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陈“善”之书:无关传奇,只随生活——评《上海女人》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用世俗故事对抗集体臆想和片面判断

都说十里洋场,繁华景象。80多年前上海是中国最喧哗的地方,但张爱玲写出了拒避躁动的阴骘和绵长。80多年后,时代无不处于聒噪之中,还是上海作家执着于平静和从容。

写《上海女人》的程乃珊让人想起写《繁花》的金宇澄。金宇澄的《繁花》仿如小说里最常出现的上海话“不响”,在当代文坛过分透支的“众声喧哗”和“狂欢化”等话语游戏中突围,宣读着一份“不二”的反隐喻信条,从容不迫地预示着中国当代文学的另一种可能性。而细读《上海女人》,相比起回忆录,它的抒情因素和他者因素多了点;相比起散文,它里面又陡增一份章回小说般的叙事逻辑;相比起小说,它又是跳跃的、无高潮的。程乃珊放弃文体上的归属,随性而谈,随心而作,导出个人记忆中关于上海女人的片段,伴着一份追忆情怀和生存哲学。与其说她笔下的上海女人用风情万种补全了时代认知的空缺,不如说是用她们的世俗故事默默地对抗着庸俗者的集体臆想和低俗者的片面判断。在这点上,同是上海作家的程乃珊和金宇澄似乎不谋而合。

程乃珊这种背离现当下叙事风格与批评标准的文体冒险和观念表达,除了能让人想起早年写出《繁花》的金宇澄,还能让人想到近年一直都在从容地进行“世情小说”尝试的 “80后”上海女作家张怡微。在当今的文化语境下,这批上海作家的平静和从容,或许比他们笔下的故事还耐人寻味。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程乃珊 上海女人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