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触摸人性的幽微——评蒋一谈《透明》


来源:文汇读书周报

人参与 评论

  

《透明》

蒋一谈 著

中信出版社,2014年5月

在我的印象中,蒋一谈是一位特别有耐心的作者,他的写作态度可谓沉稳、认真,不浮躁、不贪多。而他新近推出的短篇小说集《透明》,叙事简洁,行文质朴,也依然显示出一种经过了细心打磨的温和、内敛的温润质地。

书中共收录了八个短篇小说,涉及的内容则大抵不外乎当下都市人的日常生活和普遍心态。其中,《发生》写一位年近古稀的孤独老人,与一位年轻的艺术家之间发生的故事。老人曾经很清贫,也吃过很多苦,但日子一直过得挺踏实,只是濒临老境,突然间失去了生活下去的理由,“心里的那股劲儿”消退了,精神处于一种悬空的状态。青年艺术家的艺术活动为老人的生活带来了一丝亮光,让老人找到了个人存在的价值。《故乡》写一位赶赴异国他乡探望女儿的老父亲,在异域文化的冲撞下,曾经的价值观念突然产生了动摇,是时代的迷乱还是个人的迷乱?他无法解答。《跑步》写两个父亲,因为孩子之间的矛盾而相互较劲,揭示出中年男人生活的尴尬和无奈。《在酒楼上》写一个事业与生活同时陷入窘境的中学教师,一旦面临着新的生活选择,却不由自主地怯懦、纠结起来,从中寓示着“一个人承担命运是何等的脆弱,又需要何等的坚强”的主题。《夜空为什么那么黑》通过两个女人之间的对话,通过她们对爱情、婚姻与家庭的看法,对幸福内涵的不同理解,真实披露出中年女性的集体无意识或集体有意识。《透明》写一个被生活拖疲、在现实面前妥协的男人,徘徊在前妻与情人之间,无所适从、犹疑不定的微妙心理……

蒋一谈笔下的人物,都是我们身边常见的人物; 蒋一谈讲述的故事,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可以遇到的故事———前者展示的是庸常人生的庸常状态,虽然作者只是描述,而不作评价,甚至也没有明确与具体的指向,却反映出现实人生中无形的焦虑、疏离和不安,是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能够切实感受到的沉重和苍凉。后者展示的是现实生活的庸常状态,这种状态越是普通,越是日常,就越能够显示出世俗生活的本来面目。如果说《发生》的故事尚有一丝光亮,却更像是一则生活寓言和一篇成人童话,那么《在酒楼上》则以一个照顾残疾的表弟即可获赠数百万元遗产的故事,将一个不甘于平庸命运的小人物,推到人生选择的十字路口。他的困惑和期待、他的挣扎与妥协,将现代人几近幻灭的内心世界真实地呈现在我们面前。在蒋一谈的小说语境中,《透明》中的黑暗餐厅其实更像是一个隐喻,身处光亮下的我们常常冷漠自闭、郁郁寡欢,只有在不为人知的黑暗中,我们才能真正敞开心怀、袒露感情。正像小说的主人公所质疑的那样:“在城市的夜晚,我们可以随处看见自己的影子,虚弱的影子。有了光亮,我们才不会害怕,可是光亮多了,我们变得更坚强了吗?”

这是一个物欲横流、娱乐至上的时代,又是一个充满困惑、令人迷惘的时代。对于这个时代的都市人来说,他们最大的问题,显然并不在于物质生活的丰富或匮乏,而在于精神生活的失重与失意———现实生活变得越来越暧昧、越来越虚浮,抓不住任何实实在在的东西,人生不可避免地陷入了无法承受之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淡漠、越来越隔膜,大家疏于交流,只能自我封闭,孤独、疏离、迷失,逐渐成为人生常态。蒋一谈的小说虽然并不刻意深刻,却从日常生活的碎屑上窥见现实的隐秘,进而触摸到人性的幽微。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蒋一谈 小说 透明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