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史景迁谈史

2013年11月04日 19:29
来源:《史林》 作者:卢汉超 [美]史景迁

卢:现在大约有一百名毛泽东时代以后来到美国、在各大学任教的中国历史学者。他们在中国古典方面的训练显然不如教你中文的那老一代学者。能否请你就此略作比较?

史:他们受的是不同的训练。他们也许不那么深人地读早期的经典或通常的古典。我认识一些非常优秀的中国学者,有的在这里,有的在中国。据我看,历史这一学科现在很兴旺。一些中国学者对西方理论有兴趣是因为他们现在可以更自由地探索除了马克思和社会主义以外的理论了。而有些中国历史学者或许像我一样满足于不用理论——不真正地使用理论,而以此为乐。

我认为在美国的华裔中国历史学家有很大的影响,对我本人来说这是肯定的。因为从我一开始学习中国史时,芮玛丽就对中国史学家的著作推崇备至。当然她最了解的是二次大战以后生活在美国的中国学者。如你所知,其中有一些后来回中国去了。但当我是她的学生时——当时我还没有开始学汉语——她马上介绍我看瞿同祖和何炳棣的书。她让我看瞿同祖关于中国地方政府和何炳棣关于社会阶层流动的著作。然后她又介绍我看张仲礼关于中国绅士的著作以及萧公权的著作。

卢:一般而言,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比较年青一代的历史学家把西方的学术影响看作是他们研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他们所使用的一些新理论也大多来自西方。

史:这或许是因为目前是中国思想学术生活中的一个过渡时期。将近40年,中国曾有过几乎无所不包的意识形态,现在要从其中走出来,需要有一个使用从别的国家来的理论的过渡时期。我注意到不少中国学者试图发展出新的中国理论基础。什么是中国文化的基础?这是个重大的问题。这或许可以回溯到“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怎样有创造性地使用西学同时又发展出一种无可争辩的根植于中国经验和中国知识的理论?当然这个问题的前提是Chinese“中国的”、“中国人”)一词还有实实在在的意义。在这方面有许多辩论。这个词的意义已大为扩大。例如,在当今的世界上,突然间,这么多中国人不讲中国话了,这么多中国人不住在中国了。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世界上许许多多其他文化上。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史景迁 中国历史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