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社会:超越左右纷争 守住常识底线

本期主评书:重新发现社会(阅读连载)

著者:熊培云

出版社:新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7月(修订版)

定价:36元

读药点评:超越左右纷争,守住常识底线。

读药鉴定:

想读(0) 在读(0) 读过(0)

作者

熊培云

青年学者、时政评论家。2005年和2007年,两次入选世纪中国网友“百位华人公共知识分子”。

他人眼中的“俊杰”

但公民社会仍然“在路上”,一个光风霁月的公民社会还需要我们各尽本分共同努力。和熊培云的两大发现同样重要的是,他所坚持和弘扬的价值——自由之思想,独立之人格,宽容之精神,乐观之态度,人文之关怀。这些价值也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缺失最需要的价值,是知识分子们“征服”天下必须的“装备”。[详细]

延伸阅读

调查

调查

1.你能够清楚地区分“国家”与“社会”的概念吗?
能够
不能够
无所谓
2.你觉得本期周刊质量如何?
很好
一般
很差
 

书评

读药凤凰网读书对话熊培云:我的文字游走于犀利与温和之间

我觉得关于爱国这个问题,应该首先是个自由的问题,说一个人可以爱国,其实他也可以不爱国的,我讲的前提是什么?他自己能判断这个国家,到底值不值得他爱。他不爱国,不是说他就可以去叛国,去比如说把这个国家机密卖给谁,那由法律来制裁他;但从道德情感上来说,他是有选择权的,因为他是可以自治他的精神。你爱国不爱国,这是精神领域的一件事情,如果你爱国变成一种强迫的话,有人就说了,现在国家有危难,你把你家里的东西都拿出来。不能那样去说。[详细][回复]

童大焕为个体争权利就是为国家争权利

这一切我们都依然“在路上”。甚至如最基本的公民物权问题,虽然有了《物权法》,但农民的土地和房屋仍然处于“被物权”“被集体”的状态。但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需要的是信心、耐心、恒心。一个现代的强大的国家,不可能由一群缺乏独立物权和自由精神的奴才组成。且让我们,以公民的独立、自由、隐忍的心态,一点一滴地改进这个社会,为个体争权利,就是为国家争权利;为个体争自由,就是为国家争自由。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详细][回复]

高全军重新发现社会的“恶之花”

在我看来,熊培云的思考和信心,恰如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中所展现的精神气质。培云在巴黎留学四载,想必熟读《恶之花》,也明晓这个诗题(LES FLEURS DU MAL)中的“恶”指的不但是邪恶,而且还有忧郁、痛苦和病态之意。如果说,波德莱尔在当时病态的巴黎社会中感知到了审美现代性,那么培云则在这本文笔俏拔的《重新发现社会》中捕捉并传达出了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详细][回复]

相关

《重新发现社会》选摘:“反右”不是左右之争而是上下之争

“左右之争”不但不是你死我活的“矛盾”,而且社会需要它们互相救济与协调。在民主国家,左右两派无论怎样互挖墙脚,谁也不可能完全取代另一方。因为议会不是战场,议员并不杀戮,理论上,每一个派别都有卷土重来、引领社会的机会。一个社会中没有对立的观点,只会一团和气、随大流,这个社会就不会有真正的幸福与自由。我们讲左右之间“同社会共济”,并非一厢情愿或不切实际地鼓吹合流,而是要坚守这个社会追求自由与幸福的底线,通过左右之间的充分争论与积极思想,从而超越于左右纷争之上,以达到这个国家向上与向前的目的。[详细]

梁文道:不论左派还是右派 社会需要信守共同底线

话说胡适晚年在台湾被人问起“大陆现在正闹着革命,你说要是鲁迅活到今天,他会怎么样”?胡适的答案是:“你放心,鲁迅是我们的人,他是不会屈服的。”……我想,这就是知识分子的共同感了。大家尽可以有南辕北辙的不同主张,但不能不保持对异己的基本信任、基本尊重;这种信任与尊重不来自外在的表面的礼貌与虚伪,它来自大家对共同底线的信守。从这个角度看,《重新发现社会》不啻是熊培云兄对中国知识分子群体的期盼:让我们重新发现我们是谁,让我们回到共同的底线。[详细]

《重新发现社会》选摘:互联网正在创造中国的历史

自从有了互联网,信息传播的格局产生了巨大变化,每一个人都可以轻松地成为一个“新闻社”、一个“编辑部”、一部“电台”,一个“伸张权利的终端”。从“史上最牛的钉子户”到“厦门PX”事件中“手持短信”的散步者,这一切无不表明:如果有可以持续的自由权利,每位公民都能顶天立地。[详细]

熊培云:从国家的命运回到个体的命运

一个人,如果生于猪圈,便说自己“热爱猪圈”,这种“爱猪圈主义”显然不是一种高尚的情感。必要的时候,我们甚至可以断定这是一种“以空间之名限制或屠杀时间”、灭绝人类未来与希望的庸俗情感。是故,我愿意以更广阔的视角将我所热爱之国视为时间之国,一种立于时间维度上的精神与思想之国,而非空间意义上的逆来顺受或与生俱来的“嫁鸡随鸡”式的地理之爱。[详细]

十年砍柴:中国应该告别江湖 走向社会

发轫于1978年的改革开放,也是重新发现社会,重新认识社会的大变革。到今天为止,经济改革的成就几乎无人质疑,然而,包括政治、经济、社会结构在内的整体变革,如何推进,仍是个大问题。政府该放弃什么,又该固守什么,并没有得到较好的解决,某些方面甚至阴阳颠倒,该管的不管,该放的不放。这些问题不解决,政府一味地聚集财富、加强社会控制的硬实力,并不能防止整个社会的生态失衡甚至溃败,从而必然导致执政合法性的丧失。从这个层面来说,《重新发现社会》不啻一部《盛世危言》。[详细]

近期预告

《读药》第13期预计将于7月23日推出,主评书为余世存《非常道》。以下为近期候选书:

◆刘心武《红楼望月》

◆杨继绳《三十年河东》

◆汪东兴《汪东兴日记》

◆索尔仁尼琴《红轮》

◆柏桦《左边:毛泽东时代的抒情诗人》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视品质给予200到400元/篇的稿酬。

要求:不少于1000字。

诚征优秀写手加盟《读药》书评人队伍。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周五出刊。

Tel:010-84458420

Mail:zhangzhe@ifeng.com

欢迎投稿、荐书。

本期编辑

张哲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