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莫迪亚诺:写作是我唯一的救命板


来源:当代外国文学

人参与 评论

要写出最优秀的东西,我就必须更加靠近现实事物

问:今天您会向自己发出什么挑战吗?

答:噢,没有……很显然,当人们很年轻时就开始,若干年后,会有一种……需要恢复活力。经常有作家转向其它方面,但是这应该是必须的,否则的话,这就无济于事。如果只是做别的更差的事,这就不值得了。

问:您感到厌倦了吗?

答:没有,并非如此。确切地说……对,应该找到一个新视角。这很难,因为三十五年来,我发表东西总是间隔时间相当短。这就如同有人取一些片段,不是一下子写成,而是一段一段地写……每次当我感觉到自己能够写出我最好的东西的时候,是当我有……就是为了这个,我才被谈论社会新闻这件事所困扰,我才会与现实配合默契。就拿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并试图毒死自己母亲的维奥莱特·诺齐埃案例来说吧。她被判了死刑,她坐了牢,她又被释放了。后来,她在日常生活中成了一个女人,一个非常……而且她与自己的孙辈们在一起,直到生命结束,而她的孙辈们对她一无所知。要么就是这个我在十七岁时与之交错而过的,居住在龙街的女人……波莉娜·迪比松……让我震惊的,是您的一生中,与其它时刻相比,有些时刻是完全无法理解的,让你觉得它构成了一个整体,这个整体与其余并无关联。很显然,以小说的观点来看,你会倾向于……

问:那个整体,您从它的各个角度研究过它,探索和描绘过它:您还有什么能让我们惊讶的吗?

答:使人们惊讶的惟一时刻,是在开始阶段。之后,就完结了。有一个时刻是人们永远都无法再寻找到的。一个几乎是惊愕的意想不到的时刻。人们会觉得自己还没有调节好自己的眼睛。随后,惟一可能发生的事情,就是深入研究同样的主题,同样的观点。但是,人们既不能改变自己的口音,也不能改变自己的走路的方法。

问:这种深入研究,它需要您做什么呢一个决定吗?

答:这也许是一个人生阶段问题和时间问题。因为,在深入研究之前,也许必须摆脱掉……我觉得在写每一本书时,我都放弃了某种东西,以力图获得别的东西。就像我暗自思量的:“如果我写这本书,以后就好了,因为,以后我将不需要再谈论这些东西了……

问:然而,您却总是在谈论。

答:是的。不过也许在《夜间车祸》里,有一种突变,因为这是小伙子的觉醒。我希望,在这之后,写一点不同的新颖的东西。不是新颖的,而是更加……我隐约明白了,要写出最优秀的东西,我就必须更加靠近现实事物。这就好比当人们试图集聚太阳光一样。炽热点是当我真的谈到一个事实的时候。每当我把现实事物的要素加入到这种虚构的汤里时,人们都无法察觉到,而那才是最有效的。

问:比如?

答:当我写这本关于多拉·布吕代的书时,我就是根据一件真实存在的事件写成的。每当我面对现实时,我就会觉得它会有进展……

问:但是,当您决定关心一个已经消失的真实的人的命运时,您,一个小说家,从一开始,您就知道您将不得不接替这个人把故事续下去。

答:是的,事情必须保持神秘性。需要搜寻。有许多的社会新闻都是谜一般不可捉摸的。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迪亚诺 诺贝尔文学奖 写作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