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莫言这个“结构”主义者——关于《生死疲劳》致友人书

2012年11月08日 16:3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赵勇

在魔幻的笼罩下,人物与动物的主次关系也发生了根本变化。有人说这部小说写出了几个人物的命运,写出了人性,我的看法正好相反。这部小说的主人公是谁呢?是蓝脸吗?是蓝解放、西门金龙吗?我觉得好像不是。蓝脸是一个“扁平人物”,他的那种坚守决定了他一出场时人物性格已经基本固定,后面已不可能再有什么发展的空间了。而蓝解放等人作者似乎把他们当成了主要人物,但却没有产生应有的效果。其余像西门金龙、西门宝凤、黄互助、黄合作、庞抗美、蓝开放、庞凤凰等等,我甚至觉得他们是串场人物、符号化的人物、标签式的人物。他们在作品中来来往往,你方唱罢我登场,但读完这部作品,恐怕读者能记住的人物没几个(坦率地说,读到后面,我就经常把一些人物弄混。为了保证阅读时不张冠李戴,我只好再去翻一翻前面的“人物表”。一部小说出现了这种阅读状况,显然不能算是一种好现象),真正能记住的就是那些驴、牛、猪、狗、猴了。而这些动物又是西门闹的化身,所以这部小说的真正主人公应该是一开篇就被枪毙的西门闹。而从实际情况看,也确实是西门闹的幽灵在小说中五里一徘徊,十年一转世。但问题是,既然西门闹已经变成了驴牛猪狗,作者就没办法触及他的人性,只能在他转世后的动物性(前两转还有残存的人性)上大做文章。而从“猪撒欢”开始,动物性则完全占了上峰。由于对动物的出色描绘,我们甚至可以说,在动物面前,全部人物都成了它们的“背景音乐”。

如此看来,这部小说既不是主要写农民与土地的关系,也不是主要写人物的命运,而是主要在写那些动物。又由于那些动物关联着小说的形式,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是在写魔幻,写结构。而如此写作形成的结果是形式与内容的不大对称(在这里,我觉得轻易用那种“形式即内容”的老生常谈来渺视内容,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我记得童庆炳老师曾经论述过“形式与内容相互征服”的文学理论命题,但是在《生死疲劳》中,这种相互征服的机制似乎没有充分启动。而没有启动的原因很可能是那种过于丰盈的形式压倒了内容,过于密集的动物描写淹没了人物,过于讲究的技巧逼退了思想。在西方那些真正的结构主义大师眼里,结构就是一切,人的所作所为都是结构的产物。而在《生死疲劳》中,我似乎也看到了被“结构”主义全副武装起来之后的文学图景,莫非莫言真的参透了结构主义的高级机密?

我之所以指出《生死疲劳》所存在的上述问题,可能跟我对莫言创作的一个整体判断也有关系。我觉得自《丰乳肥臀》之后,莫言长篇小说的思想性与批判性开始减弱,而实验性、技术性则开始加强。如果我的判断大体成立,那么这种情况是不是也与他所奉行的“结构”主义有关?因为在我看来,《丰乳肥臀》之所以写得好,原因自然多多,但那部小说没有刻意讲究结构或许也是原因之一。但这个问题我还没想好,就留待以后讨论吧。

其实,我还想结合《生死疲劳》,与你们讨论莫言所谓的长篇小说的“长度”问题。这个问题也留待以后吧。这里我想给你们提供的一个信息是,我最近读到了王彬彬的《“我不知道长篇小说为何物”》(《文艺争鸣》2012年第10期),觉得很有意思,你们可找来读读。

祝:好!

赵勇

2012年11月4日

作者介绍:赵勇,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导,文艺学研究所所长、文艺学研究中心专职研员。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言 生死疲劳 结构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