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神州何处《公天下》?

2013年02月21日 10:1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高全喜

两个重要的理论短板

虚实相对、黑白相配,宛若一个扭曲的太极图,吴稼祥在公天下的幌子下,为我们演义了一幕幕家天下的权力盛宴,看的我等醍醐灌顶,如梦方觉。不过,掩卷思之,我仍感到吴氏此著有诸多缺憾或理论不足,下面我仅列举两个大的短板,稍加指陈。

第一,吴氏剖析中国四千年政制,到明末即戛然而止,在我看来,没有考察清季历史,尤其是晚清政制,是吴氏理论的一大短板。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清三百年历史,不能仅仅用异族乱中国、专制更猖獗来加以概括。固然,从权力运行的政治逻辑来看,清延续了明,没有多少新东西,但明之历史,并不是中国古代历史之终结。就现实形态来看,明并没有真正实现与西方文明之交接,在我看来,即便不说满清王朝有康乾盛世,此后有古今之变,还有民国的黄金十年,就是从超大规模的国家建构来说,清季之与中国也是利弊参半,甚而利大于弊,延续至今的诺大的国土地域,五族共聚直至五族共和的人民,这样一个中华文明的政治共同体是在清朝手中制度性地完成的。有了清朝三百年,才有可能建立起吴氏眼里未来的超大规模的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主权的现代国家。

由于忽视了清季三百年在中国四千年政治历史的地位,吴氏理论自然就没有看到晚清立宪与民国肇始的重大制度转型的政治学意义。《公天下》没有涉及从晚清民国的这段历史以及隐含其中的中国社会的制度变革,这是一个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是古今之变和中西之变。吴氏理论始于世界视野,而中国故事的真正步入世界史,走出中国死结的真正枢纽,不是从理论上的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主权开始的,而是从鸦片战争、甲午战争开始的,是从洋务运动和戊戌变法开始的,是从晚清立宪、民国建制开始的。只有现实地步入这段历史,剖析其中的政治逻辑,大开大合,援西入中,才会开辟出所谓的“公天下”,即该书的副标题“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遗憾的是,如此会讲故事的吴稼祥,把这个中国的故事并没有讲得圆满,只是讲了前半段,后半段没讲,固然它时间不长,但逻辑更为攸关,更为贴近他的主题--《公天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短板。

第二个短板,在我看来,便是吴氏理论的野路子,或者说,他对于所谓的“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在理论层面的分析论述上,显得较为肤浅和单薄。吴稼祥擅长的是使用锋利的小刀,淋漓尽致地剖析中国政治这个庞然大物,但他的故事一旦进入理论叙事,尤其是进入政治学、宪法学的繁复体系,单凭尖锐和锋利,则是远远不够的。在我看来,他的公天下的逻辑支撑,所谓的“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主权”,仅仅提供了一层干瘪的概念,在理论和实践两个方面,都显示出明显的理论知识之不足。

其一,缺乏对于西方经典政治学,尤其是对于西方近代以来基于民族国家以及国际政治秩序方面的经典政治学、宪法学和历史学著作的深度和体系性的理论认识。例如,多中心治理,其多个中心的地缘关系、权力关系、法律关系,等等,就不是一个矩阵或太极图能够涵括的;再如,主权与国家创制的关系,人民的出场与退场,个体公民与利维坦的宪法关系,不同民族国家的革命创制与宪法之守护,自由、正义与法治的关系,双主体的复合关系,以及日常时期与非常时刻的纠结,决断与议事的机制成因,等等,这些政治学、宪法学、政体论的多重理论逻辑,显然不是一个单面的图像就能解决了的。吴稼祥似乎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作为姊妹篇,他要写一部政治哲学,至少,《公天下》没有解决这些问题。

