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沈博爱:我只是个底层的赤脚文化人


来源:深圳商报

人参与 评论

在前不久举行的“国家记忆2013致敬历史记录者”评选活动中,沈博爱获颁“年度公民写史”奖项。正如入选理由所说:“在那个时代,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农民,却很少有人出来讲述农人故事,作者罕见地在填补这个空

在前不久举行的“国家记忆2013致敬历史记录者”评选活动中,沈博爱获颁“年度公民写史”奖项。正如入选理由所说:“在那个时代,中国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农民,却很少有人出来讲述农人故事,作者罕见地在填补这个空缺,因此他的特别使其成为千千万万耕读梦碎而无声无息者的代言人”。笔者日前电话采访了沈博爱,访谈中他一再强调,希望用自己的文字和钢笔画记录原生态的文化和乡俗。

不想人们模糊对待历史

《文化广场》:您开始梳理历史的人事,是突然有话想说,还是经过多年的酝酿?

沈博爱:写作选择在1998年,是因为1997年我的祖母去世了,而五个孩子都在外面,剩下我和老伴两个人在家里,写作建议是老伴提出来的。因为她是出身于书香门第的子女,当时说现在祖母也去世了,孩子们都成家了,我们心情已经静下来,过去几十年来我们闯过了一关又一关,过了一个又一个坎,我们吃过了很多很多苦,希望我能够告诉孩子们最艰苦的年代里我们是如何度过的。如今我们过得挺好,写作既为过去艰苦的日子,又为现在甜蜜的生活。

《文化广场》:《蹉跎坡旧事》为认识国家过去几十年的历史提供了一个不同的写作视角,您认为本身这种写作视角的与众不同体现在哪里?

沈博爱:我当时写这个书的打算,就是不希望看到过去的历史慢慢消逝,不希望人们模模糊糊对待历史,而希望历史能够真实地记录下来。这几十年来,从1955年起,我就开始一边工作,一边画画,一边记日记,积累下来,形成了一个比较全面的资料库,这个资料库就是我写这本书的历史材料。因为有了这些历史材料,才能使我写出这本书。也就能真实地记录历史。因此,我从我个人史和家庭史的角度来写历史,没有半点虚构。

个人写史得不到重视

《文化广场》:您认为个人写作能够承载多大价值?

沈博爱:基层中是不是有很多有文化的人?是有的。有的人不敢写,有的人想写可是没有能力写下来,我一个人经历了这么多的年代,看到这么多的世事,加上在写作方面也有爱好。农村中的风俗习惯、社会的变革各种各样的东西,我觉得它们能够让我们现代人看到过去的一段历史,看到国家和社会变革,我认为是有这样的价值。但是我起初个人写作时并没有任何出版打算,只是想把这些生活经历写下来而已。

《文化广场》:相比宏观叙事的史家写作,民间修史越来越受到人们的关注,您觉得民间修史的优势和困难分别有哪些?

沈博爱:私人写史的优势是亲耳亲眼亲身所历,具有真实性,有感人的细节描写,有地道的乡土语言情感,非常可贵。而国家写史看不到平民百姓生活中的细节,只是有着国家大方向大浪潮的表述,很难看到当中的真实性,所以民间修史当然是对官方历史的补充,即使写的是很细微的事情,也能反映国家社会的变迁。

但是民间私人写史没专业写作能力,没人指导,没有公文介绍进入图书馆和档案馆进行核实的可能,公权力不会重视。

当一个有文化的公民就好

《文化广场》:您是一位怀有耕读梦的知识分子,能否介绍一下您的“耕读梦”?至今仍保持不变么?

