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贾建飞:评欧立德《乾隆帝》


来源:共识网

人参与 评论


在欧立德笔下,乾隆对满洲因素的强调还体现在他对满汉关系的处理上。

作为一个由边疆少数民族建立的王朝,如何处理不同族群尤其是满汉间的关系对于清朝的稳定至关重要。早在努尔哈赤时期,就强调“满汉一体”和满汉平等。如前所述,乾隆也希望维持各主要族群间的平等发展,尤其是要达到满洲精英与汉族文人之间的利益均衡,既要保证满洲人自身作为征服精英的特殊利益,又要保证让汉族文人进入管理阶层,强调民族和谐的重要性,这就要求乾隆等清朝统治者必须在民族排斥和民族融合间维持平衡。但是,欧立德在本书中一针见血地指出,乾隆的所作所为一直都是有利于满洲人的。实际上,满汉平等在清代只是一种人为塑造出来的想像。譬如,清朝统治者通过设置满城、汉城,人为将满人和汉人分开;满人通常享有比汉人多得多的财政和经济上的资助和不同的司法体制;满人几乎无需从事生产活动。而在乾隆时期满洲八旗遇到了日益恶化的生计问题后,乾隆做出的“出旗为民”的选择也是牺牲了汉人的利益,而由满洲八旗顶替其缺。这说明,虽然八旗生计问题本身是经济问题,但是,乾隆对此的解决却参杂了明显的族群因素,以此来确保满洲八旗作为统治民族的利益。雍正其实亦有此念,但是雍正顾及到汉人的想法,担心失去汉人的拥护,因此并没敢这么去做。乾隆则做出了雍正不敢做的选择,其对满洲八旗的偏袒和维护并强化满洲人民族特性的想法可见一斑。

然而,虽然清朝诸帝王尤其是乾隆对维护满洲人的民族特性非常重视,但是,最终事与愿违,自乾隆时期开始,满人受到汉人的影响却越来越为严重,尤其是其人口日益增加和不事生产导致满人的生计问题日益突出,因此而受到无论是数量还是经济地位更高的汉人的影响,对汉人的日益依赖最终导致满洲语言、文化等逐渐失去市场,满汉融合日益严重,最终导致了所谓的汉化(欧立德更愿意称之为“涵化”acculturation)。其实在某种程度上,乾隆之所以强调满洲特性,就是因为满洲特性已经日益衰弱,引起了乾隆的高度警惕,因此,他非常重视对满洲特性的培养,但是,与此相悖论的是,乾隆对满洲特性的强调反而更加导致或是加速了其衰弱的进程。

而在欧立德和其他一些新清史学者看来,乾隆的巡游也是维持满洲特性和乾隆多面像的一个重要手段。关于乾隆的巡游,后世留有大量与此相关的轶事传闻,但大多与享乐主义、纵欲主义等联系在一起,甚至称乾隆不是满人而是浙江海甯一个陈姓汉人的儿子,他之所以南巡是要去寻找他的亲生父亲。而在欧立德笔下,巡游则体现出很多乾隆的个人兴趣与政治利益的纠结:第一,体现一个孝子的形象。乾隆确实喜欢游山玩水,但是大都是打着孝敬母亲的旗号进行的,希望以此来消除反对者眼中的劳民伤财、沉溺玩乐的印象;第二,乾隆的巡游是一个来自中国东北边境的“马背上的民族”维护王朝统治的必需。譬如,东巡泰山和曲阜,是为了巩固对儒家传统的影响;西到五台山,则是因为文殊菩萨的朝拜中心位于中国北部五台山的庙中,可以让他进入到千年敬佛的传统中;北上盛京和承德,则是对满洲传统尤其是满洲“尚武”传统和特性的传承,并且将承德作为处理与内陆亚洲各民族关系的一个重要纽带。当然,最著名的还是乾隆的南巡。在对乾隆南巡的阐述中,欧立德显然受到了美国华裔学者张勉治的影响,指出南巡一方面是一种炫耀清朝国力、拉拢汉族地方精英并加强对清朝最富庶的江南地区统治的行为,另一方面,南巡与当时清朝在西北对准噶尔的战争(西师)也存在一定的内在联系,乾隆企图通过南巡,不仅要让江南地区为西北的战事提供财政和后勤支持,而且,还要把自己塑造成一个马上皇帝,以此作为所有满洲人的榜样,以改变入关后八旗军队武备松弛、战斗力衰落并逐渐丧失民族认同的局面,促进武备,加强满洲人的价值观,保持马上民族的特性。因此,欧立德将此称为一种巡游统治(Peripatetic Sovereign)。当然,无论是那种形象,受制于经过谨慎修改的官方文献的影响,都只能是一种亦真亦假的结合。

对于乾隆引以为豪的“十全武功”,欧立德则在肯定其在建构大一统中的作用以及对近代中国疆域影响的同时,提出了一个与此相悖的问题,即“十全武功”导致成千上万的人丧生,移民屯垦等行为则导致了环境的退化,对土着民族的文化和经济生活等也产生了消极影响,那么,应如何评估乾隆时期大一统的成本?这一命题其实正是新清史对传统的“汉族中心观”予以修正后,在一种新的“殖民主义”的概念下,对清朝的内陆亚洲史的一种重新思考。在影响深远的、由美国学者掌握着话语权的新清史的语境下,这一问题颇值得中国学者警惕和深思。

纵论全书,欧立德笔下的乾隆形象实际上是一个多重矛盾形象的结合体。除上述外,如欧立德所指,乾隆非常想将自己塑造为文章与武德并重、在文武之间取得完美平衡的一个理想君主,将自己塑造为一个文化的巨人和理想的学者形象,所以,他在文学、艺术鉴赏和书法等方面等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他尤其想通过编纂《四库全书》起到文化保护的作用,但在这一过程中,又因严格的审查而毁掉了大量的书籍。那么,应如何评估文化保护与文化破坏的关系?乾隆强调民众福祉,但其统治时期有相当长时间却是历史上腐败最为严重的时期。欧立德还指出,虽然乾隆非常强调一个君主对先祖及尚未出世的后代应有的责任,但是,清朝入关后日益加强的皇权却由于乾隆的原因而导致在他统治时期日益弱化,以致自乾隆末期起,过于注重外在功利的犬儒哲学已经使得前代的政治理想在乾隆以后逐渐消失。因此,“康乾盛世”的尾声同时伴随的是皇权的削弱和国家应对未来挑战的能力。

那么,应该如何看待这些悖论,又应该如何去认知和评价乾隆帝及其时代?虽然欧立德在书中并没有给出我们十分明确的答案,但是,通过书中的描述,我们似乎又能感受到欧立德笔下或好或坏的乾隆的各种形象。有人会认为乾隆是个暴君,也有人会相反地认为他是个历史的成功者。这种认知的矛盾,也等待着进一步的研究去进行阐释。

二十世纪后期以来,大量有关清史的研究成果、文学影视作品等问世,唤起了时人对乾隆这个中国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帝王的历史回忆。而欧立德的《一代天骄乾隆帝》则通过一个美国学者的叙述,尤其是从新清史的角度,将这个我们看似熟悉的人物和那段历史陌生化,得以让我们从不同的角度重新对其进行审视。虽然欧立德强调是要给乾隆立传,但是,此书绝不只是单纯的一部传记,或者正如有人所论,欧立德从另一个角度告诉了我们,什么是帝王传记,应该如何书写,又应该如何阅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乾隆帝 历史 传记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