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如何发现“儿童”

我们视“儿童”为理所当然的概念,并相信“童年”是人类社会与生俱有的。但从西方历史来看,在16世纪之前的中世纪,“儿童”这个概念并不存在。儿童只是缩小版的大人,混在成人中间,和他们一起劳动、竞争、社交、玩耍。如果用现代观点来看,这个时期堪称黑暗儿童史。直到中世纪末期,儿童开始与成人分离,此后,“童年”才开始成为现代世界的价值观。但在今天的信息社会,儿童和成人的界限再次模糊。对童年来说,这究竟会是覆灭,还是更生?

[法]菲利普·阿利埃斯

法国中世纪史、社会史名家,以对儿童史、家庭史和死亡观念史的研究享誉于世。其代表作《儿童的世纪》自1962年初版以来,在西方史学界引起极大反响,被视为儿童史和家庭史的奠基之作。此外,还著有《私人生活史》等。【详细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在欧洲中世纪,没有“儿童”这个概念

传统社会看不到儿童,甚至更看不到青少年。儿童期缩减为儿童最为脆弱的时期,即这些小孩尚不足以自我料理的时候。一旦在体力上勉强可以自立时,儿童就混入成年人的队伍,他们与成年人一样地工作,一样地生活。小孩一下子就成了低龄的成年人,而不存在青少年发展阶段。详细

中世纪以来,艺术品中的儿童形象

从罗马程式的世界13世纪末,儿童没有自身的特点,只是身材缩小的成人。这种在艺术中拒绝儿童形象的做法,其实在大部分古老文明中都能看到。详细

暗黑童年史?——中世纪的冷漠儿童观

杀婴是严重罪行,要受严厉惩罚。但它被秘密实行,甚至可能相当普遍,其隐蔽手段是意外死亡:婴孩与父母同睡在床上,不小心被闷死了。人们不采取措施保护婴孩,也不抢救。详细

在时尚方面,儿童在很大程度上也没有自己特别的服饰。婴孩一旦离开襁褓,即褪去那些人们裹在其身上的布条后,穿戴便一如他们那个社会等级的成年男子和成年女子。详细

这种将儿童与围绕性主题展开的玩笑结合在一起的做法令人吃惊:语言的放肆,甚至举止大胆,还有对性器官的触摸,让人很容易想到当今精神分析医师是如何谈论这种事!详细

艾瑞卡·琼

儿童教育促进了近现代家庭和社会重组

将儿童养到最多七岁或九岁,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家长都将之送到别人家中,开始另一个七年或九年的艰苦服务。这个生涯被称为学徒期,他们将从事家庭内部所有的服务性工作。几乎没有人能逃脱这样的命运。详细

一种新的对教育的关注,渐渐地在社会中心扎根,完全改变了社会。家庭不再是一种仅用于传承姓氏和地产的私人权利性制度,它保证了一种道德和精神上的功能,它塑造身体,也塑造灵魂。在生理繁衍和法律制度之间,还存在着一段空隙,教育将填平它。详细

艾瑞卡·琼

台湾东华大学蒋竹山:“儿童”的发现史

《儿童的世纪》是儿童史研究的开山之作,但书中一些论点也引发了史家的批评与质疑。有人拒绝将心态概念作为恰当的历史解释。有人则从史料入手,质疑童年的文化再现是否能视为儿童的真实生活?还有一个史料外的争议在于,作者太倾向在中古欧洲的史料里找寻20世纪童年概念存在的证据,一旦找不着,立即下定论,认为中古完全没有察觉到儿童这个生命阶段。详细

厦门大学赖国栋:致“我们失去的世界”

《儿童的世界》是从经济基础转向对文化结构的探索的实践示范,在当代家庭危机——如被疏远的青少年、高离婚率、虐待儿童等——的大背景下,此书甚至成为了现代家庭的参考指南,引导了诸多年轻的历史学家探索这个主题。详细

从“儿童的发现”到“童年的消逝”

