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神州何处《公天下》?

2013年02月21日 10:1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高全喜

名不副实的《公天下》

关于中国,《公天下》还有另外一个理论贡献,即他揭示了中国政治或者中华文明内在的危机性,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扣,或一种反噬自己的蛇的逻辑。百十年来,人们谈到中国文明,都说中华文明到了最危机的时刻,言下之意,这个危机是西方列强打进来造成的。那么,如果没有西方列强或者没有与其他文明国家的冲突,中国是否就可以周而复始地延续下去,自我循环吗?甚至否极泰来,会有不断的盛世呢?一般来说,大家都认为中国文明还是富有生命力的,把中国的国族危机归因于西方,尤其是西方国家的殖民和侵略。

吴稼祥的《公天下》则不这样看,他认为这个危机是中国政治体本身所固有的,它的“超大规模”结构注定了这个政治体扩张到力所不逮的边界之后,自然就会面临着专制集权进而崩溃的结局。所谓“盛世”只是非常偶然的、短暂的瞬间,或者说是较长的黑暗之中的偶尔之微光。这个“超大规模”的文明体内部早就没有活力了。西方社会之所以有活力,则是因为它们是良性竞争的产物,在逐渐深刻的冲突与博弈过程中,激发一套有生命力的、公正的、法治的社会治理机制和宪政制度。中国作为一个超大规模的国家,在四千年的演变中,并没有产生西方近代以来的那种基于人民主权的优良政体,即便没有西方的入侵危机,这个共同体在如此规模的艰难跋涉中,也会陷入自我瓦解和崩溃,或者较长时间的停滞性的黑暗。吴稼祥认为这是一个自然、必然的宿命,因为“超大规模国家”在这种情况下很难从自身产生出一个内在演变的动力结构,很难凭自我力量找到一个焕发生命力的途径,也就是说这个危机的根子在于无路可走。

这样,《公天下》岂不是悲观主义了?不然。虽然就中国自身的视角来看,它超不出反噬自己的太极图,但若置入一个更为宏大的世界历史的视野,吴稼祥自信他的吴氏理论可以排除中国超大规模的逻辑悖论。其实,我们看到,《公天下》这部著作的开篇,以及结局,已经展示了这个世界政治之道的图景,他所讨论的中国四千年政治制度,说穿了不过是人类政治的一个局部,四千年的悖论在于其自我封闭,没有与西方乃至世界历史建立起一种休戚与共的关系。当然,这怨不得古人,我们的先人没有这样的物质条件,吴氏的立论也正在于此,即中国历史注定是保持不住的,因为世界文明、世界历史、整个人类都要融入一体,构成更大超大规模的共同体,当今的信息社会,使得未来的超大共同体成为可能。这就意味着,中国政治文明自身解决不了的难题,可以在融入世界的历史潮流之中获得解决,中国这样一个“超大规模国家”的治理结构,其内在逻辑在融入世界历史的过程中,将会发生根本性的结构变化。而这就回到吴稼祥这本书的标题《公天下》,以及副标题“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这样一个人间的政治秩序。

天下为公、大同世界,这是中国数千年的政治图景,经史子集对此多有盛赞。但是,谁都知道,那不过是个理想世界,何曾真实的存在过?吴稼祥的《公天下》也没有为我们描绘出多少古典大同世界的真章,还不是从虚拟化的想象的“公天下”,到了三代之治,尤其是周代,华夏大地便成了一家一姓的“家天下”,不过,这个古典美好的家天下,还有一种任人唯贤的禅让制度,但到了秦汉,则是强横的基于暴力的家天下,不过披了一个神龙的外衣,有了奉天承运的招牌。从“家天下”到“龙天下”,真正的“公天下”何曾一日之有?

吴稼祥剖析四千年中国政治制度之机枢,取名为《公天下》,我认为名不副实。中国从来就没有过公天下,吴稼祥手中这把锋利的解剖刀,所剖析的这个四千年专制、单一的权力中心主义,根本就不是公天下,这一点他心知肚明,取名《公天下》岂不是反讽吗?确实如此,吴稼祥认为存在着一个公天下,但那不是古典中国,不是当今盛世,而是隐含在它的副标题之中,即一个“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主权”的超大规模国家,那才是公天下,但这个公天下只有在破除中国的反噬自己的蛇之逻辑之后,在融入于西方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政治历史和制度结构之中,才可能存在。因此,《公天下》只是一个幌子或路标,其下头或所指的那个基于多中心治理的国家主权和公民主权同为主体的政治共同体,才是真正的天下为公、大同世界和文明之道。但那是未来的事呢。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高全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