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莫言这个“结构”主义者——关于《生死疲劳》致友人书

2012年11月08日 16:3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赵勇

附:小Y、L兄当天对我这个邮件的快速回应:

老师们好!我又看了一遍,说几句关于结构方面的问题。

赵老师说莫言的结构是其优点,我突然想到,莫言的优点是大结构,而不是小结构,他的大结构,也就是他的大构架很好,但他细部的结构就欠佳。《生死疲劳》在这方面表现明显。如果跟他的早期作品《红高粱》比,在细部的小结构上,都不如这个《红高粱》精巧细腻。而小结构的精致既会避免情节粗糙,也会增强小说的密度。在他的中短篇中,他必须在小结构上着力,可能给人的感觉是他短的作品结构好。不过,大小结构有时也互相影响,有时正是因为大结构的问题,才使得小结构无法精巧。赵老师认为《丰乳肥臀》不错,是因为它在结构上也有一种直觉的成分,而《生死疲劳》有些过于人为和僵直。

《生死疲劳》的开头,也就是驴的前半部分,因为驴还有人世的情感和意图,这样就造成了一个比较复杂的情感空间,西门驴与蓝脸的复杂感情,也形成了一定的艺术效果,但很快,动物的人性纠葛变得单薄,人物和动物之间的关系变得简单,后面就有些空和瘪。还有我说过的动作快的缺点,比如许多人物的转变都过于简单,西门金龙和蓝解放之间的矛盾和态度转变,就过于想当然。这也影响了故事的力度。我想,赵老师所说的符号化人物可能源出于此。

还有狂欢的问题。我觉得狂欢有个阀门,必须越过这个阀门,才能有一种狂欢感,在西门闹作为驴跟儿子蓝脸以及其他人发生纠葛时,似乎有这种感觉。但动物的人性稍减,或者这个人性没有了来自西门闹前世的企图,就变成了孤零零的象征物或者另一个人物。

还有正面叙述的问题,我觉得他也在正面叙述,只是他没有正面面对主人公的转变过程,这个过程被他轻率地简化了。

魔幻现实小说需不需要正面叙述,或者需不需要传统意义上的人性的深度,以及习惯上的思想的深度,这也是一个问题,我觉得也可以商榷。我觉得如果文本提供了另一种深度,另一种诗性,并建立在人性的基础上,是人性的衍生物,这样的话不一定需要过于苛求。南美魔幻现实主义里不乏这样的例子,比如《人间王国》等。《生死疲劳》有一定效果,但不充分,不饱满。

这是我的粗浅的看法,以后也可以深入探讨。

赵勇兄:

我读莫言的作品也是只读到《丰乳肥臀》,“丰”之前的作品读过一些中短篇,之后的那些长篇基本都是翻一下开头,没有读进去过。所以,我对他的长篇小说的结构问题没有资格发表意见。《檀香刑》和《蛙》是读了个开头,《生死疲劳》和《酒国》是在关于他可能获奖的消息炒作起来之后,试图读一下,结果还是只读了个开头。我记得《檀香刑》引起过我极度失望的感觉。他获奖后我读了他的一个短篇《枯河》,觉得还是八十年代的莫言更能激起我的感觉。

《丰乳肥臀》我大概是在1996年读的单行本,记得当时读得很激动,立刻推荐给朋友们读。但现在重新打开这本书,当年的感觉完全消失不见了,满眼看见的只是那些粗糙和玩闹一般的句子。我觉得小Y说的有道理,莫言后来只存在于一个粗大的结构里,几乎失去了对于语言细部的那种奇妙的感觉。他的“份量”可能在于你所说他的重构宏大叙事的努力。

我前一段才读到你说的他那篇谈长篇创作的文章,我认为他的许多长篇恰恰缺乏他所说的长篇小说应有的“密度”。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言 生死疲劳 结构主义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