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并不完备的人类婚姻:读《婚姻史》


来源:作者博客

人参与 评论

婚姻史:婚姻制度的精细描绘与多角度解读

《婚姻史》

[加] 伊丽莎白·阿伯特

孙璐 译

中央编译出版社,2014年4月

人类的婚姻有多重要,只是知道埃及艳后与凯撒的情史怎么影响了罗马帝国日后的版图,从而影响了欧洲未来的历史,亨利八世的婚姻怎么间接地导致了美国的诞生就足够了。

人类的婚姻在给每个人类个体带来“现世的安稳”、给人类社会带来稳定的社会基础的同时,也给人类带来许多困惑和烦恼,所以有了托尔斯泰的“幸福的婚姻是相似的,不幸的婚姻却各有各的不幸”的名言以及无数表现人类婚姻困境的文学、影视作品,所以有人曾经戏言,所有名著(名片)其实表现的只是通奸,前不久刚刚去世的日本作家渡边淳一的《失乐园》则将不幸婚姻的痛苦以及人类对不幸婚姻的反抗表现到了极致,这个世界最大的反抗也不过以死抗争。

婚姻给人类带来的烦恼促使有识之士不断地对婚姻作出思考:人类的婚姻从原古至今经过了怎样的演变历史,婚姻的本质是什么,什么样的婚姻是幸福的,如果婚姻本身并不完备,人类的婚姻有一天可能会消失吗,还是会有别的替代的方式?

早在十九世纪末芬兰社会学家韦斯特马克就出版了他的百万巨著《人类婚姻史》,内容包括婚姻的起源以及与婚姻相关、婚姻面对的各种问题,那么,有了这么一本恢弘巨著,还需要有另外一本关于人类婚姻的书籍存在吗?

加拿大女作家伊丽莎白·阿伯特近年推出的《婚姻史》是她继《独身史》、《情妇史》之后推出的历史三部曲的最后一本,凭她的博学,我想她是应该知道韦斯特马克就的《人类婚姻史》,如果说韦斯特马克是把整个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来作为他的婚姻在研究对象,伊丽莎白·阿伯特则是把欧洲人及他们在美洲的后裔作为研究对象,从时间的跨度上,韦斯特马克把人类的婚姻追溯到了人类的原古时期,而伊丽莎白·阿伯特则最早追溯到了几百年前,虽然古罗马与古希腊时代的婚姻偶有提及,但不过是作偶尔的对比。我想伊丽莎白·阿伯特可能是觉得韦斯特马克就的《人类婚姻史》太宏观了,不足以从细微之处反映欧美人几百年以来的婚姻变迁。

对于《婚姻史》想要表达的主题,伊丽莎白·阿伯特在她的引言中一开始就给予了阐明:“《婚姻史》主要讨论北美地区的历史和我们的欧洲祖先的往事,我还将在这本书里阐述和分析今日的婚姻状况,定位和讨论与婚姻发展相关的重要的问题,换言之,《婚姻史》的潜台词,是过去和现在的联系,婚姻曾经是什么样子以及现在成了什么样子。”

由于几乎是带着显微镜在考察,在伊丽莎白·阿伯特近年的《婚姻史》可谓事无世细,比如在几百年以前,迎娶一位新婚需要花多少钱,人们的婚姻仪式是什么样子,结婚后可能会有什么家具,穷人和富人的婚姻日常的开销是多少。有些东西,几百来以来几乎未曾改变,比如众多女人的婚姻是为了赢得一位有钱的新郎,而众多的男人结婚不是看中了新娘而是看中了新娘可能带来的嫁妆,而某些在今天看来则几乎有些荒唐,在这些荒唐中不乏历史名人的八卦。

如果不是伊丽莎白·阿伯特的考察,我们怎么会知道,曾经有段时间,欧洲的认为激情之爱是有害的,这种爱会被人轻视,归于情欲的行列,认为它会腐蚀良好的婚姻,始于19世纪30年代的北美道德净化运动鼓吹性生活每月不得超过一次,而且目的是为了生殖,但什么样的清规戒律能挡得住人的本能呢。在《婚姻史》中伊丽莎白·阿伯特摘抄了一段美国内战期间一位军人的妻了寄给丈夫的信,即使我这个的中年人当年的性启萌读本《少女之心》都不能企及:“进攻我的炮台只有一个困难——你的子弹也许不够用……你的多次进攻令我们双方感到满意,而且不会造成任何伤亡……”。

有这样性致勃勃的夫妻,自然就有卫道士,从未有过性经历的约翰·哈维·克罗格博士竟然能写出一本《性生活纪实》,将性活动定义为“最令人疲倦的运动”,而他虽然结过婚,却临死还是处男,

正如伊丽莎白·阿伯特所言,文明之前的欧洲人对性的态度其实与中国古人并无二致,他们对性的看法是矛盾的,恐惧与喜爱并存,“在16世纪中期,法国的传教士曾担心性无能的丈夫会损害教会的权威,因为把这样的男人抓起来,检查他们的生殖器官,试图证明他们能够勃起和射精。”马丁·路德曾担心性交这种癫狂的行为有可能让人们听不进上帝的教诲,建议人们不要尝试奇怪的性交体位,而在晚年却因为自己的阳痿而对妻子感到抱歉。

虽然在《婚姻史》里不乏“性”,但《婚姻史》决不是一本《性史》,在《婚姻史》里,读者更多看到的是一代代贫穷的婚姻里妻子的日夜辛劳,不幸的婚姻孩子们所受到的伤害,人们的偏见和不合理的制度给婚姻带来的伤害。当今,婚姻的各种社会保障制度越来越健全,我们对婚姻的态度也越来越宽容,但即使如此,真的能保证每个人婚姻的幸福吗?对此,伊丽莎白·阿伯特给出了否定的回答:

“我不相信婚姻适合每一个人,我反对胁迫、剥削、严重不幸福和令人不满的结合……首先要承认婚姻只是众多生活方式之一,此外还包括同居和单身,……我们还应承认同性婚姻是一种人权,它的合法化会使社会受益。”

比较遗憾的是伊丽莎白·阿伯特并未从生物学的角度来探究人类婚姻的不足、局限与因境,而只是强调了人类的宗教、道德、社会经济、制度与文化对婚姻的影响,而前者才是婚姻一再受到挑战的深层次原因,不然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不惜为了激情之爱而飞蛾扑火,在激情之后而慨然死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婚姻 历史 文化 社会史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