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哲学家对话西方老革命:革命,还是变迁?

这是一场深刻而有趣的对话,中国哲学家和西方老革命,以革命问题为切入点,深入讨论了全球化、民主、新技术、媒体、权力变局、全球治理等问题。在中西方都存在方向迷思的今天,这一对话极具破局启发性。特别是当下中国,虽然经济、政治上都在崛起,可阶层固化、贫富悬殊、道德滑坡、公平正义等问题却驱之不散,“现代化焦虑”正严重困扰着我们,希望这种思辨能成为推动社会变迁的力量。

雷吉斯•德布雷

1940年生,法国作家、哲学家、媒介学家,龚古尔文学奖评委。曾参加拉美革命,是格瓦拉的战友。【详细

赵汀阳

1961年生,哲学家中国社科院哲学所研究员。著有《天下体系》《论可能生活》《坏世界研究》等。【详细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今天,我们如何看待“革命”?

——哲学家赵汀阳VS格瓦拉战友德布雷

革命的破坏并不必然导致革命的建设,破坏不等于建设,甚至建设并不由破坏所产生,因为破坏与建设之间没有必然关系。因此革命的乱世力量无法转换成治世力量,结果就是,在革命的激情过去之后,卑微的人性又使一切很快恢复原样,各种问题并没有变,尽管人民想象的答案不断在变。详细

唯一跳出星球运转的循环意义外的革命不是政治革命而是技术革命,因为只有它们才是不复返的。有了电流就不再用蜡烛,有了汽轮船就不再用帆船。然而有了十月革命还是回到了东正教,有了长征后还是回到了儒教和看风水。互联网和集装箱比马克思、列宁和毛泽东更实际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详细

经济-技术-媒体全球化下新的权力变局

大众媒体是一种精神简化致幻剂,它以自由之名毁掉人们自由自在思想的能力,以民主为名毁掉理性对话。不过目前中国大众传媒的情况十分独特,一方面具有市场化性质,一方面也仍保留着管制性质,经常以人民为名而代表人民表态。详细

我对媒介球体有一个几乎是生物学的看法,它维护着一个社会的集体想象,更确切地说是任何共同体为了保持它的内聚力和舒适性而所需要的自我保护泡沫圈。……媒体是人类生活的一种工具,它使人们得以在固定领地上按部就班地思考,步调一致,还产生同样的议程。详细

权力从政客的手里转到新技术手里……即使在这个原则上有着言论自由的地方,要做一个知识分子有多难……如果我忠于我作为少数派反潮流的天职,我就会从舆论的合法生产地被挤出去;如果我想让那些重要人物听到我的声音,那就得回到舆论的乐队里…… 详细

“天下体系”能否成为未来的全球制度?

赵汀阳:中国的第一次政治革命是三千年前的周朝革命,建立了普遍主义的天下体系,其根本政治性质在于它是一个面向世界的开放网络式世界体系……我相信,天下体系是一个可以利用的思想资源,经过充分改进而成为未来世界的全球制度,实现世界永久和平。详细

问题是还需要确定谁是家长,或者说怎样来指定“家长”?我很难想象一个北美总统能够接受把主权转让给中国主席,相反的情景也同样难以想象。详细

无论世界政府是什么样的,都需要一个世界宪法,而世界宪法又需要普世价值。……如果以“关系”作为基本分析单位,就有可能更合理地定义普世价值。详细

我不认为需要“世界宪法”,而可以采取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来做共同标准。让我们远远避开任何超国家式的大合并和情感的共融化吧。详细

天下体系的庞大规模容易让人误会是个新型帝国,但它实质上是个“反帝国”,尤其不会伤害文化的多样性。从政治意识上说,天下强调“和”才是“平”的稳定可信条件。详细

媒体书评

唐小兵:来自两个世界的革命通信

赵汀阳面对革命的复杂态度和情感,其实也是众多中国知识人共有的暧昧情绪。而从革命硝烟中走出的理想主义者德布雷,虽理解前者的心情,却不认同其对革命后果的悲观论。不过,德布雷也并未被这种理想气质改造成不切实际的“情怀党”,相对于法国革命、俄国革命的翻天覆地的巨变,他更愿意谈论静悄悄的技术革命对人类生活的颠覆性影响。详细