其二,还是要回到晚清以降的百年中国。这里暂且不说西方,尤其是美国这样一个超大规模国家,是如何从罗马政制、英国宪政以及两次世界大战中发育出来,并且创造性地完成了欧洲大陆政治历史的整合,从而构建出一个公天下的美利坚合众国。就现实形态的实践来看,中国不是从宋明,而是从晚清开始步入公天下的政治制度之历程的,这一多少有些失败的建制过程,本该是吴氏理论的一个中心,吴氏要解说公天下嘛,至少要为四千年的家天下留下一个出口,从这里才能开辟出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主权的康庄大道。但是,就制度分析来看,吴稼祥并没有处理这个现实的曲折失败的历史进程,尤其是两个共和国--中华民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及其遗产,没有解剖美国的超大规模与中国的超大规模,它们作为两种政治共同体,是如何开始交汇的,其关系中的得与失,以及未来的制度上的展望。而是仅仅停留在几个单薄的概念和观念层面上,可以说,如果没有政治制度上的法权分析与构建,是铸造不出来公天下的。

应该看到,今日的西方世界,已经逐渐一体化了,无论是美国或欧盟,甚至它们的叠合为一,已经是一个远比中国更大的“超大规模”共同体,那么,中国这个还没有走出历史的反噬之蛇的超大规模国家,究竟如何与另外的一个“超大规模”共同体,乃至与世界,与世界历史,打交道呢?这里头的多中心治理,以及双主体法权,将会演变为何种制度形态?这些就不仅仅涉及法权关系,而且涉及文明关系。这些都是未来的“公天下”之应有之题,本来之义。所以,吴氏理论远没有完呢,我们还需要且看下回分解。

最后,不嫌累赘,我还要说说吴稼祥的语言,一种独具的吴氏风格。关于这部《公天下》如何得以畅销,吴稼祥是颇费周章的。记得尚未杀青,他就与我多次聊过,我当然领教过他的语言风格,建议他弄两个版本,一个是大众的阅读版,一个是精致的学术版。时下的这部《公天下》,实际上是两个版本的合成,正文是大众版,加文献注释的是学术版。吴氏风格,说的是大众版,一句话来概括,就是简洁和锋利。吴稼祥是政论高手,但《公天下》的语言风格,既不同于民国时期的梁启超、孙文,也不同文革时期的张春桥姚文元,这部书每篇都不长,短短几千字,但都蕴含一个精致的结构,信息虽然非常大,但又清晰和尖锐。非常要命的东西他一下就给拿住了,其他该省略的就都省略了,纲举目张,一目了然。梁启超、毛泽东的檄文有一股力道,但那是气势,吴稼祥的也有一种力道,但不是势,而是理之力--那种锋利的解剖刀击中要害的凌厉之力。

吴稼祥追求的是这样一种阅读感,阅读之后,你会感觉一下子看懂了、理解了,清楚了,他帮你一下子把这个问题打通了。剖析之锋利令你感到震撼。经过这番阅读,掩卷想想,你会马上纾解,原来这些问题并不需要太费周章,吴稼祥这么一点拨,不就是完全晓得了吗?不过,如果再次阅读,或屡屡阅读,你的感觉会逐渐发生变化,原来在简洁语言的背后,有着一个如此复杂和庞大的结构,深藏着如此博大而精深的内容。他的著作一下子就能读懂,但懂了之后,你会越来越感到不懂。读别人的书是使读者从不懂到懂,但吴氏语言的魅力,却是使人从懂到不懂。不信,你试试。我可是领教了。

注:本文系我在《凤凰网》“读书频道”陈爽编辑的访谈整理稿的基础上改写而成,对凤凰网和陈爽编辑诚表谢忱。

作者介绍:

高全喜,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教授,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院长。1962年10月生。哲学博士(师从贺麟先生)。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研究领域为西方政治哲学、法哲学和宪政理论。曾在海内外出版的有关中国思想、西方法哲学与政治哲学的学术专著有:《理心之间——朱熹和陆九渊的理学》,《法律秩序与自由正义——哈耶克的法律与宪政思想》,《休谟的政治哲学》,《论相互承认的法权——精神现象学研究两篇》。另发表论文《国家理性的正当性何在?》,《论国家利益》,《论民族主义》,《论“宪法政治”》等。主编有:《大国》,《政治与法律思想论丛》,《国是文从》(即将出版)等。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高全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