为比方说从内地来的人就会对这样一种民不怕官的这样的一种群众心理会觉得很好奇,怎么会不怕官,一方面他后来想民为什么要怕官呢,民就不应该怕官,官是为民服务的,香港特区政府整个体系实际也包括廉政公署,他是为公众服务的,那为我服务我为什么要怕你呢,是吧,当然为我服务不是说你要拍我马屁你要取悦我,那这是一种比较合适的状态不是说香港没有矛盾,香港有矛盾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就官民关系来说,就政治政府的管制来说,就警民关系来说,还有就廉政建设来说都还是做的比较好的。

    part05廉政公署是不可复制的

    廉政公署他很有意思,他只在香港取得了成功,第一,我们大致范围看,英国人在世界上很多殖民地,只有香港建立了廉政公署,其他地方并没有建立,比方说印度,曾经是英国在海外最大的殖民地,英属印度是比现在的印度还要大的一个大殖民,英国人在那里建立了全套的政治法律体系,但是没有建立廉政公署,现在的英属当时的英属早就是独立国家,现在印度的司法腐败仍然是一个严重的问题,就可见并不是说英国人统治过的地方,其实英国统治过的地方还只有香港做的最好,包括香港的城市管理也比英国本土做的好,这就是现在英国人都觉得很惊奇的。

    part06“宁静的革命”:香港逐渐形成现代化社会

    凤凰网读书:廉政公署他有一个宣传歌叫寂寞的革命,歌词说这是一场静静的静静的要起来的革命,你怎么看这个比喻?

    港英当局我觉得他们还是比较聪明的,就是为了防止革命,他们用一种宁静的革命的形式,就是从制度上来做一个创新,因为其他的英国殖民地就没有廉政公署,唯独香港有,而香港有呢也是因为殖民当局看到了香港他是一个华人社会,香港紧靠着中国大陆,如果在香港发生革命的话对于英国的殖民统治会是非常不利的,各种形势交错最后导致了这样一场所谓宁静革命,就是建立了廉政公署。

    part07廉政公署头上的“紧箍咒”

    我觉得香港这个环境来说政府其他的执法机构、民众和舆论他对廉署都是一种制约,这个制约使他在一定相当大的程度当中使这样的一个独立的隐秘的机构它不能为所欲为,另外从体制的社稷上来说,当年的英国人,英国人应该说在法律上面是有他们的特点和他们长处,他留了一手,是个很大的权利,执法机构的什么权利他都有,他的权利比警方还多,他惟有一样权利他没有,也不能给他的就是起诉,抓了人你必须起诉你才能定,不给他起诉权,起诉权是留给律政司的,那么律政司对廉政公署交来的案件不是100%都起诉,比例比较小,总会有若干案件。因为律政司都是一些高层,都是一些高级律师,他能够看出你这个起诉就你准备起诉的最主要是罪证有哪些是不足的,你给我再补充,补充完了再做,补充不了我就不起诉了,这个案子就白做了,这是就是起诉权。

    part08警方和廉政公署的关系天然紧张

    凤凰网读书:当一个社会他完成了民主的转型,廉署也要随之转型,他因为觉得权利必须要受到制约,要不然迟早会出问题,您觉得呢?

    权力必须受到制约,公权力必须受到制约,执法机构必须受到制约,这一点是肯定的,这应该是规律。但是具体就这个案件来说他值得关注的地方其实还是在于所谓警廉的关系,就警方和廉政公署。警方和廉政公署的关系天然的就是比较紧张的,因为廉政公署最早就是为了查出警方的内部的腐败案而设立的,所以香港警方即使现在的警方跟40年前的警方可以说是完全不一样,无论是素质或者是警方内部的,但是其实还是有问过警方,警方的人对廉署有一种天然的,他们把廉政公署的人叫老廉,这个老廉听起来是有一点,虽然从名声上来看没有什么负面的意思,但是实际上是他们对于当警方说老廉的时候是有点不屑有点不满的口气。