何帆: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人

赵汀阳说,我们知识分子现在都是少数派,现在的世道都难说是民主(Democracy),而是Publicracy,谁名气大谁说了算。德布雷说,不仅是Publicracy, 而且是Mediocracy,谁是平庸之辈,谁能抱住大众媒体的大腿,谁说了算。“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2014年11月20日

思想火花

政治冲突并非都是守成和变化之间的冲突,更重要的冲突往往是“这样变化”与“那样变化”之间的冲突,是不同的变化要求之间的冲突,就是说重要的不是“变还是不变”,而是“变成什么和如何变”。——赵汀阳

从造反到革命,从社会愤怒爆发到策划新人的过程,都需要有一个改造社会的思想、一个世界观和头脑里不只是有主张而是有一套完整理论的领袖,需要有“主义”以及制造“主义”的专业家。——德布雷

By the people(民治)未必能够做到for the people(民享),因为人民的偏好加总未必是一个使人民受益的选择。可是,理性规划的for the people也未必正确,因为理性是有限的,理性所能看到的公意(general will)未必就是民心。——赵汀阳

要领导一个国家,必须要开启梦想,因此要对它说谎。……一个国家没有感觉,它只有利益,但一个民族拥有心脏和感情。必须通过欣快的伟大神话来动员一个民族,尤其是在生活的条件和收入悬殊极大的地方……因为神话超越真与假:神话虽不容易构想但总是能被分享,而这就是关键所在。——德布雷

审慎的言论、客观分析或怀疑论的质疑,很容易被政治正确或激进言论所挤掉——不是被删除,而是被人们的集体选择挤到互联网的蛮荒之地,人迹罕至的角落。迎合怨恨和嫉妒的各种激进言论集团很容易就割据了言论市场,挤满了公共空间的主要平台。这或许可称为“占领公共领域的运动”。——赵汀阳

调查

  • 1.如何看待革命和改革?(多选)(此问必选)
  • 2.如何评价互联网这一“后台权力”?(多选)(此问必选)
  • 3.未来世界政治的格局将会是怎样?(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 【《读药》官方微博

近期预告

《读药》第139期将于11月25日推出,主题书为:《大门口的陌生人:1839-1861年间华南的社会动乱》[美]魏斐德/新星出版社。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主题书:
    ◆《事实即颠覆:无以名之的十年的政治写作》[英]蒂莫西·加顿艾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文雅的疯狂:藏书家、书痴以及对书的永恒之爱》[美]尼古拉斯·A.巴斯贝恩 /上海人民出版社
    ◆《普天之下:统一分裂与中国政治》葛剑雄/广东人民出版社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从以上主题书中选书评论。书评一经采用,即付稿酬。
  要求:字数3000字以上,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读药》特约书评人

《读药》特约书评人既有来自学术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有在相关领域有突出研究和独到见解的社会人士。他们将针对《读药》主题书进行点评和解读,为读者提供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阅读思考。
  【吴稼祥】 【高全喜】 【左凤荣】 【秋风
  【郑异凡】 【唐少杰】 【黄道炫】 【闻一
  【谌洪果】 【蒋竹山】 【黄纪苏】 【徐江
  【余世存】 【项继权】 【黄集伟】 【陈新
  【端木赐香】 【张柠】 【赵勇】 【李怡
  【刘汀】 【维舟】 【黎戈】 【更多书评人

《读药》访谈嘉宾

《读药》在对所评书进行深度解读之外,还辅以对作者本人的访谈,分享其创作心得和经验。
  【贺卫方】 【杨继绳】 【金雁】 【张炜
  【施小炜】 【周云蓬】 【阿乙】 【林夕
  【赵柏田】 【雪珥】 【更多访谈嘉宾

《读药》书评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