沈博爱:我们很小的时候,生活于兵荒马乱之中,我的父母亲很早就不在了,所以我的祖父是这样教育我的:我们要“开眼睛”,看一下人间,不当文盲。“开眼睛”也就是说要识字,可以当教书先生,也可以当给人看病的郎中。要知道,能写会算的人在农村身价也高一点,但你不要去买很多的土地。现在耕读梦还保持着,我的几个孩子成长的过程,是我遭受很多打击的时候,当时我对他们也怀有很大的希望,但不希望他们将来能够当官发财,因为考虑到受政治影响,他们不可能投身政治。但在1978年我个人得到平反以后,没有了政治问题,他们也都上了大学。我的要求很简单,希望孩子们有点知识,当一个有文化的公民即好。

《文化广场》:书中提到许多古典文学著作,更引用了不少诗句,比如《红楼梦》等,哪些古代典籍给您的影响最深刻?古典文学为您的思想和生活带来哪些好处?

沈博爱:我从小书读得不大好,到处逃难,我教书的时候并没有教过语文,而是教化学生物这些课,但我很喜欢古典文学,它们是国家的瑰宝。比如我喜欢唐诗宋词,自己也写诗。我从小就喜欢看《东周列国志》,这本书给予我的影响最深刻,此外还有《七侠五义》等。可以说,如果我没有读古典文学就不会有这本书。

《文化广场》:书中五十多幅亲笔钢笔画也是本书的一个特色,画画于您而言有何重要性?

沈博爱:我非常喜欢画画,从小就受过启蒙,画画能够把我们一切具体的东西都留下来,是我的一个爱好。

乡土观念淡薄已不可阻挡

《文化广场》:书中写到不少乡村风俗,您怎么看待如今这些乡村风俗的渐渐消逝?感到痛心么?

沈博爱:在许多离城市边远的地方乡村风俗仍然非常朴素。很多地方在发掘整理地方民间文化。只要有存在就有希望。

《文化广场》:这几十年来乡镇在向城市化推进,老人小孩守在家,中青年向城市靠拢,乡土这个名词变成越来越模糊的概念,在您的理解中,乡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沈博爱:乡土是永远存在的。中国人到了太空还是中国人。华侨在国外生养了许多代还是华侨。用一句歌词来说:“我心依然是中国心”。但是,农村也正在回归,现在有的城市人到乡村租点地,种些菜,租房住呼吸新鲜空气。

《文化广场》:近百年来中国农村发生了天翻地覆变化,您如何看待这种农村社会的巨大变迁?

沈博爱:农村是生我养我的一片热土,我们这一代人是忘不掉乡土的感情的。现在农村的土地基本都是机械化耕田,各种交通方便,生活基本接近城市里的生活。但我们老年人一代喜欢乡村清静的生活,对我们来说,乡土观念当然比较浓厚,年轻人一代慢慢迁移到城市,自然就慢慢消逝,比较淡薄。这是大潮趋势,谁也无法阻挡的。

用钢笔画复原历史现场

《文化广场》:您的作品带有明显的湖湘方言,描绘了湖南乡村景观和生活习俗,给人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湖南近现代历史上出过曾国藩等政治人物,也出现过沈从文等作家,那您认为湖南的环境给您笔下的那些人一种什么样的性格?您如何看待风土、人、命运之间的关系?

沈博爱:湘土的历史伟人我不敢也无水平去评论,我只是个底层的赤脚文化人。对乡土有浓厚的感情是自然天生的。乡人对社会或自然外力的无奈,只好祈求上苍和神明。老人说:举头三尺有神明,遇上天灾疾病时,有钱钱挡,无钱命挡。祖辈们教育子孙们:万事不由人算定,一生都是人安排。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条件改善,文化普及提高,宿命论不断淡化,乡土风俗也不断消退。

《文化广场》:您的写作主要集中在过去上世纪的那个年代,那么眼下的现实您关注吗?

沈博爱:用钢笔把即将消失的历史痕迹画下来,根据记忆和资料把已消失的历史痕迹复原,以此达到抢救和弥补历史的痕迹,这是奔走和思考的作画过程,老天能假余年吧?!能实现吧!很大几率的变数。

《文化广场》:接下来的写作计划?

沈博爱:繁体版的《蹉跎坡旧事》明年即将在香港出版,内容做了一些增补修订。此外我还有两百多幅钢笔画没有发表。接下来还会继续画画和写作。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沈博爱 《蹉跎坡旧事》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