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韩潮的背后是厚重的历史


来源:晶报·深港书评

人参与 评论

 

今年至今,港台地区出版了两本知韩的图书,其中一本就是香港青年学者钟乐伟的《韩疯:让世人疯狂的韩国现象》(另一本是丹尼尔·图德的《韩国:撼动世界的呛泡菜》,由台湾联经出版公司出版),这本让华文读者翘首以待的新书,辑录了作者在媒体上写的有关韩国社会、文化的文章,封面配以韩国国旗的白、蓝、红三色设计,引人注目。虽然香港人由电影开始哈韩已超过10个年头,可是如此专著竟这么迟才出现,亦证明华文世界对于韩国文化的研究远远不及对于日本文化的研究。毕竟,我们对韩国的印象都比较刻板,不是“少女时代”的热舞少女组合,就是《来自星星的你》中都敏俊般的花样美男,或者韩国整容术和化妆品,还有一部设计新潮的三星Galaxy S手机。虽然哈韩是潮流,但这大概是规格化的、很单一的。

这种说法没错,不过我们往往跳过了理由,只懂乐在其中。如果从历史和传统的维度来探讨这些明星脸孔甚至日用商品的标准形象,你大概会感觉到韩国以及它北边的朝鲜,本来是很狭小、很贫乏的国家,这两个国家的塑形源于朝鲜王朝,外交上她是明、清的外藩,也置身于中、俄、日势力之间。自近代日本崛起到后来吞并朝鲜以来,这个半岛就在日本的统治下挣扎,但在经济和意识形态上也深受日本国家主义观和财阀体制的影响。现代韩国在战火中建国,美军开始涉足这片荒乱的土地,加上当时物资匮乏,造成今日韩国人种种饮食习惯,例如即食面、“部队锅”、炸鸡啤酒及韩国SPAM午餐肉。而数十年的军事独裁统治,亦塑造出今日韩国人的坚韧、刻苦和悲情一面,从许多充满眼泪的影视剧可见一斑。

韩国一直予人这种印象,衣着不尚奢华,直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议会民主,方才慢慢发展出金光熠熠的商品和娱乐产业,然而以往朴正熙时代主张的俭朴,并没有从记忆中消亡,而是在韩剧和一碗即食面中保存,而支撑汉江奇迹的国家资助式财阀集团,也一跃变成三星手机式闪闪生光的品牌,或军训式K-Pop明星的缔造者。但三星电子那种垄断式血汗工厂,和韩国演艺界那缺乏自由的训练方式,也反映出韩国过往军事独裁的影响,这与朝鲜半岛南北军事对抗的格局有关。迄今为止,两国仍然处于战争状态中,令韩国人养成军队般服从政府,甚至在职场上服从于企业的性格。作为爱国者,韩国人从朴正熙时代开始就以支持韩国货品为荣,在金融危机发生后,他们甚至把自己的首饰金器拿出来支持政府。诚然,这种“忧患意识”令韩国得以屹立于列国之林,亦局限了韩国人的生活。

韩国人对两性问题和性生活的态度正好是其中一个例子,然而这不单是近代独裁统治的结果,也是朝鲜王朝数百年来尊崇理学的结果。直至今天,韩国人的大男子心态仍是全世界出了名的,深受儒家影响的传统家庭价值,也决定了今日韩国男人对避孕的抗拒,结果越来越多人非法堕胎,即使到了现在,这种“男尊女卑”的观念仍然根深蒂固。据本书作者钟乐伟说,直到2013年韩国才容许避孕套广告出现,而韩国著名的整容文化也与其深厚的父权思想有关。然而如此守旧的社会在高压统治下,也期望得到喘息的机会,上世纪八十年代全斗焕的军政府,为了舒缓民众的反政府情绪,就推行性、电影和运动(sex, screen and sport)为主的三s政策,掀起了韩国情色电影热潮,也有导演借机会挑战女性传统社会角色。但高压、独裁的统治,也激发出人民以流行文化反抗制度,例如在80年代的韩国流行曲中,不乏大量批评政府的作品,当时著名歌手金敏基的歌曲,就带领群众争取民主化。

与丹尼尔·图德的书相比,《韩疯》只是从一些现象切入历史和社会问题,对于韩国人的文化特征和民族心理,没作太多的剖析,所以也许读者读完《韩疯》后,应该想看看图德的那本《韩国:撼动世界的呛泡菜》,因为后者对韩国人的情、恨、兴(喜悦)等情绪特征,与及商场和政治文化等,都作出更完整的论述。然而作为一位年青学者,钟乐伟亦承认,他的韩疯始于少年时看《八月照相馆》的VCD。那个时候更引人注目的是日本电影,例如岩井俊二的《情书》和《燕尾蝶》、是枝裕和的《下一站天国》等。据作者在自序中说,正是《八月照相馆》中,韩石圭(韩国名演员)死前用心地把如何开启电视机的步骤写在字条上,让老年痴呆的父亲按部就班,结果错漏百出的父亲使他大发脾气,至此作者认识到“韩国电影的简洁、单纯与写实”,也开始了认识韩国电影以致韩国的历程。

就电影来说,韩国作品的确有种日本电影不常见的简洁、单纯与写实,这正好和韩国人一直予人的印象不谋而合。某种程度上,当时的韩国电影令人耳目一新,的确能满足喜欢新鲜、冷僻事物的读者,然后《大长今》式的电视剧以韩国人一贯的悲情打动了家庭主妇,到了几年前,当大家习惯了韩国电影的风格,K-Pop又以高度性感的劲舞打动不少年轻人。然后渐渐地,香港和内地的年轻人开始对韩国文化有了更深的理解。然而韩国缺乏村上春树或大江健三郎这类国际级作家,也没有安藤忠雄这类出色的建筑师,韩国的高雅文化、严肃艺术或纯文学作品的欣赏者似乎仅局限于韩国本土,而蜚声国际的似乎仅限于流行文化,这确是韩国文化之憾,也可能是讲述韩国及其文化的书籍往往少于日本的原因吧。

目前韩国流行文化的研究热潮还处于萌芽阶段,而《韩疯》显然是其中的开山之作,期待华文学界更多相关的研究书籍,不单关于流行文化,更多是从电影、流行小说等文本探讨韩国社会、文化、历史特质的深度研究,让韩国像日本一样,为更多中国人所认识。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韩潮 韩剧 哈韩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