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内心的就是先锋的——沈浩波诗集《命令我沉默》读评

2013年06月21日 15: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子梵梅

沈浩波说,希望读者能从二元之外去看多面性的他。事实上,抛开由于公开出版无法收录其中的那部分,这本跨度十五年的“沈浩波诗歌总集”,谈不上有几个面,它们明显的共性是:尽力脱去修辞的外衣,使用口语和细节,直接袒陈内心(内心归于上半身还是下半身,这是一个有意思的问题)。一旦看到这个点,对他的全部辨认、区分和辩解就可以免却了。

我说尽力,是指他还不够狠,还没有一锤到死,还没有直接见肉,还免不了技术修辞,《蝴蝶》即是隐喻和抒情的产品。但是,隐喻不是坏事,它是一首诗的基本手法,隐喻使细节的叙述得以实现其美德。颗粒太粗糙,神经太大条的直白,都不是诗歌本身的秉性。

这本集子没有按照作品写作的时间顺序排版,一路读下来,写于90年代的和写于21世纪的,基本分辨不出来。为此,我特意把最靠近现在的2012年新作重读了一遍,结果是,我看到了一个不折不扣为内心写作的人,而他这样的状况已经持续很多年了。这说明什么?一个连贯性和一致性的沈浩波。

所以,这本《命令我沉默》,将会让读者完整看待和重新对待沈浩波。

我不想说沈浩波现在的写作是改邪归正,因为“一把好乳”和“淋病”那一类写作怎么就叫邪呢?从《心藏大恶》到《文楼村纪事》,再到《蝴蝶》和此时的《命令我沉默》,其实是一声再一声越来越具体的向内心交代的喝令,是一条互为交合和渗透、心迹一致的轨道。

一定要区分的话,他的形象分水岭确实是在纪实诗《文楼村纪事》推出之际,接着是《蝴蝶》效应,最后以《命令我沉默》和盘托出一个时代洪荒里对现场、细节和真相汲汲追求的人。

“命令我沉默”,我愿意理解为沈浩波对自己的喝令。这里面迸发的力量,没有挣扎,也没有伺机求解脱,而是收集、释放,再收集,再释放,是一个畅快的过程,是多声部(生命的、技艺的、内心的、现实的、历史的)归于一声:内心的。

然后我想说的是,他其实有很强的免脱不了的“文人气”,这“文人气”是用来区别于那种“人渣式”的叫嚣和“群氓式”的鲁莽,毕竟他师出有门,来处清晰。尤其在读了《我在你和神之间》这首诗,以及2012年度作品之后,我的脑子里有了鲜明的论断:多年来以诗歌江湖下半身形象出现的沈浩波,掩藏着他的周正和柔软,包括作为人子承担各种身份时的各种柔软。这很意外。

“回到我的庸常的,鲜血流尽的生活,回到对自我的逼视。”(沈浩波语)这个被指带来“诗歌之死”的人,在自己的诗里活得生鲜、真实,不管他愿意不愿意,人们必会通过这本集子,颠覆之前对他的认识,修改他在他们那里的形象。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沈浩波 《命令我沉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