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对话莫迪亚诺:写作是我唯一的救命板


来源:当代外国文学

人参与 评论

年轻作家自有接近现实的方式,但若走向极端,就会如同用外科方法描述一般

问:您是怎样从这个接近现实的角度来理解如今的文学,像作家克里斯蒂娜·安戈,米歇尔·乌勒贝克或卡特琳·米菜所代表的那种文学的?

答:这很复杂。这是一些比我年轻的人,他们年龄在三十五岁,四十岁左右。事实上,我是有点儿不知所措。他们有一种接近现实的方式……现实,对于我来说,更是一种采用一些非常平常的事物的原因,如同超现实主义者所做的那样,比如,取一个电话,然后从中寻找到具有魅力的方面,并使它们超现实。而他们所作的,也许正好跟我相反。他们感觉自己是非常现实主义的,但是,走向极端,这个就会变得完全……用外科方法来描绘他的一生,这会变成梦幻一般……这就好像一种唠叨。也就是说,他们有描述现实的意愿,但是现实,是很难……

问:您经常表达自己欣赏那些在一生中某一段时期内完全停止写作的作家。

答:我心里想,这好极了,他们找到了心灵的安宁。因为我天真地想像他们被解放了,他们写过了这件事情,然后,现在这事就了结了,他们不再渴望……这,这让我着迷。

我梦想自己不要再有这种不满足,梦想这是翻过去的一页。这就像一个进行解毒治疗的人。我觉得如果自己写了某本书,这就会让我十分满意,然后一切都了结了。就像一个如愿以偿的人。我想到一些作家,如达希埃尔·哈梅特或塞林格……我没有意识到这常常是戏剧性的。这是与他们的生活环境或者是他们不可能写作是有关联的……有时候,那些靠一部作品成名的作家们也让我着迷。比如,埃里克·玛里亚·雷马克,他写了其它书,但是……把所有的书集结成一本……但愿之后,这就结束了,人们就好像是活着的人的遗腹子。

问:其实,您也一样,您也是靠一部作品成名的人,只是它占据了您的整个作家生涯。

答:但是,也就是说......是的,这是一些片段......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迪亚诺 诺贝尔文学奖 写作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