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畅快喝茶,细致嚼肉:评周作人《吃肉》


来源:晶报

人参与 评论

 

《吃肉》 周作人/著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2014年6月版

“喝茶当于瓦屋之窗下,清泉绿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饮,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尘梦。”——只此一句就可想见全书风格。书名《吃肉》,想必一方面是让读者看了书名就知道内容一定是关于“口腹之欲”的(所以才用了“祭红”的云萱纸做封面么?),另一方面也是取简洁却有意蕴的方式,让读者知道这书是淡涩之余带着几分渴求的,那渴求,在书中,就化作了对故乡与往事的流连。

夏丏尊曾道:“在中国,衣不妨污浊,居室不妨简陋,道路不妨泥泞,唯独在吃上丝毫不能马虎。”

周作人的散文本就有“人间的味道”,那苦涩又有回甘的芳香之气,在谈及故乡吃食中表现得尤为明显。在本书中,文字背后透着作家的深情,然而这种深情却充满了清淡的节制之美。从散文大师笔下的平常吃,可体味他舌尖上的故乡,品食物背后的传奇与情趣。

他写肉毫不油腻,“小时候在摊上用几个钱买猪头肉,白切薄片,放在干荷叶上,微微撒点盐,空口吃也好,夹在烧饼里最是相宜,胜过北方的酱肘子。”

——顺嘴提了一嘴待在北方的委屈。周作人曾表达出不必太钟情故乡的意思,可是你看他字里行间,随处可见对故乡的怀念。他曾在文章里说:“我的故乡不止一个,凡我住过的地方都是故乡,故乡对于我并没有特别的情分。”读了倒觉得他好似对故乡没有眷恋,可是掀开书一看,故乡的那么平常的食物,他都“我想假设天天能够吃饱玉米面和白薯,加上萝卜鲞几片……”他谈吃从无标榜与张扬,只是闲闲几句,精炼内敛,读后余韵绕梁许久不绝。

博古通今的人总是自然而然带有幽默感,一方面是万事万物见得多了也就淡了,另一方面万事万物见得多了自然就能一眼抓住其精髓,就有了幽默,也有了辛辣讽刺的意味。

周作人的散文冲淡清口,然而也很“毒舌”哪!将他的文字咀嚼在口中,就能体会那种过瘾的感觉,体会那雅致的刺激。

说吃螃蟹:“我反对面拖蟹,因为其吃法无聊,却并非由于蟹的腰斩之惨。因蟹虾类我们没法子杀它,只好囫囵的蒸煮。这也是一种非刑,却无从改良起。”句子之妙,令人生出畅快笑意。

说起来,现如今电视圈电影圈文学圈……到处在嚷嚷“接地气”。读了周作人的散文,就知道“有人味儿”的作品是什么样的。他写故乡,写食物,都是日常,都是静静地走过的脚步,淡淡地映在斜阳下的影子。读起来平淡、琐细、苦涩,但也深沉、悲悯、包容。

钱理群曾这样说周作人:“只愿自然、自在地过着消闲的生活。不愿以任何外在的东西——哪怕是译书这样有价值的思想文化活动——来束缚自己。”可是正是这种“无用”的精神引领他留下了这么多“有用”的东西,无论是庸庸碌碌还是口无遮拦称“看破”的年轻人,都会多少觉得惭愧吧。

他自己说:“我们于日用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

面对他的作品,我们只能“自私”地感叹,我们何其有幸,先生鹤去虽无踪迹,民国风范可书中寻。

>>>>>欢迎关注凤凰网读书频道相关内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时光]

标签:周作人 饮食 民国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