    凤凰网读书:像您书中还说到他们有的时候获得一种称号叫现代东厂,这个可能有点夸张,但是可以反映出您刚刚说的酷吏的作风。

    东厂、西厂这个都是明朝皇帝,其实历代皇帝都有类似的机构,只属于皇帝的,我觉得这是皇权、专制制度的产物,他不对老百姓负责,他更不对法律负责,他只对皇帝负责。皇帝用他来查抄贪官,肯定有这方面的任务,但是皇帝也用他来监听自己的部下,皇帝用他来监听社会上、江湖上有什么不利于皇上的言论和行动,然后他们有皇帝的命令有圣旨,他可以随便抓人拷打,这点实际上说东厂,甚至后来中国的一些特别包括民国时代的一些国民党的那些中统军统之类的,都有这样的影子我觉得。但是廉政公署他是在西方法制文化的背景下成立的,这个制度他所依据的制度他整个的文化,包括这些廉署,这些从他们的高级首长一直到他们基层的办案的这些调查员,他们接受的教育、他们的法律观念都是西方的。他们可能都还不怎么知道东厂,未必,所以这个就受西方教育他们可能就英语都比普通话说的好,所以这是一个不恰当的比喻吧。

    part09内地不健康风气侵染香港?

    凤凰网读书:内地一些不太健康的风气甚至是价值观会感染、侵染到香港,然后使香港对腐败的免疫力会降低,您怎么看这种担忧呢?

    这种说法我也听说过,我觉得香港先这样看,香港的官场文化也包括香港的廉政文化特别是今年以来是受到了挑战,但是我觉得跟大陆没有什么大的关系,为什么他是自发,他是自己内在产生的,那么同时给廉政公署也提出了挑战。

    part10何亮亮:曾荫权的问题属于“格调不高”

    那么还有曾荫权,曾荫权这个问题比较大,大在什么地方呢,他是廉政公署的顶头上司,那么曾荫权的问题其实我现在我们看到揭发材料也没有涉及到直接的贪污腐败,他都是属于什么呢,我觉得是属于他格调不高。作为香港的特首,作为年薪超过千万的高级首长,他的收入比美国总统英国首相还要高,他没有理由去,他不需要贪小便宜。问题是他贪小便宜,他去乘坐富豪提供的私人飞机的服务,当然不是他一个人坐。那么我们这样说好不好,曾荫权他作为香港的特首,以他自己的收入,他买一张从香港到巴黎的头等舱,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只是他的收入的几千分之一,是完全他花的抵不上一个平民百姓我要买张机票可能是我半年的工资,那我当然得考虑值不值得,是吧,那他完全他绝对有这个能力他超过这个能力,可是他为什么还要贪小便宜,去坐富豪给他提供的,他有个几次,一次到泰国曼谷还有一次到东京,那么到东京那次被媒体揭露出来,他的处理是更可笑,他说我付了我向主人,主人让我坐这个他的飞机,富豪的飞机飞到东京坐这个飞机回来,我就付了从香港到东京的商务舱的机票的钱,大概七八千块钱。那这个媒体就狂攻他说第一私人飞机是一个波音他只坐几十个人,几十个人分摊的话一个人十几万,你一定要算,你得这样算,不是算你坐商务的航班,商务舱还不是头等舱,不是那样算的。问题是这个事情本身曾荫权在法律上没有错,因为没有规定特首不能够这样做,也没有规定说特首做了私人飞机之后他该交多少钱,他交了钱等于他也是一种弥补的动作,只不过他弥补使得媒体更加愤怒,你还不如不弥补。

    part11选举政治时代考验廉政公署

    香港现在的问题我想主要还不是法制的问题,香港现在主要还是一个社会的问题,社会贫富悬殊,财富过于集中在有钱人的手中,年轻人上阵的机会少了,这个是香港社会问题,认为香港还有一个对包括廉政公署对香港的施政、整个政治文化有一个新的冲击,就是香港现在进入了选举政治时代,今天9月1号,9月9号香港就要举行立法会选举,这个立法会选举是产生70名议员,其中有40名是全民直选的,这比例比较大了,所以香港选举气氛很浓。然后2017年香港这是北京已经同意的,香港全民直选产生特首,2020年香港全民直选产生立法会的全部成员,也就是说香港正在步入台湾的的后场,所有的工作人员要民选产生,民选产生会有对政治对香港社会的冲击是很大的。

    作为我们的内地的公民我们还是特别希望能够从香港那获取一些关于反腐败的一些经验,我觉得是不是都很值得内地去借鉴去学习呢?

    我觉得这有很好的参考价值,高薪养廉我想我注意到其实内地也在讨论,现在也没有一个共识,但我觉得这是一个真的是值得研究的一个制度,其实现在已经开始有一些了,就说大家不想当公务员,对吧,就是因为公务员待遇好,如果说在公务员好待遇当公务员光荣,那么在这个同时也有对公务员的操作性的监察的制度,这是一旦你犯了事,你做了违法违背的事情,你的公务员的前途你就毁了,这叫双管齐下。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