过去三四百年来逐渐建构起来的儿童观念正在消亡,儿童早熟和成人化,在20世纪末成为一个显著社会现象。这恐怕是阿利埃斯当初写《儿童的世纪》时,所始料未及的吧。详细

新儿童,新社会

如果说“儿童的发现”并非鲜明的事件,“童年的消逝”恐怕也未必会是一场彻底变革。说到底,每个时代都有与之相对应的儿童和童年。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2013年8月2日

西方儿童观之演进


● 中世纪欧洲
【人格观念:儿童是缩小版的大人】
如果我们走在中世纪的欧洲街道上,将不会看到穿着童装、拿着可爱玩具、被父母疼爱着、无忧无虑玩耍的儿童;我们看到的,将是穿着和大人一样服装的儿童,在努力工作。中世纪儿童与成人只在身形上及生理上有差异,他们不过是“缩小版的大人”。

【原罪观念:儿童需要被拯救 】
影响中世纪长达1000年左右教养观的主要因素是宗教教义,特别是受16世纪清教徒的原罪观念影响,使儿童除了被视为是小大人外,更被视为是邪恶、顽固而需救赎的。家长与教会必须联合起来,引导儿童避开邪恶、走向光明。在正式教育兴盛后,学校也加入到拯救儿童灵魂的行列。

● 近代西方
【理性主义:引导儿童分辨善恶】
16世纪,清教徒移民到美洲,把父母有责任严厉管教儿童的观念带到这块新大陆上。但这种观念,已慢慢脱离纯粹宗教上与道德上的意义。在理性主义逐渐抬头的17世纪,引导儿童分辨是非善恶的力量,不再只是根据教会颁布的各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教义谕令,而是人类自身的理性。

【浪漫主义:孩子是高贵的野蛮人】
在18世纪浪漫主义的影响下,哲学家卢梭写下了深刻影响欧美幼稚教育的《爱弥儿》,将儿童本质究竟为何的钟摆,大幅由中间摆荡到与“原罪性恶说”对立的一端。他认为,儿童有与生俱来分辨善恶的道德感,有独特的感情及理解世界的方式──孩子是“高贵的野蛮人”。大人的教导只是人为干预自然的一种破坏,孩子应避免成人的影响,自由自在地学习。

调查

  • 1.为何中世纪会存在如此冷漠的儿童观?(多选)(此问必选)
  • 2.现代科技的发展会让童年面临何种命运?(多选)(此问必选)
  • 3.你如何看待现在的儿童“成人化”现象?(多选)(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读药》官方微博】 【凤凰读书论坛
  【《读药》豆瓣主页

近期预告

《读药》周刊第l06期计划于8月10日前后推出,主题书为:《陈寅恪的最后20年》陆键东,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候选主题书:
  ◆《重估价值——反思被遗忘的20世纪》[美]托尼·朱特,商务印书馆
  ◆《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何怀宏,四川人民出版社
  ◆《《农民、公民权与国家》》张英洪,中央编译出版社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字数在3000字以内,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版权声明

稿件凡经凤凰读书《读药》周刊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代理其作品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络传播权,并且本网站有权授权第三方进行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传播,本网站支付的稿费已经包括上述使用方式的稿费。另外,本网站有权将作品整理出版,并将依照相关出版物的版税支付作者稿费。

《读药》特约书评人

《读药》特约书评人既有来自学术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有在相关领域有突出研究和独到见解的社会人士。他们将针对《读药》主题书进行点评和解读,为读者提供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阅读思考。
  【吴稼祥】 【高全喜】 【左凤荣】 【秋风
  【郑异凡】 【唐少杰】 【黄道炫】 【闻一
  【谌洪果】 【蒋竹山】 【黄纪苏】 【徐江
  【黄集伟】 【端木赐香】 【维舟】 【刘汀
  【赵勇】 【曹寇】 【更多书评人

《读药》访谈嘉宾

《读药》在对所评书进行深度解读之外,还辅以对作者本人的访谈,分享其创作心得和经验。
  【贺卫方】 【杨继绳】 【金雁】 【张炜
  【施小炜】 【周云蓬】 【阿乙】 【林夕
  【赵柏田】 【雪珥】 【更多访谈嘉宾

《读药》书评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